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官術 >第一千三百九十五章任命第八組正帥

第一千三百九十五章任命第八組正帥

小說:官術| 作者:狗狍子| 類別:都市娛樂

「鎮將軍現在什麼地方?」葉凡悲從心起。想不到叱吒了一生的鎮將軍沒有倒在國家安全上,倒是倒在了這麼一件小事上,這人世,真是事事難料。

「總部辦公室,東海說了,他想見到你,親手交給你一樣東西再走,才會走得安心。」李嘯峰說道。

葉凡立即查詢了住的地方,才知道居然給丟到了浦海市大酒店。立即把這事給李嘯峰說了一遍。而且,關於自己遇害的事也說了。

李嘯峰破口罵道:「無法無天了,這是誰幹的。居然支使獵豹隊員殺害自己的領導。我說前次馬尚志說是為了抓捕一毒梟死了四名勇士,還傷重退伍了三名。居然是這麼回來,葉凡,你馬上秘密到京,我這邊馬上安排人調查,不管涉及到什麼人,定必給你一個公道。」

「我懷疑就是馬尚志。」葉凡說完後快速度出了門,把浦海市刑警隊的周凱叫了過來,安排了一輛特種車子直飆往燕京而去。

因為坐飛機目標太大,如果真是馬尚志乾的,他肯定時刻盯著的。誰也不能保證馬尚志在特勤總部就沒有罩著他的領導了。只要稍微透出一點消息,馬尚志很可能捲鋪蓋跑路了。

葉凡秘密進了鎮東海辦公室,裡面站著幾位將軍,鎮東海躺在辦公室內間的床上,正打著點滴。

葉凡是近後,發現鎮東海整個眼眶都陷了下去。氣息微弱,聽到響動後居然努力睜開了眼,扯著沙啞的聲音問道:「我的王牌回來沒有?」

「將軍」我回來了。」葉凡沙啞著嗓子,一個標準軍禮。

「回來就好,回來就好!」鎮東海嘴裡一直重複著這句話,有些泛散的眼神突然透顯出了一絲希冀之光。

喊道:「中良,扶我坐起來。」

鎮東海兒子鎮中良身子一振,一臉凝重的輕輕扶起了鎮東海。

「中良,今天總部看在你爸的面子上特批你入隊的。不過」你的段位還沒到四段,雖說是三段頂階,但是,你還是不合格。主席的特批被我否決了,你恨我嗎?」鎮東海雙眼盯著兒子鎮中良。

「爸」我自己沒用,我不後悔!」鎮東海血紅著眼,含著淚跪了下去。

「不過」軍委調了一級,你從上校升到了大校,你現在已經是衛戍區參謀長了。這一關我沒再阻攔,站起來,把眼淚擦乾,我鎮東海的兒子不是膿包。

馬革裹屍又如何?軍人」就應該死在戰場上。」鎮東海突然中氣十足,哼道。

「是!」鎮中良站了起來,挺得筆直,一把抹乾了眼淚。

「你想不想有一天能進入a組,成為正式成員。」鎮東海問道。

「作夢都想!「鎮中良說道。

「給他跪下。」鎮東海一指葉凡,喊道。鎮中良沒絲毫猶豫,轉身叭地一身面朝葉凡跪下了。而且,是半膝跪地的。

「別!」葉凡趕緊伸手去扶。不過,鎮中良沒起來」雙眼堅定的望著葉凡,說道:「大哥,受我一拜!」

「我知道了,你會成為a組正式成員的。」葉凡堅定的點了點頭」拍了拍鎮中良肩膀,說道」「站起來,我們是好兄弟。」

「聽說你遭人暗算了?」鎮東海問道。

「應該是!」葉凡答道,看了李嘯峰一眼,還以為是他告訴鎮東海的。

「不是李將軍說的,是我聽到了電話里的聲音,他以為我睡了。」鎮東海說道。

「將軍,我已經安排人秘密下去查了。」一個略瘦的身影往前走了一步,一個軍禮後說道。葉凡沒見過此人,他佩的是中將軍銜。

「狼子野心,杏!不管涉及到什麼人,一查到底。有了結果在我墳前燒張案情通報,要詳細點,我在下邊也可以看看。」鎮東海哼道。

「是!」屋裡所有人齊聲答道。

「給我接通主席電話。」鎮東海眼皮耷拉了一下,看來快撐不住了。

「不用了東海,我來了。」門外響起一道熟悉的聲音,主席邁著沉重的步子來了。

「主席!」全休將軍一個立正,敬了軍禮。

「唉,老朋友,你先去那邊,過幾年我來陪你。」主席坐在了床沿邊,輕摸了下鎮東海的手,嘆道。

「我希望能晚點看到你,國家的事太多了,你忙。我先去探探路,咱們先掙座別墅,你來就會舒服著些,呵呵。」鎮東海淡然笑了,兩位領導在談著死亡,連眼皮子都沒眨一下。

突然,主席站了起來,一臉嚴肅,說道:「葉凡同志,經特勤總部研究批准,鎮東海同志極力推薦。軍委特事特辦,任命你為特勤第八組大帥。…」

「我…,……,……,葉凡愣了一下,愕然了。

這時,一個少將走上前來,盤子里放著一塊特a金卡。全休同志都有些訝然了。

要知道,特勤a卡分為五個等級,是a組正式成員身份象徵。此卡還可以作為銀行卡使用,可以在國外許多銀行通存通兌。透支額度依卡的等級而定。最差的鐵色卡也能透支20萬美金。

這點還不是令眾人驚訝的地方,主要是即便葉凡是核心第八組大帥,也能有資格使用「銀卡」金卡是總部副職們的身份象徵,一般來說,至少得是中將軍銜及以上級別的軍中高官們所持的。

而這次給葉凡的居然是金卡,不得不令人震驚不已。

「我想最後見你一面,希望你能收下它。它雖然代表著權力,代表著榮耀,但……,……,鎮東海望了大家一眼,說道,「它更是代表著沉甸甸的責任。我知道你有自己的想法,其實,你正帥的身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