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官術 >第一千四百四十三章拿下顧偉雄

第一千四百四十三章拿下顧偉雄

小說:官術| 作者:狗狍子| 類別:都市娛樂

第一千四百四十三章拿下顧偉雄

「呵呵,這個跟你有關係嗎?」葉凡淡淡哼道。

「關係倒是沒什麼關係,不過,我希望你別亂點鴛鴦譜。不然,本人在獵豹,想必你聽說過,哼!」顧偉雄講到這裡,看了跟謝遜表現得相當親熱的鐘婷婷一眼,這貨明顯的眉毛豎了起來。一股子威脅味兒相當的濃。因為,鍾婷婷正在給謝遜夾菜。

「你算個屁,媽的,敢跟我大哥這麼說話。」隨著盧偉的哼聲,叭地一聲,顧偉雄被椅子一撞,打了個趔趄,整個人撞在了門上,差點摔倒了。盧偉故意站了起來,裝著不小心,故意使壞讓椅子撞了過去。顧偉雄吃了個啞巴虧。

這廝何曾如此被人暗算過,那是勃然大怒。罵道:「你沒長眼啊!」隨著一巴掌煽向了盧偉臉上。

「別打偉雄。」鍾玉趕緊叫道。

又是嘭地一聲。

不過,好像被打的不是盧偉。只見一個身影被人一拳擱得背撞在了包廂門上,發出沉悶的聲音。而且,人再沒站穩,甩在了地板上。

「媽的,老子幹了你。」顧偉雄大怒了,從地下爬了起來。往身上一掏居然掏出一把表面看上去暗淡無光的匕首來。

葉凡知道,這傢伙掏的是獵豹的專用匕首。雖然表面暗淡無光,卻是用合金材料打制的。不能削鐵如泥,但是,用勁之下一匕把鐵皮戳穿那絕不是吹出來的。為什麼暗淡無光,就是為了防止夜間反射故意塗的一層特殊塗料。

謝遜一看撲了上去一腳飛起踢向了顧偉雄,他是知道顧偉雄的根底子的。跟自己三段中階的身手差不多。

盧偉雖說是省城局長,未必有這種好身手。只有葉凡紋絲未動,他知道盧偉的底細。盧偉現在已經突破到五段第二個層次,顧偉雄跟他扛,只能當沙袋的份頭。

啪地一聲。

顧偉雄被盧偉搶先一腿踢得像一截柱子樣摔在了過道上,還打了個滾兒。

「媽的,敢行兇殺人,跟老子到局裡說清楚。」盧偉抬腳而上,膝蓋狠狠地砸在了顧偉雄的胸骨上。顧偉雄被他壓製得無法動彈了。盧偉順手也不知從那裡掏出了一幅手銬往顧偉雄手腕上銬去。

「幹什麼?」這時,門外傳來一聲威嚴吼聲。

「辦案,閑雜人等退開。」盧偉根本就不賣那老頭面子,吼道。這時,隔壁幾個包間的客人全跑了出來看熱鬧了。葉凡也淡淡的走了出來。

「叔!」顧偉雄叫道,那匕首趕緊扔掉了。不過,晚了,早被葉凡等人看清楚了。

「我是省委的顧則飛,你是哪個局的,快把人放開。」顧則飛以為報出自己名字來,盧偉肯定會馬上放人的。這事也好就此了啦,不然,節外生枝也挺麻煩的。

「對不起顧省長,我是盧偉,在水州市局工作。現正在執行公務。」盧偉一臉正經,銬著顧偉雄並把人扯了起來。

「你是明珠部長的那個吧?」顧則飛問道,眉頭皺得老高。

「顧省長你好,我是葉凡。」這時,葉凡走上前去打了招呼。

「是紅蓮的葉啊,你好。」顧則飛跟葉凡淡淡的握了握手。

鍾玉也打了招呼,小聲跟顧則飛講了事情來龍去脈。

「哼!」顧則飛哼了一聲進了包廂,再也沒理顧偉雄。其實,顧偉雄跟顧則飛只是很遠的親戚罷了。在問明盧偉的身份後,再加上有個葉凡虎視眈眈著,顧則飛當機立斷,選擇了沉默。

不久,進來幾個警察把顧偉雄扭著要送局裡去。

鍾玉咂了咂嘴說道:「盧局長,這事我看就此算了怎麼樣?大家都喝了點酒,有些醉了。」

「沒事鍾姨,我看他能把我怎麼樣?老子是獵豹的軍官,還輪不到水州這小破局子來管我。」顧偉雄血紅著眼,哼道。

「老子今天就管定你了,獵豹的軍官又如何?王子犯法還與庶民同罪,更別說你了。」盧偉一聲冷哼,巡了大家一眼,說道,「各位客人,你們都是證人,剛才我抓捕他時他正拿著匕首要殺人。你們看到了,等下麻煩各位到局裡作個證人筆錄。」

「這個,我們有事。」幾個食客一看,感覺既然連顧省長都不管了,自己這些閑人還管這事幹嘛。

更何況那個被抓的還是兇巴巴的獵豹軍官。對於水州人來說,獵豹的威名可是如雷貫耳的。所以,一個個趕緊後退想躲進包廂里。

「公民有協助機會偵破取證的義務,如果各位不配合的話那我只好用『請偉哼了一聲,沖幾個手下哼道,「請這幾位客人到局裡作個筆錄。要溫柔著點,他們是證人。」

好好的一餐飯就這樣搞得不三不四的散了。

不過,盧偉剛進局裡就接到了姑姑盧明珠打來的電話,詢問了有關的事務。交待盧偉不要鬧得太過火了。盧偉轉眼就明白了,估摸著還是顧副省長打了電話給姑姑求情了。畢竟面子抹不開,遠親也不能撒手不管。

不久,獵豹副師長劉浩朋親自跑了一趟。以軍隊軍官犯事由軍務部門來處理為由頭要接走顧偉雄。

不過,盧偉的態度很強硬。要求顧偉雄出示獵豹最高首長的申請證明。這個,當然是葉凡在暗中操縱的。

劉浩朋一臉難看的去找了張強,哪知張強一聽,那臉一沉,桌子嘭地一聲被他敲了一下。立即破口罵道:「顧偉雄翅膀硬了是不是?我們獵豹駐在水州,這裡是人家的地盤。撞進包廂打人不說居然還敢拔出兇器要殺人,這是犯罪知道不知道。即便是獵豹的軍官也不允許干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