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官術 >第一千三百九十四章獵豹圍殺

第一千三百九十四章獵豹圍殺

小說:官術| 作者:狗狍子| 類別:都市娛樂

葉凡心裡一震,諸般巧合湊一塊,立即明白了,有人想滅殺自己。.book.org這廝趕緊忍著痛往旁邊竄出,就怕被石頭砸中。一直胡亂的竄了是百米遠才停了下來。

眼睛又看不見,胡亂的扯下衣服撕破把流血的地方亂包紮了一下。發現特勤發的特殊手機還在,一試,還能用。摸索著一拔電話,裡面傳來一道聲音道:「你好我是獵豹話務員阮青,請問需要什麼幫助?」。

「我是葉凡,馬上通知張強同志。我在水州蛇彎遭了車禍,請求救援。…」葉凡立即說道。

「請稍等,我馬上通知張師長。…」阮青說道。

葉凡掛了電話後試著想再拔齊天電話,不過,悲哀的發現按健好像壞了。剛才那個是獵豹的特殊按鍵,幸好還能用。

不久阮青來電,說是已經通知張師長,他們已經出發了。十幾分鐘後就會趕到。還說張師長請首長注意先包紮好傷口云云。

葉凡鬆了口氣,摸索著整理起來。發現眼神還是不好使,好像視線前被一層什麼遮住了,即便是施出鷹眼也看不見什麼,對於地形方面葉凡又不熟,不敢亂動,要是搞不好掉到明江,那就真的去餵魚了。

十幾分鐘過後,電話響了,裡面傳來一個男子聲音道:「我是獵豹田林,請首長手機不要關掉,我們正在用特殊手段確定方位。」。

「張強呢?。」葉凡問道。

「張師長中途接到總部命令,帶著一個分隊執行緊急任務了,交待我帶了幾位隊員來救援。…」田林說道。

凡剛鬆了口氣」轉爾心裡疑惑頓起。按張強的心理,即便是再緊要的任務也不可能不先來救自己。而且,如果總部有命令,知道自己情況後肯定會先救自己的。難道這個田林有問題,………

葉凡心裡隱隱感覺到了什麼,趕緊把手機關了,連電池都抽了出來。轉身摸索著往右邊爬去。

不過,顯然晚啦。

叭叭地槍聲響起」上方射來了幾梭子彈,彈到石頭上發出刺耳的響聲。

「,難道是馬尚志那雜種!。」葉凡心暗罵了一聲,竄進一草叢裡潛伏了下來。

一陣亂槍過後,巨大的爆炸聲響起。對方居然使用了手雷拋炸。幸好葉凡的確切位置他們無法確定」不然,葉凡這位堂堂的八段高手就得死在獵豹的手雷之下了。

過後,只聽田林喊道:「大家注意」毒梟非常奸詐,有槍有特殊能力。再來一陣排槍……」不久,又是一陣子叭叭聲音響起,又扔了幾枚手雷。上方隊員往下來了,那腳步聲葉凡在「蝠耳通,下聽得很清楚。

等到腳步漸近,葉凡突然暴起」彈到空中,手腕上小李刀狂暴而出。嘶啦幾聲,頓時倒下了兩位戰士。

「在哪邊,李江,柱子中了!。」田林憤怒的大喊著」子彈不要命地射擊了過來。葉凡感覺手臂處一陣火辣,知道中槍了。趕快又是翻滾著往草叢裡竄去。

不過,那邊人也謹慎了起來。前邊掩護著開槍,後邊無聲的撲了過來。葉凡知道」獵豹的隊員從來訓練有素,這個時候你申辯都沒有。又是甩出飛刀幹掉了兩個隊員。

直往後邊快速退去,不過,他們有夜視儀」顯然好使。葉凡在奔跑中也顧不及什麼了。知道這夥人都是獵豹的精英,在自己眼睛沒有恢復前想逃脫」跟痴人說夢差不多。

感覺前方傳來水聲,豁出去了,知道是明江。一個騰身,借著手雷爆開的氣浪直往下跳了下去。

奇怪的是腳剛沾到水面,腳腕好像被一條大鞭子纏住了似的。鞭子上傳來一股大力,人頓時表演了個空中翻滾被人扯得直往後面飛去。葉凡身子一震,感覺頭一陣子眩暈,終於暈了。

「重大毒梟抓到沒有?。」獵豹代理負責人馬尚志副師長沖著一個嘴邊有痣的年青中校問道。

「沒抓到,不過,應該死了……」田林中校一個立正,嘴色勾起一個陰聲弧度,說道。

「生要見人,活要見屍,怎麼回事?…」馬尚志冷聲哼道。

「被我們用手雷圍炸,發射了幾千發子彈之下,一個受了傷的毒梟還能逃嗎?只是,葬身地點有些大,是明江之中。…」田林說道。看了馬尚志一眼,說道,「不過,點子很扎手,我們犧牲了四名隊員,傷了三位……」

「好好安葬,撫恤金多給些。他們是英雄,是勇士。是在保護國家安全的道路上犧牲的,是值得我們學習榜樣。你想想,一袋毒品要害死多少人?…」馬尚志來了一通褒獎,看了田林一眼」哼道:「毒梟有講什麼話?山口離明江有多高?…」

「蛇彎上頭離毒梟潛伏之地有二百米高,潛伏之亂石如犬牙交錯。

不過,在亂石一旁有許多茅草叢,一叢一叢的,有此小雜木樹,不大,最大的就兒臂粗細。

我們是親眼見到毒梟被手雷炸得滿身鮮血,最後炸死落入明江之中的。

而毒梟潛伏之地離明江水面還有二百多米高。不要說一個受了重傷的人,就是個正常人丟下去也很難有活命機會。滔滔江水直往大海,要找屍休估計很難子……」田林一臉嚴肅,彙報道。

「注意善後,秘密撥找屍休……」馬尚志交待道。田林點了點頭出去了。

葉凡作了個奇怪的夢,有人在侍候著自己。一個飄渺的紅衣女子,面上蒙著一層薄紗。女子伸出那雪莉似的雙手在自己身上搓撫著,塗著,拿捏著,全身燥熱難當。

第二個夢就是,紅衣女子那薄妙的紗衣飛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