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官術 >第一千三百九十三章看誰更有錢

第一千三百九十三章看誰更有錢

小說:官術| 作者:狗狍子| 類別:都市娛樂

第一千三百九十三章看誰更有錢

剛才碼字碼得糊裡糊塗的,上傳時一不小心給跳章了,重新修改了再發了,對不住各位兄弟了,狗子謝罪,千萬別怪。浪費了你們幾分錢,這些天情節卡殼,又少,心裡鬱悶。

「80萬……」許通發狠道,盯著葉凡,給葉凡的感覺就是,這廝肯定認出自己來了。再往旁一看,不是許通的鐵竿跟班——星光集團的少東家沈開大少,還有曹鴻等人。

有著沈開這個財神少爺支撐著,許通的腰竿子當然硬實了。

「10凡隨口就出。旁邊的魚泰不清楚葉凡的身家,早瞠目結舌了。

倒是盧偉和賀海緯、齊天都知道葉老大有著好幾億的身家,100萬對他來說,小兒科罷了。不過,一甩就是100萬,還是令得堂中眾人有種呼吸急促,甚至窒息的感覺。這個,太刺激了。

加碼!加碼!加碼……

此聲音此起彼伏著沒停過。

「今晚上『賞春』決定把奉獻出來。」突然,賞春姑娘開口了,那眼眉兒一抬,爺們全燥動開了。這賞春,看起來比美沙櫻子還要令人消魂似的。

「120萬!」許通差點咬牙了,一雙眼通紅著,拳頭捏得緊緊的,腳也拉開了馬步,盯著葉凡。那架勢,就是要玩命了。

「120萬算什麼,200萬吧。」葉凡淡淡笑道,眼皮都沒眨一下。

啊……

就是南宮家族來的人都一臉訝然盯著葉凡,覺得這位葉大師真是太大手筆了。即便是擁有幾十億家產的南宮家族,也覺得這個價碼太高了。

賞春,根本就不值。有這個價碼,什麼環球小姐,香港小姐,影后歌后的還不手到擒來。何必浪費在一個默默無聞的姑娘身上,雖說這姑娘也招惹人。

「你……狠……」許通一屁股癱坐在了椅子上,悶頭一口乾進去了整瓶紅酒,那臉鮮紅著要吃人樣子。

沈開看了看,眉頭皺了皺,最終沒再競價。200萬對沈大公子來說也是個不小的數字。

「媽的,要是這賞春不是日本間諜那我今晚上可就虧大了。」葉凡在心裡頭嘀咕了一句。

這貨當然沒這麼好心的大把子灑錢的,自然把這筆爛賬記在了鎮東海頭上。如果賞春有陰謀而來,那我葉凡就是出公差了。到時發票一張報銷了事。像特勤組的發票,那是五花八門。政府不準報的,比如找小姐、桑拿等發票,組可以正式報銷的。

葉才子配佳人,齊才子配妖月,魚知府撿了個清秀女子回府享樂去了。倒是盧才子真正過上了才子秀才之癮,找了個村姑回自家樓里了。而賀舉人當然是牽著『媽媽霜』紫紅走的。

許通一氣之下,把情舞跟房艷以50萬價格標走了。樓著二美,也算是略消了點氣。

賞月之美在古琴上,聽著那如水的琴音,葉凡斜躺在椅子上,一杯濁酒,人生夫復何求?

看上去這廝正半眯著眼,實則,相面術早施展開了在觀察著『賞春』的每個動作。琴音過後,已經到了12點,葉凡突然感覺有隻嫩滑的嬌手在輕輕的幫自己揉著腦袋。

「嗯!」葉凡轉嗯了一聲,繼續享受著。

羅紗輕解,兩點嫣紅,一條小溝,月華之下有人留戀于山谷丘巒之中不知歸途……

半夜了,雞叫了,一看時間,已經凌晨一點了。

葉凡長身而起,叫上齊天,月華之下,幾人下山了。

因為,葉凡要連夜趕回家,齊天雖說頗有遺憾,但老大發話了,他也不敢反對的。

「齊天,晚上是你請客。」盧偉乾笑了一聲。

「我……請客沒錯,不過,格外的東西不能算我頭上。我只出基本費用,每人一萬塊的那種。」齊天趕緊說道。那臉,已經微微有些發黑了,就怕啊葉凡老大那爛賬算自己頭上,那可是200萬。真算的話齊公子真得破家了……

「兄弟,什麼叫請客,這個你還懂嗎?」賀海緯緊逼了上來,那是不放過這傢伙的。

「請了吧……」葉凡哼了一聲。

「老大,你那是200萬,我的全部身家就這點了。」齊天在車裡叫了起來,好像一隻被老鴉啄了一口可憐蟲子,蟲子在慘叫著。

「哼!」葉凡再哼,齊天咬牙了,發狠了,說道:「我……出……不行嗎?我的老大?」

不過,那聲音聽起來,怎麼的感覺都好像在哭似的。

哈哈哈……

該!

下次,打死我也不請客了,這簡直是拔人皮骨喝人血的地方……某人發狠的罵道。

「下次我請!」盧大公子是有錢人,淡定笑道。

「老子要報復,下次定要一拋500萬大放血。」齊天大喊道。

「誰是老大?」盧偉哼道。

「當然是大哥葉凡同志了。」齊天這點還是沒忘了。

「你的標價能超過大哥嗎?」盧偉乾笑了一聲。

「不能!」齊天那頭一下子就垂了下來,知道今晚上又被盧二哥耍了。

「呵呵,下次,沒準兒我會喊出300萬來。」葉凡突然開口了,齊天大樂了,哈哈哈笑個不停,嘴裡哼起了《翻身農奴把歌唱》,儘管走調了很難聽,但是,齊天自得其樂,盧二哥那臉僵硬了一下,苦笑著像個陪笑女郎。

一發狠,說道:「大哥喊一千萬我賣血也要出!」

「這才是盧二哥是不是?」葉凡拍了拍盧偉肩膀。

「盧二哥,一千萬啊!」齊天挪喻。

「俺有幾個錢!」盧二哥胸脯一挺,毫不再乎。

「你就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