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官術 >第一千四百二十章推盧偉上馬

第一千四百二十章推盧偉上馬

小說:官術| 作者:狗狍子| 類別:都市娛樂

第一千四百二十章推盧偉上馬

7更到!媽的,連更更得眼花花的還以為有幾個美媚來了。原來是電腦屏幕,鬱悶!後邊還剩四更,我邊改邊更,累啊!兄弟們都不來點精神食糧刺激一下狗子的神經。

「以前已經去了一個多億,而且,這次全新規划過後以前乾的還礙眼。有的跟現在的規劃有衝突,還得拆除。」衛初婧說道,看了葉凡一眼,又說道,「這些還不是最大的問題,最大的問題在於拆遷方面能不能進行下去。如果拆遷不能進行下去,那我們的規劃等於一紙空文。」

「不管有多困難,拆遷必須執行。這事就由你匯同城建局的同志一起去幹了。最好是成立一個拆遷規劃領導小組,專門執行這項事。我會給等執法機構打聲招呼的,在合理的情況下態度也不能太軟蛋。華夏人,總是有一些不和諧的聲音傳出來。那些人視國家的錢為金庫,漫天要價,那是不可取的。」葉凡態度空前的強硬。

「離我們政府雙子星樓不遠處有一個廢棄的鎖廠,已經停工七八年了,叫奇林鎖廠。廠房宿舍樓都在,只是非常的破舊,聽說是七十年代建的。當時下崗的工人到現在還沒得到安置,那塊地盤倒是適合建政府新樓。只是要盤下整塊地盤價格也不便宜。畢竟,鎖廠原職工有千把人,一人補貼一萬也在一千萬。一萬塊還不會來,估計得三四千萬。」衛初婧緊皺起了眉頭。

「鎖廠原來屬那個單位管的?」葉凡問道。

「市經貿委,不過,經貿委的領導都非常怕沾這個爛攤子。我們已經初步跟他們談過了,不過,經貿委的劉一多主任一直在遮遮掩掩的不願意談這事。」衛初婧說道。

「不會是這裡面有貓膩吧?」葉凡心裡一動,問道。

「這個不清楚,不過,聽說劉一多是市長周森木一手提拔的。這事,要搞清楚就複雜了。」衛初婧說道,自然是意有所指了。

「你有跟他們說這塊地盤買回來作為紅蓮區政府駐地嗎?」葉凡問道。

「沒有,我們只是說從紅蓮區整體規划出發,需要這塊地盤重新進行規劃。」衛初婧說道。

「那好,晚上你給我聯繫一下劉主任,我想跟他親自聊聊。」葉凡說道。

葉凡又打了電話給盧偉,經過了解,才知道劉一多居然是周森木的大將。此人鐵心跟著周森木,凡是段支持的,只要周森木不滿意,劉一多必定跳出來反對。

經貿委是市裡份量相當重的單位。而且,劉一多還兼著市長助理一職,所以,此人也是副廳級幹部。

臨到最後,盧偉問道:「大哥,是不是他犯著你了。」

「暫時倒沒有。」葉凡說道。

「那就好,如果他真犯著大哥,那咱們就跟他好好玩玩。這傢伙聽說特別的色,我不相信他在女人的肚皮上能不載跟頭。」盧偉哼道。

「那行,如果這傢伙真要跟我掰手腕,到時咱們兄弟也不介意為段剪除一強勁小嘍?。」葉凡笑道,停了一下問道,「偉仔,市政法委田其同志不是調走好幾個月了,你怎麼還沒坐上去?」

「這事,恐怕有些麻煩。本來我姑姑說好了的事。不過,臨時頭好像省里有了新的變故。而且,這麼一停頓,省里要求水州市委重新再推薦人選。段正為紅蓮區的事焦頭爛額。你又不是不知道,納蘭跟段的恩怨,這事,段咽不下這口氣。所以,一時抽手不出來。現在又到年底了,估計得等到明年的事了。」盧偉有些失落。

「明年,不能再等了,明年的事誰又能預測。你這傢伙,還是上心一點。別搞到最後雞飛蛋打一場空就,唉……」葉凡哼道。

「不等有啥辦法,省城政法委的職位是各方都關注著的。從來這個位置競爭都非常的強。以前,都是由省廳的副廳長下來擔任或兼任的。像前前任不是李昌海下來轉悠過一圈子打道回府,人家現在已經省代政法委了。」盧偉說道。

「不要管他,這事我先跟段說叨一下。把市委的推薦意見先上報到省里再說。省里你姑姑應該有辦法,實在不行聯合齊天的老子咱們幾兄弟一起發力。就是硬推也要把你給推上前線去。媽的,我就不信咱們合力還不行?」葉凡說道。

「謝謝老大了,這事我本來想跟你說一聲。不過,看你剛上任,事多,所以,我想過段時間再說。」盧偉充滿感激。

「兄弟間還講這些就見外了。」葉凡說道。

晚上,市經貿委主任劉一多準時到了葉凡請客的地方。

劉一多是個半禿子,頭上前面的毛全掉了,就後腦勺還剩下幾撮毛在那裡蕩漾著。

雙方寒暄了一陣子坐了下來。

衛初婧說道:「劉主任,關於奇林鎖廠的事你們經貿委考慮好了沒有。我們全區規劃工程動工在即,不能再拖了。」

「廠子這麼大,工人有千號人。雖說幾年沒上班了,但是,一聽說要賣廠,工人們全盯得緊。有人不肯,我們經貿委雖說是他們的業務主管單位,但是,這事,也不好辦。唉,國人全是這樣。一聽說錢,全都像蒼蠅聞到什麼似的全哄了上來。難辦啊!」劉一多淡淡的掃了葉凡一眼,這居然打起了『太極拳』還想推手。

「我們了解過,絕大多數工人贊成賣了。反正一破廠,機器都給賣光了,就剩下一個空殼子留著幹什麼?這事只要市經貿委肯出面牽過頭,應該不是很大的問題。」衛初婧淡淡說道。

「衛,你只看到了一方面。工人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