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官術 >第一千四百三十八章拳砸監獄長

第一千四百三十八章拳砸監獄長

小說:官術| 作者:狗狍子| 類別:都市娛樂

第一千四百三十八章拳砸監獄長

5更到!

「都是自己人。」葉凡巡了齊天、王朝、馬漢三人一眼,朝著姜志和說道。隨手一張金色的特殊銀行卡片遞了過去。

先前張雄有慎重交待姜志和,說是要像對待領導一樣聽葉指示。暗示姜志和葉凡也是特勤組的正式同志。姜志和還以為葉凡也只是比普通的正式隊員高一級罷了,也許是張雄的朋友。

想不到姜志和這輩子只在教官演示特勤卡作用時表演過的金卡此刻居然活生生的出現在了自己面前。因為姜志和見過張雄組長持的銀色卡。

「志和見過首長,請首長指示!」姜志和立即單膝跪地,雙手抱拳,一臉激動而恭敬,說道。

特勤組下級見上級的正式禮儀就是古代的武士禮,這是非常隆重的禮儀,是代表下級對上級非常尊敬的一種禮儀。平時,一般來說都是行軍禮。此人肯行這種禮,那是代表著他對你的無限尊敬。

「免了,姜上校,你先詳細給我們說說湖山監獄有關的情況。咱們要抓緊時間去湖山,遲則生變。」葉凡說道。

「湖山監獄獄長叫鍾水鐵,他還兼著160團副團長。湖山監獄是很大的一個監獄,而且,一般來說裡面關押的都是一些特殊的犯人。比如犯法的軍人,還有一些激進的份子等等這些角色。」姜志和說道。

「不管了,先去看看。」葉凡擺了擺手,幾人坐上軍吉直接出發了。

路倒是鋪的柏油路面,一直開了二個小時才到。

鍾水鐵獄長一臉鬍子拉碴的,一身塊頭跟熊瞎子有得一比。咋一看倒有點古代山大王的架勢。不過,他的眼睛略小了一點。有點磨盤的格調。

湖山監獄守備森嚴,姜副處長拿出了工作證。鍾水鐵倒是到了門房處,查看了工作證後又驗了身份證。爾後,掃了葉凡等人一眼,說道:「這幾位是什麼人?」

「都是我的同事。」姜志和對鍾獄長的傲慢略顯不滿,哼道。

「他們不能進去,如果要進去行,請出示有效證件。」鍾水鐵哼道,一點面子不賣。

「這個夠了沒有?」葉凡輕輕的把總參軍務部副部長證件拿了出來,王朝雙手接過單手遞了上去。

鍾水鐵翻開驗了驗,頓時,臉皮子動了動,這廝微微一猶豫,一個標準軍禮喊道:「首長好,蘭西軍區160團湖山監獄負責人鍾水鐵請指示。」

「他們都是跟我一起來的,接總部指示,我們要進去例行巡查一下。最近總部對監獄的管理方面要抽查一塊調研一下。」葉凡哼道,倒也拿擺了起來。

「葉部長請!」鍾水鐵再沒敢提出要驗證王朝等人證件,在前面帶路了。

隨著哐當的鐵門聲層層推開關閉,葉凡一行人進到了湖山監獄的核心部位。

先是到了一個會客室,勤務兵泡上了茶。

「你們這裡是不是有個叫葉豪的囚犯,以前是軍人。」葉凡問道。

「我馬」鍾水鐵面色一僵,不過,轉瞬即逝,說道。

不久,有個少尉進來彙報說是葉豪住在-308囚室。

「怎麼,你這監獄還有負數?」葉凡心裡一動,問道。

「報告首長,這個犯人有些特別,所以住在那裡。」少尉敬禮後說道。

「走,去看看。」葉凡心裡一怔,手一揮哼道。

「葉部長,我安排人把他帶過來算啦?」鍾水鐵皺了皺眉,趕緊說道。

「不必了,我們隨便走走。」葉凡哼道,他發現鍾水鐵有些反常,也許,這個負的308室還有故事。

鍾水鐵同志皺了下眉頭,跟幾個軍官陪著葉凡直往-308室而去。這所謂的-308室原來是在地底下第三層第八號房間。

走下去感覺就是陰風陣陣,到處霉味衝天,濕氣重重。這哪裡是人能住的地方,臭也得把你給臭死了。

葉凡皺了皺眉頭,問道:「下邊關了多少人?」

「不多,就十來個。一般來說,都是些不怎麼正常的犯人,這些犯人跟正常人呆一起會傷害到他們。所以,獄裡沒辦法,只能關下邊了。」鍾水鐵一臉為難之色,說道。

「不正常,什麼意思?」姜志和追問道。

「比如特別殘暴,不服從管教,腦袋有毛病,頑固不化等等類型的。」鍾水鐵講得輕描淡寫,好像在說一些尋常事一般。

不久,到了-308室。

「打開。」葉凡盯著鍾水鐵哼道,一股怒氣在臉上寫了出來。葉豪呆這地底下也不知遭了什麼罪。哐當一聲,沉重的大鐵門在電動驅使下打開了。

裡面一個蓬頭散發的人,囚衣髒得不成樣子。而且,破裂了許多洞,身上發著一股難聞臭氣,此刻,此人雙腿被鐵鐐鎖著,雙手居然是被吊在天頂上的。整個人全面拉開著呈一個『大』字形狀。

聽到響動後,那人嘶啞的喊叫道:「呀!呀……」

「你們動重刑了?」葉凡那怒火直往腦門子上串了起來,聲音是喊出來的。鷹眼施開,隱約的發現了此人長相跟乾娘葉金蓮有幾分相似,應該是葉豪沒錯了。只是臉上明顯的有鞭痕,而且,嘴唇邊還流著的血跡尚未乾。

「他亂叫亂嚷,好像是瘋了,見人就咬,我們沒辦法。」這時,那個少尉看了鍾水鐵一眼,縮了縮脖頸答道。因為他發現葉凡的臉色有變,有點害怕了。

叭地一聲,一個清脆的耳光聲響起。少尉感覺被一股大力甩得整個人跌到了三米開外。撞得後邊四個軍官都打了個趔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