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官術 >第一千三百二十一章到省委書記家裡練膽

第一千三百二十一章到省委書記家裡練膽

小說:官術| 作者:狗狍子| 類別:都市娛樂

第一千三百二十一章到省委書記家裡練膽

「倒沒跟我說chao州市市長的考核問題,而是把常務副部長鳳國興負責的龍舟大賽撂我頭上了。」葉凡說道。

「這倒怪了,難道這龍舟大賽跟chao州市市長人選有瓜葛?」於志海當然也不清楚省委組織部內部情況了。

「聽說要考察五位同志的組織領導能力,所以就搞了個龍舟大賽。我懷疑古懷當初是把這個燙手山芋拋給了鳳國興,後來我被提拔為副部長了。

古懷又叫我去協助鳳國興,而鳳國興更厲害,乾脆直接全脫手了,把這山芋拋給我了。

不然,這事也太巧合了是不是?一個龍舟大賽,鳳國興搞了那麼久了怎麼可能輕易放棄。

到時來賓可是不少,鳳國興怎麼肯放過這種露臉子的機會。我絕不相信鳳國興有這般好心的。」葉凡說道。

「嗯,的確太巧合了。chao州市市長人選是那五個,而組織部搞的龍舟大賽的組織者又是那五位同志,這其中,肯定有著什麼不尋常的關聯。

最後,估計能奪得第一名的同志就是chao州市市長了。最後,真有些什麼不妥當的地方,上頭要怪罪下來,你可就是古懷和鳳國興的替罪羊了。

這事,干好了沒獎勵,干不好就得捅簍子。這兩位,看來,是欺負你剛進組織部啥都不清楚,想yin你。

組織部分配官員帽子,尤為複雜。而且,省里高層全盯著組織部的。你干好了是本份內的事,干不好就是對工作不負責任。實際上,組織部,名頭好聽,大至情況來說,實則乾的是傀儡工作。

當然,一些不重要的職位組織部的同志也有一定的決策權的。不過,對於官員們來說,先當然不能告罪組織部的同志了。

不然,雖說他們不能左右上級領導的決定。但是使些小絆子,也許還能把事給攪黃了或者給降低了層次。」於志海嘆了口氣,居然為葉凡擔心了起來。

「就是不清楚趙書記的態度,反正我現在腦mén上已經貼上一個『趙』字了,乾脆去試探一下趙書記的態度。我估計,這龍舟大賽在cao作方面還有黑幕的。」葉凡倒也乾脆了。

「不一定。」於志海講道,沉yin了一會兒又說道,「也許,趙書記的目標不在「難道盯著魚桐那個位置?」葉凡心裡一陣子恍惚了。

「魚桐市市委書記人選半年了還沒敲定下來,一直就那麼晾著。估計是趙昌山還沒調和好省里各方關係,認為時機不成熟,一旦時機成熟,他肯定會雷霆動手了。」於志海分析道。

「嗯,魚桐書記人選牽扯太多事了。而且,如果是李國雄市長上位,那不又空著一市長人選了。又有得這些官員削尖腦袋往上扎了。」葉凡嘆了口氣。

「不對呀,我覺得是不是趙書記看準了這兩個位置。如果是想把魚桐市書記、市長兩個位置一把抓了,即便是趙書記作為粵東的一把手也不能可,畢竟,汪省長不是吃素菜長大的。現在,也不是支手遮天的年代了。

而且,最近管一明跟趙書記頗有微詞。這事,也許還牽扯到了你的身上。聽說前次中央黨校進修那個名額管一明可是堅決反對給你的。

不過,趙書記強勢壓了管一明一頭,此人肯定懷恨在心了。而且,你現在在組織部,管一明又是你的直接領導,以後得事事小心。我懷疑這次的龍舟大賽是不是管一明的意思。」於志海說道。

「是有些詭異了,古懷聽說對辦公室主任華不怎麼滿意,認為他是前部長金樹洋的鐵竿,所以,估計華那屁股坐不久了。

昨天我提出要借用張主任協助搞龍舟大賽,按理說古懷想對他下手的話,我的提議不是正中下懷。

結果卻是很詭異,古懷沒同意。我在想,是不是古懷想借龍舟大賽搞我一把。

他知道華是搞這方面的好手,而且,華知道許多內幕。如果有華協助我,也許這次的龍舟大賽能圓滿辦成。

古懷為什麼不想讓龍舟大賽圓滿完成,他如果希望我搞砸了,此人居心可就不良了。聯繫上管一明,倒真有點像他的手筆了。」葉凡說道。

「人家都認為你是趙家的人了,管一明跟古懷其實跟趙昌山並不怎麼合拍。

以前的金樹洋在時聽說對趙昌山還行,現在換了個強勢的古懷來任組織部長,而管一明又跟趙昌山有芥蒂,老趙同志的日子可就不好過了。

不過,有點奇怪的是趙昌山好像並不怕管一明跟古懷聯手,這個時候叫你去擔任副部長,這其中是不是有關巧?」於志海看問題的角度的確很老辣。

葉凡心裡暗暗佩服。嘴裡說道,「我也一直在懷疑趙書記的動機,說起來我並沒去拍趙書記什麼。

就連這個黨校名額都是他在沒打招呼的情況下給我的。而當初管一明捋我帽子時可是簽得有趙書記大名的。

這老頭,我估計他早就打算好了,借黨校培訓完後的機會馬上給我搞進了組織部。這個,肯定是他預謀好了的。

他的目的是什麼?我想,是不是叫我進去攪局,他知道我秉xing有些火爆,如果能把組織部這潭水給攪渾了,攪得古懷和管一明都沒辦當安心了,他不正好坐收漁人之利。

於哥,你說說,老趙同志是不是有點這方面小心思。」葉凡分析得也相當有道理。

於志海聽了後說道,「是有些道理了,而且,估計組織部還不光管一明跟古懷兩人的事了。鳳國興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