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官術 >第一千三百七十三章華夏矽谷

第一千三百七十三章華夏矽谷

小說:官術| 作者:狗狍子| 類別:都市娛樂

小說yy語音頻道,歡迎大家加入!!第一千三百七十三章華夏矽谷

很抱歉,後天考駕照。。本書來自вook.org所以,一直忙著考前練習。所以,更新只能保持每天兩更,用的全是存稿。等忙過這段時間後狗子會向前沖的,希望狗子的兄弟們能不離不棄,訂閱和都支持一下。

那個,當然是因為何意功的父親在東坡山莊裝痴呆,令得王朝失了手。這事當然是管飛當時求著何老頭乾的。葉凡知道後自然下了陰手,給陳布和廳長知會了一下,何意功自然沒什麼好果子吃了被調整了分管工作。

「回到刑警隊,難了。」何意功苦澀的搖了搖頭。

「怎麼可能,你爸跟管關係不錯。。以前聽說管可是你爸給推上去的。吃水不忘挖井人,再說,就憑你跟管飛的關係,管還能把你們何家給忘了?」蔣小林裝著一臉訝然,問道,自然是故意刺激何意功的。

蔣小林託了許多人講情想把父親從局子里撈出來,結果,王朝硬沒賣賬。後來知道王朝的主子是葉凡,自然把這筆爛賬記葉凡頭上了。

此刻慫恿何意功,無非是想挑起他仇恨葉凡的心理罷了。而蔣小林也要掙回面子不是?

王朝被管一明跟古懷做了交易,結果給弄到了古亭地區,實則是發配。如今的葉凡現在失去了一條手臂。蔣小林認為時機成熟了,自然想生事了。

「呵呵,這事,複雜著老蔣。」何意功搖了搖頭,臉色越來越難看。

「老何,這個,好像不是你的做人風格吧。我以前見到的可是一個意氣風發,作風硬朗的刑警總隊長何意功。」蔣小林有些不滿的哼聲道。

「我怕誰,媽的!」何意功突然怒了,杯子往桌上重重一頓,看來,被小蔣同志勾起了真火。轉爾,何意功坐了下來,淡淡說道,「老蔣,你爸的事解決了沒有?」

這廝,自然也是故意在刺激蔣小林了。知道這就是他的痛處,哪裡痛就往哪裡扎了。這是拿捏人最常用最見效的手段。

「快了,想必王朝一走就能解決。到時你回到刑警總隊,這事還得拜託你了。」蔣小林斜瞄了何意功一眼,故意恭維道。

「老將,我可是說過,我未必能回到刑警總隊。」何意功哼道。覺得蔣小林一直往自己痛處扎針,是不是有些過了。

「彆氣老何,我這樣子說自有道理。並不是埋汰你,你想想,你回到刑警總隊的難處在什麼地方?」蔣小林神秘一笑,斜了何意功一眼。

「自然在陳布和身上了,他是廳長,工作分工都是他在分配。」何意功對陳布和是相當有意見的。

自己就是他硬生生從刑警總隊位置被趕到治安總隊的。雖說級別沒變,但何意功總有種被人捅刀子的感覺。

干刑警總隊長多拉風,是個警察都得敬著自己。..這治安總隊長,都是幹些雞毛蒜皮的小事,沒得勁頭。

「這就對了,拿下陳布和不就解決了?」蔣小林淡淡一笑,似乎成竹在胸樣子。

「拿下?」蔣小林那眼珠子突然凸得老高,盯著蔣小林。要知道陳布可是堂堂的省廳廳長,政法委副,那能說拿下就拿下的。

「你給我說句實話,你想不想干刑警總隊長,或者百尺竿頭更進一層?」蔣小林哼道。

「傻子也想。」何意功有些糊塗了,看了蔣小林一眼。不知這傢伙葫蘆里賣的是什麼葯。

「這就對了,你父親可是咱們省以前的老幹部了。門生故舊在咱們粵東也不少吧。

而陳布和跟葉凡的關係密切,想必管也不想看到這事發生的。說起來,陽田集團的事也跟省公廳扯上了許多關係。

要是沒有陳布和,也許,管飛不會那樣的慘。管心裡肯定有疙瘩的,再說,陳布和是跟著趙的,汪省長心裡會痛快嗎?到時,真有什麼,你站出來振臂一呼,響應的應該一大片。

你想想,如果陳布和倒了,葉凡沒有了省廳支持,他還能翹去什麼地方。

再說,葉凡的直管領導就是管,到時,先剪除了左右二臂,剩下個光竿司令管想怎麼拿捏他還不容易嗎?」蔣小林淡淡說道,倒像古代官員的幕僚。現代人叫智者,其實,就是陰謀家了。

「我還真希望看到那種光景。不過,陳廳長可不是泥捏的。」何意功搖了搖頭,看了蔣小林一眼,說道,「即便是我父親以前還有些老部下,但人走茶涼這個理兒你難道不曉得?

再說,汪省長心裡怎麼樣誰又清楚。而且,陳布和跟趙關係,這個好像有些模糊,沒聽說陳布和是趙的看門狗。

倒是那個葉凡,是腦門子上貼了個趙字的真正的『趙家狗』。如果真的波及到葉凡,趙會不伸手嗎?

在粵東這個地兒,趙是一號,又是政治局委員,京城趙家硬朗著。又有誰能讓趙家狗葉凡倒下。」

何意功左一個葉狗,右一個趙家狗,自然是恨葉凡入骨了。而蔣小林也差不多,這兩人湊一塊,肯定會生事的。

「硬朗有用嗎?陳布和真的犯了什麼事,即便是趙家也保不了他的。到時如果能查出陳布和跟葉凡的交易,那就賺大發了。

在這粵東,又不是只有一個趙昌山。像汪省長,管,古懷這些人,哪個服他。

大家只是表面上過得去罷了,肚皮里在想些什麼,誰又能猜到。」蔣小林以譏諷口吻說道,突然臉一變,哼道,「老何,你到底干不幹?」

「幹什麼,總得有事幹才行?」何意功哼道,認為蔣小林有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