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官術 >第一千三百八十六章女人是靠騙的

第一千三百八十六章女人是靠騙的

小說:官術| 作者:狗狍子| 類別:都市娛樂

第一千三百八十六章女人是靠騙的

「是有些重了,幹部三處好像是考察地市幹部的,非同小可。。再加上幹部四處考察企業一塊,權力很大啊!」趙昌山點了支煙,淡淡說道。

「我是有些擔心他那嫩肩膀頂不住,古懷怎麼會壓如此重擔給葉凡。那天你在常委會上的隱晦敲打起了一定的作用。

不過,這個,好像不像是古懷的風格。按理說能讓葉凡分管幹部四處已經是看你莫大面子了,怎麼又把幹部三處給了葉凡。

難道古懷真的能做到厚待年青幹部,要把葉凡當部里的台柱子培養了?或者說是古懷同志要向你靠攏?」魯東來頗不感嘆,搖了搖頭,講出來的話連自己都有些不相信。

「不不不!古懷此人一向強勢,不可能會妥協的。你剛才也講到了,從表面上看,他是在培養葉凡成為台柱子。可是老魯啊,你有沒想到過,組織部里是不是已經有根很粗的台柱子了。兩根台柱子擱一塊會發生什麼事?」趙昌山淡淡說道,那雙深邃的雙眼彷彿能看穿整個省委組織部似的。

「一箭雙鵰啊!古懷拔的好算盤。鳳國興肯定心存不滿,他是想玩坐山觀虎鬥。兩虎相爭必有一傷,葉凡在考察下邊幹部時肯定會跟鳳國興的態度起一定的衝突。權力這個東西大家都想掌控在自己手中。一旦發生葉凡跟鳳國興的想法不一致時,必定造成衝突。從另一個層面看,古懷也是做給你看的。」魯東來感嘆著古懷心機之深。

「這就對了嘛!打虎的最佳方案不是自己親自當武松,而是要培養出一個武松出來。

而自己這個師傅才能穩坐軍中帳,而且,不費一點力氣把虎給解決了。即便是培養出的武松不得力,最後反被吊睛白額大蟲吃掉了,對於培養者來說最多是丟失去了制衡虎的武松。。

而虎在跟武松的決鬥中肯定得內耗許多力氣的。更何況,古懷培養的武松並不是古懷中意的人,而純粹是為了制衡『考慮』而培養出的『武松』。」趙昌山說道。

「也許,葉凡成了武松後,還真能把鳳國興那隻『虎』給消滅了。」魯東來點了點頭。

「那就得看古懷給的營養豐不豐富了?這一切,實際上還在古懷的把握之中。」趙昌山說道。

「帥坐正中,不知古懷心裡怎麼想了。不過,這事要不要提醒葉凡一下。」魯東來倒是對葉凡的印象越來越好了。

「不必了,如果葉凡連這點都揣摩不透。那他就是一個傻武松,還不如讓虎吞了。他現在組織部,以後還要走上更重要的工作崗位。成長總是伴隨著陣痛的,沒有磨難哪裡去成熟。如果半途夭折了,那只能怪他自己命不好沒有拿捏住。」趙昌山的話顯得有些冷酷無情,但魯東來想了想覺得實則其中蘊含著大道理。

無非就是另一個『物競天擇,適者生存』罷了。

轉眼來到了2001年的元旦,涼風輕盈,又快到年底了。在組織部里,工作還是較順利的。雖說鳳國興有時會找點茬,但葉凡也都見招折招給過去了。

奇怪的是古懷在這幾個月內倒顯得相當的安靜,似乎表示沉默,弄得葉凡都有些莫名其妙,猜不透這位組織部的掌舵人心裡在想些什麼。當然,葉凡該彙報的照樣去彙報,對於領導,雖說心裡有芥蒂,但該做到的禮數還是要做的。

而且,葉凡也在努力改觀著自己在古懷心目中的印象。人的思想是會轉變的,也許以前古懷對自己不『感冒』,經後會『感冒』自己也沒準,總得去試試。

而且,這幾個月下來,組織部的同事對葉凡是相當不錯。。見到他都是笑眯眯,一臉恭敬的叫著葉部長,葉凡倒也漸漸融入了這個圈子裡。

喬圓圓倒也沒有每天都纏著葉凡,一個星期兩人相會一次。不過,兩人也僅僅是逛逛街,葉凡同志痛苦的陪著喬圓圓在各大商場閑逛著,爾後就是大包小包當起了搬運工加免費的保鏢。

而跟喬圓圓的親密,最多到吻吻嘴拉拉手摸摸幾下,還沒有突破最後一個深層次。喬圓圓很認死理,說是要當新娘時才讓葉凡同志動她的。

有的時候,小葉同志被勾起了天雷地火,沒辦法,只好偷偷殺回魚桐到董鶯鶯處去春風一夜,梅開幾度了。而梅盼兒偶爾也會到粵州來住上幾天,兩人當然顛鸞倒鳳折騰個不休了。

春節到了。

龍年大吉。葉凡在感嘆著自己又成熟了一歲之後也是樂滋滋的打理好,開著車子準備回南福過年了。

今年老父老母親有下通碟,要求全體兒女都回到老家古川縣過年。如果能帶著另一半回來,老頭老母親會更高興的。

從人生大事上來說,葉凡的年齡也不小了,虛的也有26了。已經到了談婚迎新娘的年月了。

「圓圓,今年去古川過年怎麼樣?」葉凡一臉諂笑,發出了邀請。

「這個……」喬圓圓的臉一下子漲得有些紅了扭捏了起來,這個,對她來說可是意義重大,是第一次見婆家。一般的新媳婦都怕這一關,喬圓圓也不例外,顯得特別的羞澀。

「怎麼,不樂意那就算啦?」葉凡那臉微微一沉,哼道。

「我樂意!」喬圓圓一急,這話衝口而出。話一出口才感覺這個也太露骨了,似乎有些掉價。

白了某男一眼,說道,「我不是不想去,只是今年過年家裡奶奶要做壽,你說說,我能缺嗎?到時,喬家所有子孫們都要回去拜壽。要不,我請你一起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