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官術 >第一千三百三十七章鄉下來的

第一千三百三十七章鄉下來的

小說:官術| 作者:狗狍子| 類別:都市娛樂

第一千三百三十七章鄉下來的

「呵呵,董然是有出昔了。」葉凡淡淡笑著誇了一句,不過,轉瞬間卻是板起了臉孔,一臉正經,說道,「鶯鶯,你哥在省委辦公廳打雜也幹了幾年了。

應該懂得,領導是最討厭秘書仗著領導威風到處顯擺的。做人要低調,而且,吃吃喝喝慣了容易出事。

再說,蘇秘書還沒走。讓他聽到董秘董秘的人家心裡會怎麼想?雖然他現在不能奈何你哥,但是經後呢?

山不轉水轉,什麼時候轉到一塊他成了你哥領導人家就記起你來的。所以,你得給董然敲敲警鐘了。

別搞得還沒轉正,最後位置丟了就可惜了。當秘書,一定要低調。隨時記住領導的話,領導叫你幹什麼就幹什麼?

要多看多聽多干,但嘴要關牢,沒有哪位領導喜歡一個多嘴的秘書的。要時刻擺正自己的位置,實際上,秘書這個角sè,說白了,就是為領導服務,伺候人的一個角sè。

這是在現有體制下不好給領導配nv秘書或勤務員的情況下一個替代品罷了。」

「你也太瞧不起人了,我哥好歹也是在省府大院混了幾年的。哪能像你講的那樣不懂事。其實,我哥很低調的。他能分清什麼人的飯能吃什麼人的飯不能吃。而且,我們家又不缺錢,要吃自己還不能花錢嗎?這次機會太難得了,董然知道自己該怎麼做。對於jiao朋友,他很慎重。當然,你的話等下倒是可以給他提提醒,想信他會聽你的。」董鶯鶯又扁了扁嘴,明顯有些不爽樣子。

「等下提醒,什麼意思?是不是董然升了官想請客?」葉凡笑道。

「他原來的同事,還有幾個朋友,一直吵著叫著要他請客。沒辦法,晚上就請點心了,在黑天鵝,晚上定了一個大包廂。」董鶯鶯講到這裡停頓了一下。

此nv看了葉凡一眼,拉著他的袖子甩了兩甩,說道,「董然叫了我,還說,能不能請你去喝上幾杯,說起來他有些怵你。放心,沒有多少人,就一桌人。都是最好的朋友或同事,還有幾個親戚。他們絕不會1uan嚼舌頭根子的。」

董鶯鶯怕葉凡生氣,講完後,一臉楚楚的盯著葉凡。

「這個,我去怕不合適吧。這個,有些……」葉凡有些尷尬,既然不能娶董鶯鶯,如果在這種場合出現,被人傳到喬圓圓耳里可有些不好。現在自己是組織部的副部長了,總得注意些形象。雖說自己還沒結婚,談朋友如果心志不堅,朝三暮四的也會給人帶來非議的。

「就知道你怕我拖累你了,我董鶯鶯是爛白菜。你是大部長,我知道這輩子我們沒戲,我也不想一直纏著你。放心,哼,我自己去。」董鶯鶯果然板起了臉孔,生氣了。

臉別轉了過去,斜了葉凡一眼,又哼道,「知道你有京城世家的小姐在等著你,還不止一個。我董鶯鶯以前也跟你說過,不會糾纏你的。現在歲數還小,等我過夠了活膩了隨便找個人嫁了得啦。」

「你看看,我就講了一句,你囉嗦了幾十句。去就去,誰怕誰了。」葉凡淡淡笑著說道。

「哼,不稀罕!」董鶯鶯一下子面子轉不過彎來。

「不稀罕那就算啦,我先回去了,還有些事沒幹了。」葉凡故意身子一轉,一付要走人架勢。

「你敢!」董鶯鶯急了,一把抓住了葉凡的手臂,雙眼中居然有小淚珠了。她知道,葉凡的能量大。大哥董然以後的路還很長,沒有葉凡幫襯著路不好走。

雖然葉凡一直否認董然給林副省長當秘書的事是他幫的忙。但董鶯鶯不是傻子,這天下,沒有無緣無故的愛,也絕不會掉餡餅的。

「唉……」葉凡嘆了口氣,說道,「走吧!」

「葉凡,我不會以你nv朋友身份要求你的。你以前在魚桐幫過我們公司,算起來也是魚桐出來的幹部。我弟弟認識你也正常。他們應該不會懷疑什麼,你不用擔心什麼。以後董然不管走到哪種地步,他都是你的手下。你可以隨時叫他,相信他會認清自己的。」董鶯鶯說道。

「懷疑也沒啥。」葉凡伸手輕輕的擦去了她眼眶中淚珠,心裡也有些不是個滋味,說道,「放心,有我的一天,只要董然聽話,他的路會走得很長遠的。」

「謝謝……」董鶯鶯輕輕說道。

董然的朋友基本上都是省委辦公廳的一夥年青人。當然,董然現在是常務副省長林峰的准秘書了。也算是跨入省委大秘之行列,省委辦公廳里那些處長副廳長級副主任等幹部,平時董然要仰視的同事領導都應邀來了。

「董大秘,過幾天蘇大秘一走,你走馬正式上任,可別忘了我們這幫還在廳里混的苦哈哈了。」一個帥氣年青人哈笑著說道。此人叫陳青,是省委辦公廳一科長。

「陳科長,我現在只是協助蘇秘書搞些雜務,千萬別1uan叫什麼董大秘。呵呵。」董然笑得燦爛,雖然說得謙虛,實則心裡高興。

這時,mén被輕輕推開了。

「妹子,你來啦。」董然一看,頓時高興著迎了上去,不過,當現後邊的葉凡時,又是一愕,立即笑道,「葉部長,您好,快請坐。」

葉凡到省委組織部才幾天時間,所以,董然那些同事朋友並不認識葉凡。這些人也只是禮貌xing的點了點頭算是打了個招呼。他們對董然客氣,並不等於要賣葉凡這個客人的賬。

主要是葉凡的年青遮住了他們雙眼,自認為自己在省委辦公廳工作。葉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