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官術 >第一千四百零九章免費章節管一明的下場

第一千四百零九章免費章節管一明的下場

小說:官術| 作者:狗狍子| 類別:都市娛樂

第一千四百零九章免費章節『管一明的下場』

4更到,又搞錯了,這個免費章節搞不來,真是鬱悶。先傳幾十個字,我再修改一下變成3100字看看,對不起各位兄弟了。這一章修改後你們再看,應該是免費的了,真是麻煩啊!

………………………………………………………………………

「葉部長,這事是你負責的。要彙報也得由你去彙報,我只是下來協助你查處陽田集團的。」陳恆峰搖了搖頭,並不爭功。

「你是總理特派員,由你彙報不是更好嗎?」葉凡說道。

「不一樣,這事你是主帥,我去不合適。而且,這事怎麼處理,由你決定。張主任,你說是不是?」陳恆峰轉頭問張雄道。

「嗯,葉部長去最好了,我們都贊同。」張雄說道,粟一宵和王朝以及齊天都點了點頭。

葉凡知道,這事,大家都不敢搶自己的功勞。相信自己也不會忘了大家的份頭的,旋即也沒再推託,說道:「行!我連夜回京。你們密切注視,不要讓嫌疑人跑了。」

當天晚上,葉凡到了省委趙昌山的家裡。趙昌山看完材料後也是一臉凝重,說道:「你立即去京里,把這事彙報清楚。」

第二天早上,葉凡趕到了燕京。

葉凡並沒有直接去找總理,而是帶著一大疊材料進了費一桓在西園的別墅。

當中紀委代費一桓看完手中材料後,沉吟了一陣子,問道:「這事總理既然安派了特派員,你先向總理彙報清楚吧。」

「費,這事你也知會過。」葉凡說道。

費一桓一愣,看了葉凡一眼,笑道:「呵呵,快去吧。」

「我走了。」葉凡應了一聲,拿著材料,通過總理秘書總算是聯繫上了總理。總理聽說陽田集團的案子牽扯很大,連夜召見了葉凡。

當看完所有材料,總理陷入了沉默當中。良久,一拳輕輕敲在桌上,說道:「你先回去,告訴同志們,密切關注一切,等著通知。」

葉凡回到了粵東,照常上班。

日子過得很平靜。

9月10日教師節。

葉凡接到趙昌山親自打來的電話,到辦公室一趟。

趙昌山的辦公室外邊有一個小會議室,葉凡剛進去,發現裡面坐著幾個一臉嚴肅的同志,鐵占雄大哥也在裡面。

「葉凡同志,這位是中紀委田寶七。」趙昌山指著一個瘦臉男子說道,又指著田寶七身旁坐著的一個少將,說道:「這位是總政的周冒龍主任……」

「葉凡同志,我們是中央特別調查組的。特別調查組由中紀委、軍委、部、等部門同志組成的。剛才大家跟趙,葉東同志商量了一下,可以收網了。」田寶七一臉凝重,說道。

「田,我一切行動聽指揮。」葉凡說道。

「不是你要聽指揮,我們這次下來是協助你收網的。臨來時,總理和費都有親自交待。這次行動叫『揚劍行動』,還是由你主帥。陳布和和水州獵豹的齊天兩位同志是這次揚劍行動的具體執行人。希望你們能迅速、高效的把所有犯罪份子一網打盡,揚我正氣……」田寶七慎重交待道。

下午,揚劍行動正式拉開帷幕。

兵分兩路,齊天抓捕於升。

葉凡帶著人到了海州,因為,管一明正在海州搞黨建工作。當葉凡一行人走進海州市委會議時會。管一明正慷慨激昂的鼓勵同志們要端正思想,端正工作態度,端正黨風,要搞好黨風廉政建設,思想要過硬,作風要硬朗,以一切以黨的等等。

省刑警總隊副隊長付波同志在門外差點聽得嘔吐了起來。嘴裡哼道:「說的比唱的還好聽,狗日的,全是大言不饞之輩。」

「體制內的這樣的官員不少。」省紀委常務副於志海同志冷冷哼道。

當一眼看見葉凡時,管一明還微微愕然了一下。當發現於志海、付波等人時,管一明那臉瞬間有些蒼白了。

這廝極力的平復著心境,左手狠狠地撐在演講台上。不過,葉凡發現。管一明額角已經冒出細微的汗珠子了。

「管,接到趙指示,叫你回去主持省委組織部的組織工作。」葉凡嘴角勾起了個詭異的弧度。像是在笑,又像是在嘲諷。

「我……」管一明嗯了一聲,巡了全場一眼,說道,「對不起了,趙有事交待,我得先走了。」

不過,全場的同志們驚訝的發現。剛才還勢氣高昂的管,此刻好像連走路都有些打閃,眨眼功夫,精氣神十足的管好像被人抽了筋骨的軟皮龍。怕管一明軟倒在台上,葉凡一個眼神。付波帶著兩個便衣警察上台扶住了管一明走下了台。

而海州市市委岳奇同志卻是帶頭鼓起掌來,說道:「同志們,我們得感謝管精闢的講解,在坐的都受益匪淺。我希望同志們回去後,要充分領會管的講話。時刻以一個黨員身份嚴肅要求自己。廉潔奉公,以身作則,不講條件……」

在雷鳴般的掌聲中,管一明慘淡的謝幕了。

倒是抓捕於升時出了麻煩,齊天趕到時,於升已經處於彌留之際。他早吞了特殊毒藥。

他對齊天說道:「我早知道有這麼一天,天網恢恢啊!」

「你還有臉說這話,想想被你害死的人,你良心何在?他們都是無辜的?」齊天一臉正氣,哼道。

「唉……」於升嘆了口氣,拚出最後的力氣問道:「管一明怎麼樣了?我很不甘心。這輩子,我還是沒贏過他。」

「他跟你差不多,葉部長已經帶人去海州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