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官術 >第一千三百二十九章踢的就是你

第一千三百二十九章踢的就是你

小說:官術| 作者:狗狍子| 類別:都市娛樂

第一千三百二十九章踢的就是你

「總隊長是嗎?老子踢的就是你!付波是嗎,記下了。」葉凡隨口罵著,又是一腳踢到了付隊長腰竿上,這廝眉頭緊皺著就是不吭聲。看來,xing格也是個硬朗之輩。而且,身子往地下一震,迅來了個鯉魚打挺飛起一腳踢向了葉凡。

「咦!哥們,有兩下子啊!」葉凡調侃著一腳往付波身上招呼了過去。嘣地一聲,付波感覺自己那腳好像踢中的是塊鐵板而不是人腿。叭嚓一聲給葉凡一腳順著給撂到了三米開外。

不過,付隊長很能打,像打不死的小強,居然挪動了一下身子還想翻身而起。

不過,這次,葉凡是不會給他得逞的,在暗暗驚訝這傢伙的身子抗打擊能力強的同時,又飛起一腿,一腳把付老大給踢在了地下,而且,還翻滾了幾下。

這廝痛苦的張大著嘴,喘著粗氣,那是再也爬不起來了。這一次,葉凡下腳重了點。當然,也有分寸,畢竟是同行嘛!

而且,葉凡瞄了那個開始叫囂著的警察一眼,順腳又給了cao旗的警察一腳,再迅鑽進車子追了過去,現王朝早沒影了。

「媽的,狗膽包天啊,趙軍,記下車牌沒有?」付波隊長摸著自己那痛得yu裂開似的腰竿子,呲著牙破罵道,「麻痹的!老子這腰快斷了。」

「付隊,那得趕緊去醫院,不知骨頭有沒問題,要是留下後遺症就麻煩了。」趙軍上前,一臉諂媚般笑著。

「去個屁!車牌記下了沒有。不拔了那傢伙人皮,老子就不去醫院。在這省城,還有人敢打老子的,這粵州還是不是粵州?」付波隊長恨了,rou了rou腰竿,看了遠方一眼,皺著眉頭哼道,「跟上去沒有?」

「我已經通知王輝,他就在前面路口,已經悄悄跟上了。這龜孫子的,決不能讓他給跑了。」趙軍罵道。

「哪個單位的,利用車牌子趕緊查查。」付波哼道。

「是,我馬上jiao待人去辦。」趙軍一個立正支使著一個趕過來的警察去查證了。

「媽的,幸好是晚上。要不,咱們省廳刑警的臉可得丟盡了。」付波哼道,一屁股坐在了旁邊一警察搬過來的可以收的布椅子上。

「可惜王隊不在,不然,那有那傢伙囂張的份頭。」趙軍嘆了口氣一時說漏了嘴。不過,轉爾一看,付隊那眉頭可是皺了起來。這廝一想也就明白了,你在付隊面前嘆王隊的厲害,那不是打付隊的臉子嗎?所以,這廝趕緊笑道:「咱們付隊也不差,只是最近連夜蹲守累著了。」

「累個屁,王隊的身手的確硬扎,我不是他對手。」付波倒是老實的點了點頭。

「呵呵。」趙軍乾笑了一聲,有些尷尬。因為拍馬拍到老付同志的馬蹄子上了。

不久,過來一警察,趙軍老遠就問道:「查清楚了沒有?什麼『吊』人?」

「不清楚,好像是一輛報廢車牌。」年青警察一個立正彙報道,頓時,付波等人那臉有些獃痴了。

良久,罵道:「厲害,一個開報廢車的廢物居然毆打了咱們,哥幾個,跟王輝聯繫一下,咱們狠狠追。我懷疑此人就是省廳正在抓捕的要犯之一,也許化妝了。」

不久,幾輛警車直奔葉凡後頭而去。

「別急付隊,王輝在跟蹤一塊上可是高手。聽說還經受過特殊訓練,到香港飛虎隊去試訓過一年,其它的我不敢說,在跟人方面絕不會跟丟了。」趙軍拍著胸脯向付隊長保證道。

「嗯,哥幾個,等下抓到人看咱們怎麼收拾他?」付波點了點頭,一臉的猙獰。

「王朝,這樣子搞下去引不出那個人來。乾脆找一沒人的地方,我先去那裡兒埋伏著,你再過來,也許還容易觀察一些……」葉凡在電話裡頭jiao待道。眼神往後邊一瞄,臉上頓時掛是了微笑,喃喃自語道:「居然還敢跟蹤老子,等下真得活動一下筋骨了……」

王朝聽了葉凡建議後開車往郊外去,到一個沒人的山林處停下了腳步。山林外邊有一個很大的草坪似山坡地,十分的開闊,估計有二三百米。

王朝裝得好像要搞什麼神秘事『地下黨』接頭架勢,在開闊之地一邊走著一邊往四周巡視著,不久,閃進了山林里。

葉凡早就搶佔了一個制高點,把特勤a組的夜視儀也整了出來。觀察著山坡地開闊處的一切動靜。

奇怪的是足足半個小時了居然沒現任何一個人影,倒是看到了幾隻大老鼠在草坪處竄走。

難道王朝的感覺錯了,根本就沒人跟蹤。不對呀,我自己也有此感覺。不會是那人比我還厲害,被他現了……

葉凡心裡尋思著,覺得不可能,也許那人在什麼地方守株等兔。葉凡靈機一動,jiao待王朝故意搞出來響動來,好像正跟人打鬥,而且,快沒命樣子尖叫了幾聲。

果然有動靜了。

動靜之處居然不是來自開闊的山坡地,而就在葉凡身側不遠處,大約5o米距離處。

開始之初葉凡還以為是不是遇上山上的兔子之類東東,不過,夜視儀下現那東東輕微的動了一下。

不久,一聲唰啦微響,一個黑影草堆詭異地貼在草叢裡往前游竄而去。至始至終都沒顯身影來,只是給葉凡一個感覺,好像一蓬草垛子在前進似的。

「高人啊……」

葉凡心裡不由得讚歎了一聲,施開輕身提縱術輕輕的跟在了那遊走的草垛堆後面。

撿起一石頭叭地就砸了過去,草垛儘管厲害,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