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官術 >第一千四百一十七章你將為這句話付出代價

第一千四百一十七章你將為這句話付出代價

小說:官術| 作者:狗狍子| 類別:都市娛樂

第一千四百一十七章你將為這句話付出代價

4更到

「吹牛不打草稿。康正良人家是堂堂的金寶碟集團總裁,其股份在金寶碟集團裡頭也是穩佔第二大股東,家產接近10個億。

本來康正良如果晚上幾年死,他的另一個兒子康守德倒是可以繼承他的位置。只是康正良拖不了多久了,康守德年齡不到30,威信和能力都不足以擔任金寶碟集團總裁一職。

如果盧克朗上位後,肯定會賣力的打壓康家的。因為,康正良跟盧克朗本來就不合,以前康正良在。

盧克朗只能忍著,康正良一走,康家還有什麼人能制衡盧克朗。康守德想撈個副總裁的位置都難了。」梅盼兒略帶重音哼道。

「呵呵。」葉凡神秘的笑了兩聲,不解釋,財不外露。

「噎住了是不是?」梅盼兒不滿的哼道。

「噎啥。」葉凡隨手伸指往那雕花的硬紅木茶几上輕輕一戳,卟滋一聲好像豆腐被人戳穿了似的聲音傳來。

梅盼兒張目一看,失聲『呀』地叫了出來。一臉駭然的盯著葉凡,她那雙手按在高聳的胸脯上,被嚇住了。似乎有西施捧心的味道在。

「這個夠了嗎?」葉凡淡淡的瞥了梅盼兒一眼,當然得彰顯一點武力,不然,梅盼兒心裡總有個疙瘩。男人總要讓女人放心才對,動物世界為什麼雄性們在爭鬥時你死我活,就是為了贏得雌性的認可。千百年下來,這是自然法則。

「你想不想聽只曲子。」梅盼兒輕聲說道,柔情似水。溫婉得能讓男人融化了。

「來一曲吧。」葉凡點了點頭樂在其中,感覺特別的快意。

梅盼兒裊裊進屋,不久捧出一古琴來。調試好後,她專註的盯著,不久,一曲『高山流水』漏漏而出。

隨著音樂聲婉轉彈出,樂聲轉成了『知音』。那略顯憂傷的曲子徹底打動了葉凡,他獃獃的聽著。偶爾,一杯紅酒是咕嚕著是一飲而盡的。

不知不覺,葉凡到了梅盼兒跟著。先是坐在旁邊,一杯紅酒兩人輪流喝著。不久,二瓶紅酒下了肚皮,梅盼兒一臉酡紅,艷醇不可方無。

感覺到一隻狠手進了睡袍里,梅盼兒並沒有停止操琴,轉頭輕輕一笑,一幅『待采圖』咋然閃現,令人噴血流鼻……

不久,睡袍騰空而去,就在琴凳上,兩具凌亂的身子膠合在了一起……

琴音嘎然而止,換之以另外一種春情蕩漾的聲音響起,急促的呼吸起伴隨著猛獸出谷的咆哮聲在廳里回蕩著……

良久,戰鼓才息。

披肩長發已經顯得如亂草般散毛,而梳得人模狗樣的幹部頭髮的某君,此刻頂了一個囂張的鳥窩正猥瑣著。

「咯咯,你頭上頂著個鳥窩。」梅盼兒浪笑不止。

「你的能好到哪裡,不成樹叉啦。」葉凡反擊道。

「討厭,這是自然的分叉。」梅盼兒笑道。

「剛好了,鳥窩駐在樹叉上。」葉凡乾笑不已,看了梅盼兒一眼,說道,「盼兒,你說說,如果我幫康金提到總警督位置。康正良會不會感激涕淚。」

「怎麼可能,康金不過是普通的督察,上頭還要經過高級督察才能到總督察。這個,至少也得不少年頭的。怎麼可能一步登天就到高級督察。」梅盼兒頗為不信。

「這是我的事,你就說說康正良的態度?」葉凡說道。

「當然感激涕淚了,不要說總部大樓落戶紅蓮,就是叫康家再出三千萬他們也肯的。」梅盼兒一臉認真,說道。

「這倒怪了,難道康家用三千萬還不能買個總督察不成?」葉凡有些納悶了。

「三千萬足夠買個,不過,香港有廉政公署,他們在這一塊做得比大陸的紀委要好。這個還不是主要原因,主要是康家有個對頭也在香港總警署任職,而且還是總警司。你想想,康家花再多的錢能買到總督察嗎?」梅盼兒說道,倒是對康家的事知道得很多的。

「那人叫什麼?」葉凡哼道。

「李東來。」梅盼兒說道。

「李東來同志是不是?我記下了。」葉凡哼了一聲。

「德性,人家是香港警察,你能拿他怎麼樣?別跟我說你能管得了香港警察吧,咯咯咯……」梅盼兒極端鄙視某人,笑得很囂張,很妖精。

「白骨精!」葉凡哼了一聲。

第三天上午,葉凡帶著梅盼兒一行到了香港。

中午梅盼兒請盧克朗副總裁吃飯。

不過,當一眼看見葉凡。盧克朗冷冷哼道:「梅總,如果這位葉先生作陪,哪恕盧克不能繼續奉陪了。」

「克朗總裁,華夏有夠俗語,叫做冤家宜解不宜結。這次來,葉先生很有誠意。那件事只是個誤會罷了,克朗先生是有大胸襟的人。何必執著於某一件事上傷了感情是不是?」梅盼兒和著稀泥。

「那要看什麼事,那是我生憑恥辱,絕不能就此了啦。」盧克朗絲毫不比面子。話講得斬釘截鐵,擲地有聲。看來,盧克朗是真的恨透了葉凡。

梅盼兒有些惱了,在兩家集團合作中梅氏集團還佔有大股份的,比金寶碟還要多二個百分點。

想不到盧克朗胸襟如此的狹小,擺明了不和解。於是哼道:「克朗總裁,咱們倆家公司既然合作,相信我梅盼兒給陳中秋董事長講幾句的話,也能影響一些事吧。」

梅盼兒也豁出去了,以盧克朗坐上總裁寶座為要挾。

盧克朗那臉色一下子有些陰柔了起來,掃了兩人一眼,權衡輕重,最後一咬牙,說道:「我看你梅總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