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官術 >第一千四百五十三章區常委會的複雜

第一千四百五十三章區常委會的複雜

小說:官術| 作者:狗狍子| 類別:都市娛樂

第一千四百五十三章區常委會的複雜

4更到,王哥不讓人睡,要加4更,狗子真服了他了。對於王哥對本書的支持,狗子感激得直想噴淚啊!我『痛苦』死了,更完我就大睡一場,『睡』對可憐的狗子來說已經是一種奢望,比美女對我的吸引力還要大,砸票,安慰一下狗子!嗚嗚……

「吳講得沒錯,在坐的估計都曉得。這些軍人啊,說起來是保家衛國。但是,在和平年代,他們能有幾次浴血沙場的機會。

這不,沒機會上戰場搏殺,最後精力過剩,反倒用在了對付咱們這些小老百姓頭上。

在地方跟軍隊發生糾紛的時候,上級往往都是偏向軍隊一塊。以一句『咱們要擁軍』,地方上讓讓等為由頭一句話就把咱們打發了。咱們能怎麼樣,難道搬起鋤頭跟拿槍的去搶地盤。天東區有省軍區招待所,宏都區也有自己的難處。

好像跟軍隊也有點關係,最近我一直在煩這事,唉……」宏都區丁冒天居然露出了一張苦瓜臉,好像不像是裝出來的。

「老丁,你有什麼難處?人家天東區有省軍區招待所座落。不會再有第二個省軍區吧?宏都區好像沒什麼集團軍什麼訓練場擺你們哪裡吧?」這時,區委秘書長范東朋同志以一個輕鬆的談笑方式調侃起丁冒天來。

要知道範東朋最近一直在向葉凡看齊,靠攏。那是因為范秘書長瞅准了葉凡同志的能量。當初上任兩位省委常委陪著葉老大下來的,而葉老大又很得到段賞識。

范東朋當機立斷,最近表現相當的不錯。在紅蓮區升職比在市委升職還容易一些,紅蓮區如果缺了一個副,這些區委常委們只要不是副的一上去就是副廳級幹部了,范東朋同志當然在等待機會。

再說,顧一武當初在的時候也不怎麼喜歡范東朋。用時髦的一句話說,那就是兩人尿不到一個壺裡去的。幸好范東朋拚了力才保住了自己那秘書長位置。

不然,早不知被顧一武同志一掃把掃到什麼地方涼快去了。這些年來,范東朋的日子也過得不是怎麼順暢的。為了頭上帽子,他已經筋疲力盡了。再折騰下去估計就得精盡人亡了。

「范秘書長,宏都區雖說沒有軍區招待所。但是,宏都區也有一處跟軍方有著密切關係的獨方區。而且,其厲害程度,未必比省軍區招待所要遜色多少的。」丁冒天講到這裡好像在故意考考在坐的常委似的。講到這裡故意的停了下來,掃了全體同志一眼,一臉的神秘微笑。

「得了老丁,別賣關子了,到底是什麼地方?現在是在開常委會,不是小孩子做猜謎遊戲,真是埋汰人了。」常務副區長王大中皺了皺眉頭,哼道。他是有些看不慣丁冒天的自以為是。

葉凡一看就明白了,敢情這兩位也有些不對付。當然,葉老大猜對了。王大中雖說是常務副區長,但三個區的一把手未必賣他面子。有時王大中到下邊區里檢查工作,三位同志愛鳥不鳥的。

用人家三位的話說就是——你王大中雖然是區常務副區長,也不過一正處級幹部。老子等人也是正處級幹部。而且,還手握著一區的資源。你王大中,不過是個空殼罷了。

這話不知怎麼的就傳進了王大中耳里,王大中那個氣啊。當即找了個由頭到三個區去檢查工作了。而且是橫挑鼻子豎挑眼的,雞蛋里也要挑出骨頭來。本來以為給點顏色讓三位區一把手老實一點。用官場術語來說就是『敲打』一下。

哪知三位平時關係不怎麼的同志們居然合夥起來了,倒打了一耙差點讓王大中同志下不來台。從此,王大中同志就跟三位區委在暗中時常較勁。

這造成了什麼後果,王大中可是常務副區長。他的指示下邊三個區委不執行了。而三位區委報上去的東東王大中常常會暗中使壞,這個,也是造成顧一武旗下的紅蓮區最後搞得一包糟的原因之一。

葉凡在尋思著,不能讓區班子的關係繼續惡化下去。不然,人心散了,想重振紅蓮只能是鏡中花水中月了。

「呵呵,王區長,常委會雖說是個嚴肅的場所。但是,偶爾賣點關子也無傷大雅是不是?」丁冒天淡淡的斜瞄了王大中一眼,有挑事的嫌疑了。

而且,葉凡鷹眼發現,丁冒天一講完,吳青松和蔡庭兩位一把手也互相對視了一眼。這廝瞬間就明白了,三位區委估計是先得到了什麼風聲,今天就是要在區常委會上攪局。或者說是談條件什麼的了。

這種瞄頭絕對不能放任下去,不然一滋長就會生事。等火燒得旺時再想滅就麻煩了。這個,一定要把這小火掐滅在萌芽狀態才行。

「咔嚓!」

一聲清脆的打火機聲音傳來,頓時,全體常委的眼光全被吸引了過去。因為,這聲打火機點火時摩擦發出的聲音太大了一些。好像是有人故意為之的。

各位常委一看,居然是葉老大發出的聲音。而且,葉老大那嘴還翹得高高的,眉頭皺得緊緊在點煙。這個動作又過份的誇張了一些。

在坐的同志們可都是些從官場低層摸爬打滾兒出來的老油子。葉老大為什麼要故意整出這麼大聲音來,而且動作那般的誇張。那眉頭皺得那般的皺,額頭好像都快成老松樹皮了。

肯定就得跟剛才丁冒天的發言聯繫上了。這事禿子頭上蹲著的虱子——葉老大對丁冒天的發言不滿意了。

只是葉老大在裝深沉,是在給丁冒天一個自省的機會。不然,葉老大真開口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