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官術 >第一千四百一十二章紅蓮區現狀

第一千四百一十二章紅蓮區現狀

小說:官術| 作者:狗狍子| 類別:都市娛樂

第一千四百一十二章紅蓮區現狀

第3更到!

遠遠就看見了站在校門口的喬圓圓,一身黑色披風,長發飄飄,被風一吹,更顯得引人扎目。頓時,當然,就引來了周遭許多牲口那有些意淫的眼神。

「圓圓,別生氣了。這事你應該早知道了吧,還用我說嗎?」葉凡陪著笑臉。

「我不知道,爸沒跟我說。再說,你一個廳級幹部,根本就難入爸的眼中。這事,沒到爸的手上就解決了。」喬圓圓硬梆梆塞出了這話來。

「呵呵。」葉凡乾笑了一聲,說道,「是!是!我一個小廳級幹部當然不能入喬大部長法眼的。中組部隨便出來一個局長就能把我給敲定了。」

「知道自己斤量啦?不過,我就怕某些同志自高自大,以為這共和國就是他的了,會載大跟頭的。」喬圓圓白了葉凡一眼,態度緩和了許多,爾後又略顯酸味,哼道,「是鳳大小姐幫的忙吧?知道你不來求我,人家鳳大小姐厲害著,不但給你挪位置,還給你要帽子,哼哼!是不是連這個身子都要了。」

原來如此,葉凡心裡恍然。喬圓圓在呷乾醋,不過,葉凡不願意解釋,如果說是費家在操作,那不是更麻煩。

這廝一把拉起喬圓圓硬給塞進了車裡,喬圓圓叫道:「你想幹什麼?」那是因為葉凡沒有回答她的話,她認為葉凡心虛了想轉移話題。

「哥們,想動粗是不是?放開喬老師!」這時,估計是喬圓圓的同事什麼的,一個年青人從旁邊沖了過來,指著葉凡吼道。

「動你媽的頭,老子跟老婆說話,你在一旁呱唧什麼。」葉凡生氣了,相當的不爽,一把推去,那帥氣年青人差點一屁股坐在了地下。

「媽的,敢打我李歡。」年青人怒了,一個鯉魚打挺起來了,一拳揮起往葉凡身上招呼了過去,身手還相當的敏捷。

「,別動手,他是的。」喬圓圓心裡一急,趕緊勸道。她是不忍心李歡同志成了葉凡的沙袋子。雖說李歡同志是學校的體育老師,而且,還練了幾年的花拳繡腿。平時擺平兩三個街頭混混還是行的,但跟葉凡同志比起來,哪有什麼可比性。

李歡一聽,那拳頭停在了空中,獃獃的看著葉凡。葉凡,從他眼中看到了赤裸裸的妒意和酸味。

「李歡是嗎?給我記住,老子叫葉凡,以前在省委組織部工作。離圓圓遠點,不然,你自求多福吧。」葉凡哐當一聲關了車門,一冒煙走了。

「德性!我成你的專用品了是不是?」喬圓圓白了某君一眼,倒也面上掛上了一絲笑意。因為葉凡這聲『老婆』叫得喬大小姐心裡特別的舒坦著。

「嘿嘿,非賣品,當然就是我葉凡的專用品了。那個敢來,腳來腳斷手來手斷。」葉凡乾笑了一聲,突然霸氣十足。

「你就得瑟吧!」喬圓圓沒好氣,哼了某君一聲,隨手還扭了某君那雄耳朵一下。

「省委組織部的葉凡,我的老天,那不是破了八八慘案的英雄。幸好沒動手,不然,這個有得受了……」李歡同志獃獃的望著冒煙而去的葉凡,喃喃自語著。還心有餘悸的摸了摸腦袋,發現還在脖頸上才鬆了口氣。

年1月17號。

葉凡回到了水州。

站在機場的出口,葉凡看著水州這座正在倔起的城市,嘴裡喃喃道:「我胡漢山又回來了,這裡,將是我葉凡輝煌的又一個。我發誓,我會讓水州人民永遠記住我葉凡的大名的。」

晚上,盧偉作東,在黃氏會所宴請葉凡。葉凡幾個電話過去,把認識的全招呼了過來。

趙鐵海、妖棍范剛、於建臣、魚泰、盧雲、齊天、賀海緯等人都到了。

「鐵海,聽說你升副處了,不錯啊!都不知會一聲,是不是翅膀長硬了。」葉凡看著玩笑。

「我哪敢老大,你還不拔了我這身人皮。」趙鐵海一臉苦相,說道,看了於建臣一眼,說道,「這事還得感謝於哥,是他出手才撈了個副處位置。不然,現在還不知窩哪個旮旯當一小科長哭著喊著了。」

「呵呵。」於建臣笑了笑,說道,「這事你得感謝葉老弟才對。別以為他人在粵東啥事都管不了南福的事。其實,每次看到我他都會嘮叨幾句,叫我罩著你一點。有時都給他?嗦得煩死了,你鐵海是他的兄弟,難道就不是我的兄弟了?」

「我知道老大不會忘記我的,不過,對於於哥的幫助,鐵海銘記於心。」趙鐵海的嘴很溜。葉、於兩人聽了那當然都相當的舒坦著的。

「范剛,升正科了吧?」葉凡瞥了范剛一眼,笑道。

「嘿嘿,剛剛升的。一個小科長罷了。」范剛乾笑了一聲,說道。

「小科長,還罷了!你丫的才幾歲。畢業沒有幾年,老子在你這個年齡時候還在一鄉下派出所混日子。那日子,苦啊,天天都跟一群街頭大媽打交道。東家長西家短的。最高興的事就是去抓賭。有次幫一個大媽去樹上抓雞,差點甩了個仰八叉。」於建臣沒好氣,哼道。

唉,不知春香怎麼樣了。葉凡看著范剛,想到了自己的第一個女人――林泉鎮的菜西施范春香。不過,現在人多,也不方便問這事。

「好好乾,過幾年你也是處長了。」葉凡拍了拍范剛肩膀,說道。

「這個我不愁,有大哥在,處長到時還不得手到擒來。」范剛不愧號稱『妖棍』,這一記馬屁拍得葉凡心裡舒坦極了。那臉,不笑都不行了。男人嘛,都有這股子豪情,能為女人的家人辦些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