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官術 >第一千四百一十八章要贏得尊敬就得有能量

第一千四百一十八章要贏得尊敬就得有能量

小說:官術| 作者:狗狍子| 類別:都市娛樂

第一千四百一十八章要贏得尊敬就得有能量

「痛,鑽心的痛。」康正良說道。

「把掃描等圖片拿來,如果方便的話能把所有檢查的材料拿來更好了。我想,這些對康總的病情應該有幫助的。」葉凡說道,康金站起而去,不久拿來一個很大的袋子。

葉凡細細的審閱了檢查資料,覺得康正良的病根應該是出在了腎臟周遭部位。估計原先移植時輸過去的營養等全被發散開去。移植的腎臟得不到營養供給,所以,無法成活。

葉凡閉目思忖開了。

康家人全都屏息凝聲看著葉凡,梅盼兒還以為這廝在當神棍,也不作聲,在心裡暗暗罵開了。

足足一個小時過後,葉凡睜開了眼。

說道:「康總,你敢不敢試試。」

「怎麼試,葉先生請說。」康正良說道。

「你現在就剩下右腎了,左腎的路已絕,我就不說了。咱們講講右腎,你的病根在於供給右腎的營養通道,也就是經絡方面出了問題。腎沒有了營養,就像人沒有了飯吃,肯定會日漸衰弱的。我懷疑是主供給營養品的通道被阻了,所以,如果能打通主通道,也許,再移植一個腎有成功的希望。

當然,我不敢保證你還能活多少年。但是,我有八成把握就是,如果再移植一個腎,如果能成活的話,你至少還能活上六七年左右。當然,能否移植成活,這個概率我不敢說有幾成,最多三成左右。如果你肯一試,在移植後我給你疏導幾次。當然,失敗的話也許,你……」

葉凡講到這裡,盯著康正良不說了。

「你的意思我懂,不成功的話我馬上就會死。成功的話有六七年可活是不是?」康正良一臉正經,說道。

「老康,這個太危險了。」康正良老婆雷芳趕緊勸道。

而兩個兒子也是一臉凝重,不敢吭聲,當然是希望老爸康正良不要試,至少還能活上半年左右。

「你是誰,怎麼出這麼個餿點子。我姑父好好的你叫他去試,你去試試,哼!」這時,從樓梯上跑下一個略顯圓臉,玉鼻白膚的姑娘來,一身黑色披風,顯得相當的青春充滿活力。

「安娜,不要說了,葉先生是好意。」康正良擺了擺手,沉默了一陣子,說道,「葉先生,我試了。」

「爸,正良、姑父……」屋裡人全叫了起來。

「你們不用說了,這事我決定了。與其苟活幾個月,不如拚一場。」康正良態度堅決,為了整個家,他也是豁出去了。

葉凡立即動手,切了幾片陰陽參,混合老梅家的何首烏,再配了些草藥。用內勁之息融合後已經到了深夜。

「康總,你服下去,馬上就會感覺到全身充滿活力的。我先用這些珍貴藥材給你激活一下已經萎頓的身子。當然,這個不是很強的那種,你不用擔心身體會壞了。如果有合適的腎源,二天內就可以動手術了。」葉凡示意康正良喝下了葯,爾後,葉凡立即取出金針,一番忙活下來已經是第二天的凌晨了。

葉凡睡了一覺,下午時康家來人相請。

一進大廳,發現康正良居然站了起來,就是那蒼白的頭髮好像都青了一此地。

「葉先生,你那葯湯還真是神奇。不知哪裡有得買?」康正良似乎看到了希望。

「沒得買,而且,這葯要適量配才能吃。如果多了你這身體馬上就崩潰了。有我金針疏導才能發散開去。」葉凡說道。

「葉先生,腎源醫院有。你看我這身體如果真能動手術了,我決定一試了。」康正良說道。

「後天可以動手術了,動完後我再給你疏導。不過,我沒空再呆香港,後天我再回來。」葉凡說道。

「葉先生,難道就不能留在這裡。」康正良說道,一臉的希望。

「你先前也聽梅總說過了,我還負責著水州的紅蓮開發區。那裡有一百多萬人要吃飯穿衣生活。作為一個官員,離開工作崗位太久是對人民不負責任,會遭人非議的。」葉凡一臉正經說道。

「我感覺今天身體好多了,葉先生。我們集團跟江南傳媒合作的總部大樓落戶紅蓮開發區的事我作主了。如果葉先生肯留在香港,明天早上我就招開會議,把這事敲定下來。然後馬上安排人去水州跟梅總談總部地址的事。其實,梅總給我們講過了,紅蓮開發區政府駐地就是最好的總部大樓。」康正良說道。

「那行,我就不走了。就留在香港,不過,我不能呆這裡。你有空可以電話叫我。還有一些小事要去辦理一下。」葉凡說道。

「就這麼定了。」康正良說道,往後一擺手,康金遞上了一張支票。葉凡也沒矯情隨手收下了,眼睛餘光瞄了一下,發現是一張500萬的支票。

「一切手續我叫公證處辦好了,葉先生不必麻煩什麼。」康正良善意的笑道。

「呵呵。」葉凡淡淡笑了笑。

「這位是令公子康金督察吧。」葉凡轉爾看了康金一眼,笑道。

「他都快30了,現在不過一個普通督察罷了。」康正良相當的不滿意,一臉的失望,甚至,略顯憤怒。

「令公子的事我也聽說過了,好像是聽說有個李東來的總警司在作梗。不然,令公子應該早有升遷了吧?」葉凡淡淡說道。

「其實,都是上一輩人惹出來的。當時李家跟我們康家關係還不錯。就因為上輩人的一次口角之爭兩家一直沒有再交往過。這些年來,我也試著跟李東來接觸。不過,他一直不加理睬。這事就這麼擱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