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官術 >第一千四百七十三章頂不住時告訴我

第一千四百七十三章頂不住時告訴我

小說:官術| 作者:狗狍子| 類別:都市娛樂

第一千四百七十三章頂不住時告訴我

更到

其實也難怪何廳長,這事明擺著要得罪顧省長,沒有比顧省長更大的實惠,即便是何廳長不滿顧省長的霸道,也得拈量拈量這事後頭的厲害關係的。

「喬遠山部長的千金就叫喬圓圓,你去查查是不是?不過,這事我希望何廳長注意著別到嚷嚷就是了。」於建臣有些瞧不起何宜遠的怕三怕四。

「於廳長說笑了,我吃飽了去查這事幹嘛?」何宜遠也感覺到了什麼。

「你今天又利用我了?」喬圓圓不滿的嘟上了嘴,不屑的斜瞄了某君一眼。

「呵呵,圓圓。你說說,如果有寶物放身邊,不利用那也是可惜了是不是?有人說過,有權不用,過期作廢。同理是不是?再說,這個也不叫利用。你可能不知道,早上我可是去找過費了,還不是為你哥哥的事。麻煩啊,我幫的是大事,借你的光不過是小事。再說,咱們倆是什麼關係,怎麼能說利用,這個就俗氣了是不是?」葉老大一番無恥的言論徹底噎得喬圓圓差點無語了。

「你真夠厚臉皮的,我喬圓圓算是看走眼了,怎麼會挑上你這個厚臉皮豬來。」喬圓圓笑著伸指在葉老大臉上戳了一下。

「呵呵,你是知道的,我外號叫『狗子』,要變動物也是公狗。而你呢,是不是也成母狗了。咱們以後生下一堆狗仔,組成狗仔隊怎麼樣。你看看,現在的明星當官的全怕狗仔隊。以後誰不聽話了,我們的兒郎一出動,圍攻,全拿下。第二天早上,曝光,看他們還敢惹咱們不是?」葉凡一聲乾笑,差點噎暈菜了喬大小姐。咯咯咯狂笑開了,笑得腰都快折了。

正要上車時,突然旁邊蹲著的一個人影站了起來。葉凡一看,不是水州市局,剛才處理打架事件的那位江生寶隊長還是誰?

江隊長臉色有些難看,畏畏縮縮的站在葉老大面前。這廝一臉的陰暗,用運道里的術語說就是印堂發黑將走霉運了。

「處理好了?」葉凡淡淡哼道,斜瞄了這傢伙一眼。

「葉……葉,這事,有些麻煩了,有些麻煩了。」只見江生寶隊長一臉擔憂,說道。

「麻煩,有啥麻煩的。事實清楚,又有那麼多的證人,我倒想聽聽這麻煩來自何處?」葉凡哼道,用腳指頭也能猜到,能開得起進口悍馬的人能一點身份都沒有嗎?而且,那一伙人也實在太狂妄了。故意撞車不說,還敢動手行兇。這樣的紈絝沒點家世那才真是扯蛋玩了。

「剛……剛才,肖副廳長來電話批評我了,很嚴厲的批評的。」江生寶說道。

「他怎麼說?」葉凡哼道,想不到這事又扯出肖銳鋒此人來。此人最近好像怨魂不散,總是跟自己有些糾葛。

「說我辦事魯莽,不按程序執法。還說,一點小事也經糾住不放,問我什麼意思。完了後要求我立即放了那幾個傢伙。」江生寶一臉委屈,看了葉凡一眼,說道,「葉,我都是按正常執法程序辦案子的。帶人,取證,審查都符合程序的,這怎麼辦?」

「人放了沒有?」葉凡問道。

「沒有,這不,我聽您的指示來了。」江生寶說道。

「該怎麼辦就怎麼辦?」葉凡冷冷哼道。

「葉,這個能不能行?」江生寶一臉可憐的為難樣子。

「哪你說說到底怎麼回來?」葉凡皺了下眉毛。

「經過調查,外號叫『狼子』的年青人真名叫扶正茂,家住燕京。他一直叫囂著,說家裡什麼人在當部長。他大哥扶正興多厲害什麼的。扶正茂此人應該是京城紈絝類型的。那輛悍馬車就是他的,聽說要好幾百萬。

而順子叫丁浩,是水州商會會長丁一銘先生的親侄兒。丁一銘作為商會會長,交道廣門面寬,人脈關係相當的龐大。

頭髮有些發黃的年青人叫劉平。聽他說父親叫劉本信,海外華僑,在台灣開了個很大的什麼機電公司,家產聽說有十來億不等。而最後下車的一個平頭年青人叫吳演,是咱們省軍分區副司令員吳輝勤的兒子」江生寶急著介紹著說道。自然是想提醒葉老大注意著點,這幾個人背景不凡,能不惹最好不要惹。

「我問你事情是怎麼回事,你倒跟我談起他們的家世來了。是不是聽說這些人都有來頭,你怕了?不敢動了,想放了他們,哼!」葉凡很不痛快,哼了一聲。其實,心裡早拿定了主意。既然送上門來,當然得讓他們吃些苦頭,而且,既然幾個人都是紈絝有,那還得物盡其用,人盡其才,得讓他們為紅蓮區做些實事才對。

「事情已經查清楚了,這幾個喝醉後駕車。當時丁浩譏諷說是扶正茂的車子開得速度太慢,這種速度連野豬都撞不死。還說他的悍馬有殘次品。而劉平跟吳演也在後邊大起鬨,慫恿扶正茂找只野豬來撞死給大家看看。扶正茂一聽,頓時就火大了。所以,速度一下子加到了一百多碼。而且為了論證自己的悍馬很有威力,居然直接就撞在了葉車上。」江生寶剛講到這裡,葉凡冷哼一聲道,「把我當野豬了是不是?」

「不不,葉怎麼可能是野豬。」江生寶隊長趕緊說道,就怕這『野豬』兩個字會在葉老大心裡留下什麼陰影,那自己估計這輩子的前程就玩玩了。

「不是野豬,那本人應該是人吧?」葉凡淡淡笑道。江生寶隊長當然不明白葉老大的意思了,一臉小心的點了點頭。

「既然本人是人,那他們是不是合夥殺人了?」葉凡哼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