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官術 >第一千四百七十二章你要死啊

第一千四百七十二章你要死啊

小說:官術| 作者:狗狍子| 類別:都市娛樂

第一千四百七十二章你要死啊

終於回到了榜上,不過,後面只差兩票了,追兵已逼近。將士們,我們將接受嚴峻的考驗,拿起我們的武器,開火!還擊!先連更2更,今天投數達到60張的,晚上回來再連更兩更。因為白天停電,想更更不了

為了兒子前程,何宜遠決定先來看看。而且,何宜遠跟顧則飛也不怎麼合拍的。因為顧則飛太霸道,何宜遠在防汛指揮部里根本就成了一個應聲蟲,心裡一直不痛快。

也許能利用這次契機跟顧則飛叫板一次。葉凡的來歷何廳長也了解過,聽說跟齊副關係很鐵。就這一項就足夠何廳長的天秤倒向了葉凡。

當然,何廳長也有些走鋼絲危險,葉凡跟齊振濤的關係也只是聽說。到底怎麼回事只有他們自己清楚。

所以,何廳長的心思還是彼為複雜的,到目前只是處於試探階段,還沒拿定主意的。

何廳長既想拍板下紅蓮內河的審批,自然兒子能得到好提拔了。當然,何廳長也不想太過於得罪了顧副省長,畢竟,人家還是一副省長。

「嗯,我們關於內河改造,以及防汛一塊報告早就送到你們指揮部了。不過,聽衛初婧副說是這事省防辦一直在拖著。

我是想問問何廳長,這到底怎麼回事?難道省防辦最近太忙,都忙不過來審批了?要知道,我們的申請報告是繆中寧院士帶領專家組經過調研,結合紅蓮河多次防洪方面得出的真實性報告。

數字都非常的詳實,理由也非常的充分。紅蓮區拖不起,所以,我慎重請求省防總能儘快把報告審批下來,我們等著開工。」葉凡一臉嚴肅,說道。

「唉……這事,前天顧省長去京里開會前有交待。說是紅蓮河有些方面條件還沒有達到省防總的要求。要求省防辦再研究討論一下,還要經過論證再說。沒準兒還要你們重新規劃一下,再次申報到省防辦?結合防辦的具體要求我們再研究討論通過。」何廳長隱晦的提點了葉凡,這事是顧省長在作梗,並不是他要拖。

「那好辦,葉,你們回去叫人重新規劃一下。然後立即再上報給省防辦。相信何廳長會急紅蓮所急,立即組織人手進行調研論證,討論通過的是不是?」於建臣可是老油子,抓住時機立即下嘴幫邊了。

「呵呵。」不過,何廳長笑了笑,好像還有顧慮,並沒有一口乾脆的應承下來。

何廳長的心思葉凡當然猜不透了,其實,這傢伙既想借自己的手整治一下顧則飛,但又不敢過於得罪顧則飛。主要是葉凡背後靠山的事沒得到確定前,何廳長心情複雜,有些舉棋不定。

「何斌,辦公室幹了幾年了,是不是也該換個地方了。總在一個地兒呆著也膩歪了是不是?」葉凡笑道,轉移了話題。

「我聽領導指示。」何斌倒是乖巧,很會答話。

「這樣吧,你到規劃部門去,配合衛把城建一塊及紅蓮河的整治方面抓起來。區建設局局長繆長興同志今年也59了,好好乾,年青人。」葉凡笑道,意思很明顯了。

就是要培養何斌的意思了。要知道區城建局長可是實職的副處級位置,而且,紅蓮區正在全面大建設,城建局長可是一個富得流油的肥缺位置。

這話何廳長當然明白,心裡大喜之下。不過,這廝一想到顧省長的強勢,這傢伙一下子又有些猶豫了起來,嘴裡笑道:「何斌,還不感謝葉對你的栽培!」

「謝謝葉,我爸是干水利這一塊的。其實,我也喜歡這一塊。從小聽爸也講了許多這方面的知識。雖然我學的並不是水利這一塊,但聽久了也有些心得了。葉,我敬你。」何斌又站了起來舉起了酒杯。

「這一杯酒我喝了。」葉凡爽快的喝了酒,瞄了何廳長一眼,說道,「這樣行不行?明天我安排衛帶領工作人員加班加點。配合專家們把規劃方案重新整改一下。後天星期一早上我就叫何斌把重新規劃後的方案送到省防辦來怎麼樣何廳長?」

「這事,也不急。」何廳長看了葉凡一眼,又說道,「主要是急也沒用,現在指揮長顧省長還在京開會。他沒回來這事恐怕一時無法拍板。

所以,你們的整改方案可以慢慢修改。盡量做得更好,等顧省長一回來我就通知你們送過來。

到時我們抓緊審批調研,爭取通過。」何廳長淡淡的說道。何廳長的話葉凡和於建臣聽了心裡都不爽。這個,明擺著還在推脫。天下的好事總不能讓你一人佔盡了。既想兒子得到提拔,自己作為防辦主任一點責任都不想承擔?這世上有這樣的好事嗎?

葉老大冷冷哼道:「何廳長,這事不能再等了。我想問一下,顧省長什麼時候回來?」

「估計得七八天吧。」何宜遠知道葉凡不爽了,但還是在堅持著。

「我們等不起了,如果何廳長一定要等顧省長的話,那我們只好另尋他法了。」葉凡哼道,相當的不客氣了。

何斌一聽可是急了,老爸把自己的領導得罪了,那以後日子還怎麼混。這傢伙看了看老爸一眼,說道:「爸,既然顧省長一時回不來,紅蓮河這邊改造又等不起,能不能先招集專家們快點調研論證出來。」

「何斌,你知道什麼?這事沒有顧省長的簽字有效嗎?」何宜遠說道,看了葉凡一眼,略顯歉意說道,「這事真有些麻煩,葉,不是何某故意刁難。畢竟,防辦的頭頭是顧省長。我只是防辦掛個名的主任罷了。關於內河改造不屬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