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官術 >第一千三百四十四章鳳老也來了

第一千三百四十四章鳳老也來了

小說:官術| 作者:狗狍子| 類別:都市娛樂

第一千三百四十四章鳳老也來了

就連古懷眼中都閃過了一絲忌憚。..隱晦的看了葉凡一眼,暗道這傢伙怎麼又跟費家扯上了。他不是趙家的走狗嗎?還真是莫名其妙了,難道乾的是牆頭草的工作,怪詭了……

而分管紀委的省委副葉東這個時候,對葉凡更是倍感親切。以後費一桓主掌中紀委,那自己可是他的下屬。

就是管一明同志也是要當有鬱悶,沒搞清寧志和為什麼要來給葉凡棒場子。其實,就是趙昌山這個也感覺十分的意外……

當然,寧志和在小棒小葉同志的同志,也沒忘了捎帶上趙昌山和古懷等各位領導。當然,他們也曉得,自己等人只是捎帶的罷了。

「噢!看來,葉部長彙報工作很勤快啊!」古懷笑道,實則有責怪葉凡越級彙報的嫌疑。我古懷去燕京開會了你不彙報工作,倒是彙報到中組織部去了。是不是太不把我古懷當領導了?

「呵呵,古部長,這事我沒跟寧部長彙報。這點小事,哪能去麻煩人家寧部長。再說,要彙報也得先向您彙報是不是?

只是昨天下來,同志們說是已經把貼子送到了中組織。所以,我昨天又打了個電話,以省委組織部名義再次邀請了寧部長。

想不到寧部長於百忙之中抽出空來了。實在是我們省委組織部的榮幸。」葉凡淡淡的好像在解釋似的。

「呵呵,說起來我以前是不認識葉部長的。怎麼認識的,那是因為他把我女兒罵了。所以,我那寶貝女兒很生氣,就這麼認識了,哈哈哈,不說這些無聊的事了。」寧志和擺了擺手,好像在解釋,實則又拉近了跟葉凡的關係,當然是顯露出一點給大家看的。告訴大家,我跟葉凡私交還行,這叫不打不相識。

有的腦子活絡的同志都想到葉凡是不是給寧家看上眼了,將來會成為寧家的乘龍快婿什麼的。。

這年輕人,打打鬧鬧打出感情的不在少數的。所以,某些同志在心頭恍惚大悟了寧志和來的目的了。

一伙人重新落座。

華清了清嗓門,正想講幾句各位領導什麼什麼的話時。突然,有個工作人員急匆匆到了葉凡身旁嘀咕了幾句。葉凡趕緊向華使了個眼神,作了個稍等的手勢。

爾後,葉凡又趕緊到趙昌山耳旁嘀咕了一句。趙昌山一聽,立即站了起來,沖左右一揮手,大將架勢十足,笑道:「快跟我出去迎接領導!」

「領導……」各位官員一聽,頓時傻眼了。趙昌山是政治局委員了,他的領導那是什麼來頭,難道是中央九常中某位國家領導人到了。頓時,現場官員全靜默了,緊跟在趙昌山同志身後往路口小跑而去。

「哈哈哈,鳳老,想不到您老人家會到這裡,真是稀客了!」趙昌山老遠就伸著手,哈笑著大步迎了上去。

當然,後面的官員都知趣的退後了幾步,沒人敢往前湊的。就寧志和跟在趙昌山後頭,葉凡這個指揮官倒被人給擠到最尾巴去了。

而王朝等人形成人牆把這些高官們包圍在其中保護著。而刑警總隊副隊長「哥」同志早在手中抓著一把紅桃,雙眼虎視眈眈著周邊動靜。要是一有風吹草動,哥那紅桃絕不是吃素菜的。

「呵呵呵,老了,想出來走走。再不走走這老胳膊老腿真得廢了。正好前天到粵東來走走,聽說這裡有龍舟大賽,所以,想來湊湊熱鬧。你們忙你們的,別管我,今天,我就是一遊客,群眾罷了。」鳳天遙一臉爽朗的笑著站在車旁。淡淡的跟趙昌山寧志和等人握過手後。

鳳老那眼神巡了一圈下來,有些訝然,問道:「小葉同志怎麼沒來,是不是看我這個老頭子退休了不屑於一顧?」

「小葉同志?」各位同志在心裡全在打問題,不知鳳老嘴裡的小葉同志是誰?

「鳳老講的是葉凡同志吧?」趙昌山知道一點葉凡跟鳳傾娍的糾葛,是從趙四嘴裡知道的。。倒是想到了葉凡身上,心裡暗罵鳳天遙這老傢伙來得還真是及時。看到葉凡腦門上貼了個『趙『字,這下子他又嘎嘣出來了,想搶人攪局是不是……

「不是那小傢伙是誰?幾年前我去天水壩子釣魚,這小傢伙居然在山上打柴。結果,居然還指點起我釣魚來,說能釣到什麼魚。不過,這小傢伙講話不算數,幾年過去了也沒見他記起我老人家來。看來,老了,沒人理了是不是?這釣魚,都找不到人一起了。」鳳天遙半開玩笑,哼道。

葉凡一聽,心裡直冒汗。暗說我啥時請你釣魚了?不過,在天水壩子,倒是送了一條龍魚給你。估摸著這老傢伙現在又想那龍魚湯了。今天來得詭異,會不會是傾娍在背後鼓動著來的。要是傳到圓圓耳里,這日子,有得難熬了……

這廝只好硬著頭皮擠了上去,其實,不用擠,人群早閃出一條道來。

「呵呵,鳳老,是您啊!想不到,真想不到,歡迎啊!這個,釣魚的事我真給忘了。再說,當時您老人家又沒亮明身份,說句實話,我還以為您就是一釣魚的。等年底怎麼樣,年底春節,我一定陪鳳老去釣魚。」葉凡擠著笑臉,一臉尷尬樣子,說道。

「恐怕『老頭』兩個字你這小傢伙不敢吐出來吧,還挺勢利的是不是?知道我的身份了就要陪我去釣魚,不知道時以為我就一老傢伙,把我給忘了。」鳳天遙打趣起來了。

「這個,怎麼說呢?畢竟您是領導,如雷貫耳,知道您的身份後我想忘也忘不了是不是?勢利,這個,我也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