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官術 >第一千三百三十二章關係就是權力

第一千三百三十二章關係就是權力

小說:官術| 作者:狗狍子| 類別:都市娛樂

第一千三百三十二章關係就是權力

「討厭,你就不會含緒一點。」董鶯鶯白了某君一眼,不滿的呶了呶嘴。

「好久不見,你越來越可愛了。」葉凡伸手捏了一下董鶯鶯鼻子。有人幫他脫了衣服,兩人擁著躺進了浴缸中,肌膚相貼,純齒相jiao,頓時,洗浴間里是bsp「鶯鶯,我要進來了?」葉君小聲說道,知道鶯鶯破瓜後也沒經過幾次人事,那個地方相當的緊皺,太過於粗魯不妥當。

「嗯……」一聲細微聲批准了……

不久,響起一些怪音來,還夾雜著nv子的劇烈喘息聲,似乎還伴隨著嬰兒樣的嬌啼聲……一間小小的浴室里戰1uan迭起,長槍金戈馳騁在沙場上,在波1ang如濤的海洋中dang擊迴腸。

「哥,我哥的事你還沒給辦呢?」董鶯鶯整個人貼在某君身上,伸指在某君那健碩的胸脯上無意識的劃拉著。

伸舌頭在某君身上輕咬了一口,又說道,「以前你在魚桐,我知道你鞭長莫及,現在不一樣了,你是組織部的大部長了。我哥的事對你來說應該不難了。」

董鶯鶯的嘴裡充滿了一絲怨怨氣。

「看我,一忙,把這正事給忘了。以前本來想找金樹洋部長的,不過,不久他就調走了。這事一擱置倒真的給忘了。你哥現還在省委辦公廳嗎?」葉凡趕緊賠不是了,懷中人生埋怨了,真是我見尤憐。對於董家的變故,葉凡著實有些同情這對兄妹了。幸好董鶯鶯很堅強,不過2o歲的年齡,現在居然撐起了集團的半邊天。

既然她跟大哥葉強合夥了,現在又是盤帝集團的副總,葉凡當然更感覺親密了。董鶯鶯後來也知道了盤帝集團的董事長葉強是葉凡的大哥。倆人倒也裝糊塗裝著不知似的。

葉強當然猜到了董鶯鶯跟弟弟葉凡的關係肯定不光是普通同志關係的。所以,儘管董鶯鶯生得純鮮可人,但葉強是沒有一點那方面心思的。葉強,已經把董鶯鶯排在了二弟葉凡的禁rou集團里了。

而且,如果有哪個不開眼的去惹董鶯鶯,還會遭來葉強這位半個保鏢一陣子板子的。

「嗯,還只是一個小科員。人都二十四五了,而且,連個nv朋友都沒有。」董鶯鶯有些怨怨的說道。

「董然想去什麼地方?」葉凡問道。

「由你安排就是了。」董鶯鶯雙腿在某君身上磨蹭著。她很聰明,乾脆裝著什麼都不懂樣子,知道葉凡不會虧待哥哥的。

「到組織部怎麼樣?」葉凡心裡一動,不正缺個秘書,把董然放身邊也好照顧。

一接手秘書一職,董然馬上可以提副科。再幹得一年秘書,馬上可以提正科了。

這種陞官度比到地方機關工作混快得多,所以,走秘書之路,也是快得到提拔的一條捷徑。而且,葉凡作為副部長,秘書就是提個副處級都正常,更別說正科了。

不過,葉凡也有點小心思。如果把董然提過來,就怕有心人會繞到董鶯鶯身上,那就有些麻煩了。

雖說自己現在是單身,並不十分怕這個。不過,多一事不如少一事。要是給喬圓圓和鳳傾娍扯到董鶯鶯身上不是更麻煩。

nv人的第六感觀往往是常的,千萬別去懷疑她們的感知。不然,哥們會輸得很慘慘的。

「我說過,你怎麼安排都行。」董鶯鶯顯得善解人意,還埋怨起葉凡囉嗦來了。

懂事的姑娘啊,葉凡心裡讚歎著。突然有了個主意,聽說常務副省長林峰的秘書蘇國興同志要外放某縣縣長了。此人不過二十五六歲年齡,能一步就到縣長位置,當然跟其老子蘇青雲的能量有關係了。

如果董然跟著林峰,幹得幾年自己再幫他一把,外調一任縣委書記或縣長是沒有問題的。這條路好像比到組織部混更寬一些。

而且,組織部並不是自己當政,就怕古懷、鳳國興等人從自己特別照顧董然的事上會扯出什麼來。即便是他們敲打董然,自己夾在中間也相當難受的。

葉凡一點也不敢去懷疑那隻老狐狸的能力。只要嗅到一點貓腥,想必他們會以董然作為牽扯自己的手段,那自己想大刀揮劍跟他們玩玩權謀就難能機會了。

當然,林峰那邊葉凡不會出頭的。這廝想了想,一個電話給了中央辦公廳的張衛清局長,當然找了個由頭攤了出去。

以當時董家為88慘案的破獲提供了秘密證據為事說事,董家兩個大人都慘死,希望張衛清去bsp張衛清二話沒說,問了問董然情況擱下了電話。其實,張衛清當然玲瓏了,也知道這個中肯定有些扯不清的關係的。自然葉凡講了,張衛清自然裝傻了。

第二天中午飯時候,張衛清來了電話,說是已經給林副省長打了招呼,林峰說知道了。

晚上時董鶯鶯來了電話,說是弟弟董然今天被常務副省長林峰叫去問話了。可能有好事降頭上,董鶯鶯還埋怨葉凡道:「早知道你能量這麼大,我還瞎bsp「這事跟我啥關係,我還準備把董然安排進組織部的。不過,跟組織部相比,還是給林副省長當傳職秘書的好。聽說林副的秘書馬上外放當縣長了。董然幹得幾年也是一縣之長了。」葉凡打著馬虎眼,不想透底子。

「裝!你就裝吧。姓葉的,這事怎麼那麼剛好,我昨晚上給你一說,今天林省長就叫我弟弟去了。以前怎麼沒這好事,哼!」董鶯鶯雖說年輕,但商場打磨下來人也逐漸成熟了起來。

「這個,我就不清楚了。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