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官術 >第一千四百六十二章就一腿

第一千四百六十二章就一腿

小說:官術| 作者:狗狍子| 類別:都市娛樂

「凄凄然,本人倒想問問葉先生這話什麼意思?」李純棉冷哼道,這廝,其實早已經處於暴怒的邊緣。-g那臉色,那牙齒好像都在咯咯直響似的。肌肉塊也有些顫慄著,鐵定被氣著了。

「咱們同是天涯淪落人啊!」,葉凡故意的聳了聳肩,裝得一臉的落寞樣子,說道。還斜瞄了李道長一眼,指向非常的分明的。

……哼,道不同不相為謀,葉先生何出此言?」,李道長哼道。

「難道李副會長,李副院長已經扶正了。」,葉凡裝得一臉訝然相著李長道。

「你這話什麼意思?」李道長在盡量剋制著,好像在錯牙了。

「呵呵,誤會了。我是在感嘆咱們倆都是副職。李道長是什麼道教協會副會長,還有那個啥的副院長。而本人在水州市委裡頭也僅僅是副〖書〗記。所以,同病相憐罷了,沒別的意思呀?」,葉凡淡淡笑道。那話里含著的意思傻子也聽得出來,無非是你李純棉不過是一個掛名的副會長副院長罷了。這破東東也拿來顯擺個什麼。不過,這話一出,李道長終於暴怒了,哼道:「請出手!李某這個副院長倒想領教一下水州市副〖書〗記的拳腳功夫是不是如嘴皮子功夫如此亮堂?」,「請!」葉凡淡淡的抱了抱拳,看了看李純棉一眼,突然,又說道,「不過,李副會長。醜話講在前頭,等下無論誰如果在切磋中受了些傷或者出了異外狀況,這事了了後都不得反悔,不得不依不饒的是不是?」,「你這話什麼意思,把我李純棉看成什麼人了?想我李純棉可是道教協會的……」,剛講到這裡李純棉道長突然想到自己如果噴出會長來肯定會被葉凡這廝調侃。

所以,老李同志趕緊打住了,哼道,「今天在坐的都是公證人,要不咱們簽個協定?我倒是有些擔心葉副〖書〗記到時反悔還要不依不饒,本人一山野之人」哪能斗得過你這樣的高官?民不與官斗嘛?」,李純棉以牙反牙,那個,葉副,叫得特別的聲音大。

「中!」,葉凡點了點頭,看了李純棉一眼,笑道」「既然是切磋,那要不要添點彩頭?想李道長又是會長又是院長外加長老高人山野隱士什麼的,青城派又給李道長磚誇得如此大氣,名聲如雷貫耳啊,什麼有著2多年歷史什麼什麼的。清朝時武舉人多位什麼的,葉某想啊!青城作為華夏的如此大派,可堪比武當少林是不是?而且,這麼多年下來青城的前輩們積累的身家肯定不薄吧?比如銀兩」元寶古玩,字畫等等什麼的?」,「葉副〖書〗記要添彩頭,行!你給個數?」,李純棉斜了葉凡一眼,一絲欣喜從眼中一閃而逝。

這次李純棉道長下來,還有一個任務,那就是從鳳家多撈些錢用來擴展青城派。現代社會跟以往可是全不同了,碰上有些根骨上的弟子,人家又不願意學武。

怎友辦呢?

當然,青城派就用了誘騙的手段,不過,現代人可是不那麼好唬弄的。年責人好玩」只好用錢砸了。最後,差不多變成青城派huā錢請弟芋練功了。

「這個數怎麼樣?」葉凡淡淡一笑,伸出了五拇指頭。

「500萬,倒也不少。不過,李某有些擔心葉副〖書〗記作為一個政府官員拿不出這個數來。如果能拿得出來那不成那個什麼的,官,啦?這個很不好」聽說500萬就夠槍斃的了。李某可是不想害了葉副書記。不過,拿不出也行,到時輸了只要肯給李某叩三個響頭,喊李某一聲大師就行了。更何況,你不是紅蓮區區委〖書〗記嘛?聽說紅蓮區還是相當富有的。雖然是個破敗的區子,但蚊子再破也是肉是不是?嗯,到時到青城山來,拔些款子給青城山修繕些道觀,修修路就行了。」,「no!」,葉凡揚了揚巴掌」轉爾說道,「是5萬」不是500萬。」,「5萬?」李純棉首長居然倒抽了一口冷氣看著鳳家家主鳳凌空,在場的所有同志心裡都有些震憾,這個數字的確太大了一些,簡直是豪賭。啥時見過如此豪賭的,一般來說,只有在港片中看到賭王時才能見到如此盛況的。現實中嘛!澳門賭場,拉斯維加也難見到的。

「5萬我們出了。」,鳳凌空家主在李純棉道長眼光下相逼下不得不硬著頭皮點了點頭,這個,此刻的李道長可是鳳家外援,得罪不起的。

要是老李同志一火起拍屁股走人了,鳳家損失更大了。更何況,鳳家主對李道長還是相當有自信的。

像葉凡這種菜鳥級人物獲勝的機座幾乎為,零,除非是李道長故意放水,鳳家卒相信李道長不系干如此的。所以,當即安排人去辦了。不到五分鐘,一張5萬的支票遞了上來。

李純棉接過後還用一隻手捏住支票的一角彈了彈,發出沙沙的醉人聲音,旋即微笑著看著葉凡,意思不言而喻了。

「葉先生,這是5萬。我們借給你的,贏了算你的,輸子算我們盧家的。」,這時,盧白雲淡定的拿出了一張支票放葉凡手中。

「怎麼樣李道長,成交了是不是?」葉凡含笑問道。

「成交!」,李純棉順手把支票遞給了公證人智雲大師,葉凡也不慢,遞了過去。

「我作為公證人,雙方切磋如果有了一些傷殘,這事誰也不能怪誰。切磋完畢事也了啦,雙方都不能再找事。哪方勝這兩張支票就是哪方的了,在場的全是證人,李純棉道長,葉凡副〖書〗記,你們倆同意嗎?」智雲一臉凝重,說道。

「我贊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