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官術 >第一千三百一十三章汪管聯手戰昌山

第一千三百一十三章汪管聯手戰昌山

小說:官術| 作者:狗狍子| 類別:都市娛樂

第一千三百一十三章汪管聯手戰昌山

「解決啦,李昌海怎麼回事?」梅盼兒可不好唬nong的,盯上葉凡了。一雙美腿像纏麻花一般糾纏了過去,還故意在某人那地方磨蹭了幾下。瞟了葉凡一眼,又哼道,「你還真怎麼的那韓國妞,哼,你真敢?」

「挑逗我,看來,不治你是不行了。」某男一聲吼叫,當然不會再扯韓國妞那話題。在nv人面前談這個,那不是找chou。旋即,小葉同志餓虎撲羊般撲將上去,屋裡頓時是聲漣漣,戰鼓再起,金擊劍鳴,好不快哉!

中園海光紫光閣一間辦公室內。

「原野,看你吞吞吐吐樣子,到底有什麼事,講嘛!」總理看了看秘書陳原野,一臉和氣,問道。

「這個,總理,昨晚上生了一件小事,我不知該不該講?」陳原野身體繃得直直的,說道。

「說來聽聽,是什麼小事讓你如此難受?」總理問道。

「昨天晚上那部特殊的電話響了,拿起一聽,才知道是魚桐市破了88慘案的葉書記跟人打架了,說是喝醉了被水州市東城分局的公安同志抓了,電話是一個叫宋治的科長打來的。」陳原野一臉嚴肅,說道。

「他不回粵東幹事,跑水州去幹嘛,快年底了,各項工作都忙。不像話,還喝得大醉,還像個幹部嗎?」總理臉一板,哼聲道。

「不是的,當時宋治說是葉書記嘴裡一直輕聲喃喃著,說是為什麼他們倆個都有安排,獨獨讓我坐冷板凳。管一明,老子這黨校『特優學員』當屁用是不是?」陳原野感覺相當難堪的吐出了宋治科長傳來的原話。

「這話什麼意思」總理眉mao一挑,哼道。

「總理,我……我打聽過了。」陳原野有些擔心樣子,主要是怕總理怪自己無端的去打聽什麼生事。

「聽到了什麼,說吧。」總理面無表情,問道。

「聽說當時粵東因為是大省,這次的中青干提高班所以有三個名額。一個就是粵東原省委組織部的鳳國興副部長,一位就是粵州市副市長曾凱同志,一位就是魚桐的葉凡同志了。

聽說葉凡同志因為處理東坡山莊的事處理不當,被管一明這個省委副書記撤職了。

所以,葉凡同志到中央黨校來學習時還是沒有職務的,只是當時來的時候粵東省委組織部又恢復了葉凡的級別,說是叫他暫時休息,先去學習。

這學習了半年下來,整個黨校裡頭這次的提高班有評定學習等級。鳳國興同志的等級是優,曾凱的等級是良,而這次提高班唯一評了一個『特優學員』就是葉凡同志了。

聽說還是唐校長親自頒的證書,算是很高的榮譽了。不過,三人都一起回去了,先到省委組織部報道述職。

古懷部長接見了他們。只是,當場古懷部長宣布了粵東省委和中組部決定。

鳳國興同志提拔為粵東省委組部常務副部長,曾凱同志的級別還是正廳,只是,由不帶常的副市長提拔為粵州市常委、副市長。

只有葉凡同志這個『特優學員』最後還是沒有個說法。聽說關於葉凡的事省委組織部已經報給管一明這個副書記了,不過,管副書記說是年底太忙,要等年過後再安排。

所以,這事就拖了下去。古部長安慰葉凡,叫他回家去先休息一段時間。

昨天傍晚葉凡喝完曾凱的提拔喜酒直接回到了水州。沒想到去黃氏會所出事了,聽說當時七八個人打他一個人,幸好葉書記很能打,估計是干政法工作的,也練過幾手,沒打傷著了。

不過,葉凡同志連話都不會講了,估計是給醉著了。而宋治不知葉凡是什麼人,所以,一搜錢包,搜到了我給的聯繫電話就打了過來。昨天晚上我怕葉凡人生地不熟在公安局內被打傷,因為,對頭還有水州紅蓮開區的顧一武書記,此人還是水州市副市長。

還有一個原因,聽說葉凡同志以前就跟顧一武爭過紅蓮開區區委書記一職。

這事還頗受爭議。所以,那天晚上的事估摸著也有些舊怨在內了。我怕葉凡同志被傷著,所以,昨天晚上我……我以您的秘書名義打了電話給南福省公安廳現在的代廳長李昌海同志,叫他去處理這事。

jiao待他等葉凡酒醒再問這事。總理,這事我是不是處理得不妥當,昨晚上很晚了,我不敢打擾你。再說,這只是一件小事。」陳原野一板一眼,說道。

「噢,沒事,你處理得很好。既然葉凡同志醉了,先得保護好身體安全。你去吧,這事就這麼了。」總理擺了擺手,陳原野一出去,總理那臉立即板了起來。

想了想,總理拿起電話,打了過去,說道:「昌山同志,中央黨校的『特優學員』是唐浩東副主席親自授予給葉凡同志的,你給粵東的常委們講一聲。」

總理只說了一句,就掛了電話。

害得趙昌山拿著電話愣了半天,喃喃道:「到底怎麼回事,總理怎麼會突然提起這事了。呵呵,老管同志,你跟我趙昌山斗,就讓你去撞撞他的大鐘吧……」

不久,趙昌山進了常委會議室。看了各位常委一眼,面上詭異的居然帶著微笑,令得汪正錢省長和管一明都感覺實在是太詭異了。趙昌山居然會笑,這倒是天大新聞。

「大家都坐吧,今天的會議本來是說主要討論一下西橋那邊的老城區改造問題。臨近年關了,再不規劃好又得等明年了。一年拖一年,何時是個頭。」趙昌山來了個開場白,爾後,眉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