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官術 >第一千四百六十九章試探費滿天

第一千四百六十九章試探費滿天

小說:官術| 作者:狗狍子| 類別:都市娛樂

第一千四百六十九章試探費滿天

3更到,今明兩天停電,狗子昨晚上一晚沒睡,拚了幾更出來。請記住我們的ankan手打)連爆5更,我要,我們要重新上榜,上榜

「哈哈哈,我得意的笑,得意的笑,笑看紅塵人不老,得意的笑,得意的笑,抱著個老婆樂逍遙……」葉老大扯著他那破鑼嗓子公鴨子一般的走出了楚天閣.葉府。

「葉,啥事這般高興,擺平了是不是?」剛出院門,陳軍一臉嬉笑著走上前來。

「女人嘛,還不是手到擒來。」葉老大淡定的點了點頭。看了陳軍一眼,哼道,「小軍,這世有老大我擺不平的女人么?笑話!」

「嗯,葉就是高人。那個高,想不到把女人也治得服服帖帖的,就我,還不到火候啊。葉,能不能傳小弟我兩手?擺擺治女之道。」陳軍有些鬼鬼崇崇樣子,還有些擔心樣子看了看院子里。

「就你這形象,難!首先就得有膽氣,你看看,你首先就心虛了。氣之不暢,進到屋裡一見到你那位後自然就低下了氣。所以,一定要做到以氣養氣,以氣壓氣才行。當男人的氣壓過女人之後,水到渠成啥事擺不平?」講完後葉老大還拍了拍陳軍肩膀,笑道,「明白了沒有?」

「沒明白?還是不懂!這個氣我感覺怎麼像練功?難道這玩意兒拿來治女人也行?」陳軍同志是不恥下問。

「慢慢琢磨吧?其實,氣之一道,一通百通。」葉凡拍了拍陳軍肩膀,跨步下山了。

「啥意思……」陳軍一臉迷糊,良久,哼道,「屁的氣,還通。真通了她還不拔了我人皮當鼓敲。唉,這裡面太玄妙了?」

「啥意思,老子自己還不明白,你能聽得懂才怪……」葉凡在心裡偷笑了一聲,開車走了。就剩下陳軍一直呆在原地冥想著葉老大的真傳到底什麼個意思。

陳軍當時為情當過和尚,在其它方面這小子特聰明。玩陰耍詐也有一手。不過,就是在對付女人這一塊差到了極點。甚至可以說是愚昧,這個,也許是上天故意為之罷。不然,陳軍也不會去當和尚了。

葉凡開車是直奔省常委們住的東城四竹河的流星灣而去。

在外邊打了電話給費向飛,一聽說是有關他的消息。這傢伙根本就沒考慮,也沒徵求一下父親費滿天的意思,直接跑到門外來迎接葉老大了。

「大哥,我的事怎麼樣了?」見到葉凡,這傢伙第一句話就是這話。

「猴急啥,見到費再說。」葉凡哼了一聲。不露表情,費向飛心裡倒有些不安了起來,不知是個什麼情況。

葉凡直接進了費滿天的書房,是費滿天叫他進來的。

想不到費滿天的書房跟他哥哥費一桓的布置差不多。也是一件現代的舒服的老闆轉椅都沒有,代替它們的是幾條硬綁綁的木頭椅子。而且,連塊海綿墊子都沒墊。

「說吧,找我什麼事?」費滿天早從費向飛嘴裡知道了是有關兒子的事,人家當就是淡定,根本就不問這些,只等著葉凡先彙報了。

「是向飛的事有著落了,早上剛接到梅司令電話。說是軍委那頭已經敲定下來了,估計過幾天調令就會下來了。」葉凡一臉正經,像彙報工作一樣說道。

「嗯,你辛苦了。」費滿天倒是說了句感謝話。

「不辛苦,都是自己人,應該的。」葉凡說道。

「最近紅蓮區弄得怎麼樣了?」費滿天轉移了話題。

「我們請來了繆中寧院士,針對他的建議,對紅蓮區重新進行了整體規劃和定位。而且,重新規劃後的紅蓮新區,將以紅蓮河為生態人文帶發展起來。繆院士對咱們的紅蓮河很感興趣,他們單位組成了一個專家組正在紅蓮區實地搞一個專題調研。」葉凡笑道。

「能請到他,不錯!」費滿天淡淡點了點頭。轉爾,皺了下眉頭,說道,「最近聽說你們有大動作,要拆樓什麼是不是?」

「嗯,既然要以紅蓮河為發展的基石,就得拓寬紅蓮河,而且,還要把紅蓮河跟外面的水路拓寬接通。只有這樣,紅蓮河的水才能成為真正的活水。讓紅蓮之水造福於紅蓮人民。」葉凡一臉淡定,說道。

「拓寬是好,你們考慮過防洪的安全嗎?」費滿天突然說道。

「防洪?」葉凡倒是一時真有些愕然了。

「看到沒,防洪是重中之重。紅蓮河是條內城河。原來跟外界的聯繫不是特別的大。所以,外邊的洪水倒是很難進入紅蓮區,因為有著天然的屏障。

因為紅蓮區的地勢較高。如果經你們一打通全面拓寬,那經後的洪水可就擋不住了。

要全面開發紅蓮河,防汛一塊是重中之重。你想想,你工作幹得再好,紅蓮河也賺到錢了。

可是,要是因為某次洪水來死了很多人,你不但得不到任何政績,而且,你這個倡導者還要負領導責任,那是要下大獄的。」費滿天一臉嚴肅,講到後邊口氣很重。

「我想,應該考慮過這一塊了。繆院士是這方面專家,不可能在規劃工程時不注意到防汛這一塊的。當然,回去後我立即關注此事。如果防汛一塊不能通過,我們不開發紅功河。」葉凡立即表了態,而且,心裡直冒冷汗。既然費滿天如此說,那肯定有人已經出手打小報告了自己。

「嗯!」費滿天點了點頭,看了葉凡一眼,又說道,「你也不必過於擔心什麼?干工作要細心周到,但也不能瞻前顧後,到最後什麼事都不敢幹了。

這是庸才幹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