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官術 >第一千三百二十八章總有不開眼的

第一千三百二十八章總有不開眼的

小說:官術| 作者:狗狍子| 類別:都市娛樂

第一千三百二十八章總有不開眼的

「王朝,陳廳長對你還不錯吧?」葉凡一臉關切,問道。王朝馬漢張龍趙虎四人現在倒成了葉凡的最鐵竿下屬。

四人雖說身上還沾著一些江湖莽之氣。但往往這種人只要服了你,一輩子都會死跟著你的,葉凡對他們四個倒是非常的『上心』。

「嗯,陳廳像大哥一樣照顧著我。在我面前,他一點領導架子都不會擺的。當然,在公開場合為了工作需要還是老規矩了。私底下他暗示我叫他『陳哥』,不過,我裝傻沒反應。」王朝一臉嚴肅,說道。

「嗯……不過,你也變通一點,既然陳廳長向你伸出了橄欖枝,在私下場合,叫他一聲陳哥你又不吃虧。你呀,做人不能太死板。有利可借為什麼不用?」葉凡叮囑道,實則是因為陳布和廳長的代字終於轉正了。

這個,跟鐵占雄在公安部的遊說是有大關聯的。陳布和投桃報李,知道王朝是葉凡的心腹大將。

所以,既然知道了葉凡的拜把子兄弟鐵占雄在公安部任副部長,現在林天民詭異死了後『鐵』的份量在公安部會越來越重。

更重要的是,還知道了葉凡是喬家未來的nv婿。陳布和已經把葉凡提高到了平輩論jiao地步。

最近這段時間葉凡的風頭更盛,腦mén子上莫名其妙貼了個『趙』字。又坐上了省委組織部副部長這樣重要的位置。陳布和甚至有種甘當葉凡下屬的荒唐感覺。因此,當然也想攏絡王朝,實則是表示給葉凡看的。

「那不一樣,我這輩子只叫您一個人大哥。別的人,我王朝絕不會開口的,即便是您嘴裡的鐵哥、狼弟的我也只叫他們鐵部長的狼局長。而且,就連馬漢、張龍、趙虎三個兄弟也是一樣的想法。大哥,這事您就不必cao心了,我們有自己的主意。要我們叫一聲陳哥鐵哥的,那是絕不可能的。」王朝口氣是恭敬而堅決。

知道這四個傢伙的腦子某些部位還停頓在後清朝時代,葉凡也就沒再說這方面了,笑道:「由著你們吧,怎麼樣,最近管一明的案子查得怎麼樣了?」

「很複雜,再說,都過去幾十年了,現在查起來一頭霧水。而且,知情者都有顧忌,根本就不敢吐霧真言。再說,我們又是暗中在調查,別人更忌憚了。沒辦法,我乾脆賣了個破綻,看看能不能攪動點什麼出來。」王朝身板坐得筆直,說道。

「你的故意『破綻』相必已經給有心人彙報給管一明同志了吧。」葉凡淡淡說道,站起來開了二瓶三兩裝的二鍋頭,兩人,一人一瓶就著一碟茴香豆嗑了起來。

「應該知道了,這不,報應來了。」王朝呵呵笑了出來。

「報應,什麼意思?」葉凡臉sè一僵,看了王朝一眼,冷哼道,「是不是老管同志對你下手了?」

「嗯,倒沒派殺手來解決我。不過,最近幾天里,我總感覺有人在背後跟蹤似的。不過,跟蹤的人估計也是一高手。我只是有感覺,居然無法找到那人。想必那人跟蹤到我這裡了是不是?」葉凡冷聲一笑。

「我不怕他知道您跟我的關係,反正老管同志早知道了。我想,等下咱們來個引蛇出dong怎麼樣?」王朝詭異的一笑,看了葉凡一眼,又笑道,「那人是高手沒錯,想必高不過大哥的。」

「管一明還真有點本事,這種高手都能請來。難道此人就是一直在88慘案後面攪局的那位高人。」葉凡說道,旋即搖了搖頭。

站窗戶處施開鷹眼巡了一圈一來,回到沙上,說道,「應該不可能,攪局的高人肯定是盧安剛那邊一夥的,怎麼可能是管一明的人。管一明燒糊塗了也不會對自己的私生子管飛下手,還有陽田集團,我懷疑真正的幕後大老闆其實是管一明。」

「這個暫時不清楚,抓了他咱們暗中一審就清楚了。有了分筋錯骨手,鐵打的漢子咱們照樣子讓他變爛泥。」王朝淺淺一笑,呷了一口二鍋頭。

「不過,你也得注意著點了。此人跟蹤你能讓你不現,我想,不會就一個人吧。如果他真要做點什麼,那還真是防不甚防的。」葉凡皺起了眉頭。

「沒事,腦袋掉了碗大的疤,想要我王朝項上人頭的得有能量才行。這世上,也找不出多少的。」王朝眉mao一挑,很有一股子傲氣。

「嗯!先拿下那人再說。想必這種高人也不好找,管一明想再去挖掘一個也不容易。咱們就讓他吃個啞巴虧再說。」葉凡冷哼一聲,表情嚴肅得能滴墨。

「我想說的倒不是這件事,管一明沖我下手還有另一件事。我調整進省廳的時候,陳廳長就把總隊的原隊長何意功給踢到治安總隊去了。

這傢伙當然對我懷恨在心,不過,我也不怕他。而且,他知道陳廳照顧著我,所以,當然表面上對我還客氣。不過,我已經做好了隨時接招的準備。

何況,陳廳先是叫我代著總隊隊長,前段時間已經準備將我扶正了,報告送到了省委組織部。

不過,不久前報告又給退了回來,說是省委組織部沒通過。陳廳有些惱火了,像公安部mén雖說是雙重管理,一般來說,省廳自己內部提拔幹部,只要省廳領導點頭了。

省委組織部一般只是履行個手續,一般不會過問這事的。可我的任命就被組織部退了回來,陳廳認為是他自己沒兼任政法委書記的緣故。

還感嘆說自己份量不夠,一直辦法去組織部疏通。一疏通,知情人告訴陳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