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官術 >第一千三百零三章唐校長要見你

第一千三百零三章唐校長要見你

小說:官術| 作者:狗狍子| 類別:都市娛樂

第一千三百零三章唐校長要見你

「她早就在活動了,我們這次方案是國務院秘書二局的錢光局長親自搞的。這點我得感謝葉凡同志。所以,應該來說,跟其它兩個地區相比,我們占的優勢很明顯。」盧塵天信心很大。

「嗯,既然xiao葉是從德平出來的。你們德平的領導對他也不薄。再說xiao葉的面子我總得給是不是?」齊振濤直言不晦,看了葉凡一眼,把面子直接給了葉凡。接著又說道,「不過,省里能通過,關鍵還在國務院那邊。我不希望省里失去這個名額,那將成為全省笑柄。你們悶心自問,有把握沒有?」

齊振少的話其實也在暗示葉凡,這次省里如果過了,京里那一塊你就得出面去爭取。既然中組部部長喬家在,還有鳳家也在,可以應用的mén路很多的。

「我會的齊叔!既然答應德平的領導了,我不會撒手的。」葉凡堅決的表了態。當然,兩人在打著啞謎,盧塵天雖說聽得有點莫名,但也隱隱的猜到了點什麼。

9月25號,調查組一行回到黨校。

因為今年是建國5o周年,原定在九月舉行的調查xiao組自由辯論會暫時延後推遲到1o月1號國慶過後舉行。關於國慶的話題也在黨校內部展開了。

而1o個xiao組倒是全都回來了,一個個都昴足了勁頭準備在辯論會上給對手狠狠一擊。

而且,回到黨校後xiao組內部展開的討論非常的ji烈。這個,自然也是為了不斷完善自己的調研課題,爭取達到最優化。因為,這次是以集體評級為主,團結是核心。

而且,為了保密,各個xiao組都做到了空前的團結。當然,也有許多的探子。各個xiao組成員之間互相jiao流,喝酒聊天時都想打聽出對方xiao組的一些調研方面秘密,好提前策劃應對措施。

因為,很可能評級跟辯論會的優劣有關係。在辯論會上輸了,想得到特優或優秀,那是絕不可能的。

9月26號晚上。葉凡在自己房間,正跟崔一新三位副部長整理著這次的課題材料。

「葉凡,唐校長叫你8點整去他辦公室一趟。」李組織親切的對葉凡說道。

「唐校長叫我,李組織,不知什麼事?」葉凡跟李組織關係處得還不錯,所以,隨口問了一句,想打聽點消息提前有個準備。

「呵呵。」李志魚主任笑著看了崔一新等人一眼,三人很知趣,趕緊告辭而去。

「葉凡,唐校長找你為了什麼事,這個,我不清楚。」李組織搖了搖頭,看了葉凡一眼,yu言又止樣子。

「李組織,咱們相處一個多月了,有話請直說,你知道,我的xing格較直,不喜歡繞彎子的。」葉凡感覺到了什麼,遞了只煙過去。李組織也接過了,而且,很詭異的就是,李組織倒是搶先為葉凡點起煙來。

「葉凡,我今年4o了,虛長了你近一輩人,唉,人生能有幾個4o。」李組織這時的臉顯得有些鬱悶。

「你不老的李組織,4o歲是幹事業的正當年。」葉凡隨口恭維了一句。

「3o而立,4o不huo,我都有些失望了。不過,你也講得好,4o歲,還是可以干許多工作的。這黨校,是個好地方。不過,畢竟,局限於一個不大的範圍。整天見到的都是地廳級及以上的幹部,說起來,飛鷹肯定嚮往天空了是不是?」李組織意有所指。

「那就去天空翱翔一番吧。」葉凡笑道,泡了杯茶遞了過來。早明白了李組織無非是想去外國撞撞了。

「唉……難……」李組織嘆了口氣。

「李組織有地方了?」葉凡問道。

「地方倒是有好幾個,只是,京里的我不敢想。今年,我兒子李華考上了中山大學。老婆又是粵東人,今年她家裡也相當倒霉,老母親一直卧為了照顧老母親,她已經調到粵東工作了。說是在京里叫我自己照顧好自己,等老母親病好想辦法調回來,估計也得個二三年了。

我岳母那病,很難根治的。再說,家裡幾個哥弟都忙,而且,基本上都在外地工作,輪流回來照顧也看不過來。唉……」李組織磕了磕煙灰,嘆了口氣,說道。

「李組織也想去粵東?」葉凡一猜就明白了,不過,有些納悶,李組織找自己幹嘛。

「嗯,兒子在粵東,老婆也在。我也想去敬一番孝心。說起來心裡有愧,這些年來,一直忙這忙那的,連岳母都給忘了。再說,這黨校呆了十幾年,也有些膩了。外面的天空雖說多風多雨,但我想,總是會更jing彩一些,多樣人生,都去嘗試一下不是更好。」李組織說道。

「李組織看上什麼位置了?」葉凡心裡一動,問道。

「如果有機會,當然想提一級。不過,我是干教務工作的,黨校出來想直接提級相當的難。所以,能有平調的機會都行。現在粵東倒是有兩個位置。一個就是粵東省人事廳缺了一副廳長,一個就是組織部還差一副部長。後一個較難,一般不可能。」李組織說道。

「李組織,你的意思是不是想認識一下趙昌山書記?」葉凡問道。

「他,應該是第二步了。最關鍵的是,這個……」李組織有些難言,猶豫了一陣子,才說道,「你不是要去見唐校長嗎?說起來有些可笑,我在黨校工作了十幾年,很難得有單獨的機會見到校長的。畢竟,黨校也很大,像我這種級別的幹部相當的多。再說,校長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