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官術 >第一千四百七十四章納蘭書記的鬱悶

第一千四百七十四章納蘭書記的鬱悶

小說:官術| 作者:狗狍子| 類別:都市娛樂

「嗯!剛才水州商會的丁一銘的兒子丁雄帶了律師來保人了。這傢伙,也學香港那些富豪樣子,一來就趾高氣揚的,好像老子這公安局成他家後huā園了。」盧偉說道。

「知道了,頂不住時跟我說一聲就走了。」葉凡哼道。

「呵呵,敢惹大哥,誰講情都沒用。折騰不死他們的龜孫子的。」盧偉殺氣騰騰。

「嗯」估計後面前情的人級別會越來越高的。」葉凡講了一句放下了電話。

「這一車人簡直就是個馬蜂窩子。」喬圓圓嘆了口氣,有些憂鬱。

「你怕什麼,我都不怕你還怕,老喬家出來的大小姐就這點膽量。」葉凡淡淡笑道,渾沒當回事樣子。

「這事擱我自己身上我倒是不擔心,我怕的是明槍易躲,暗箭難防。凡哥」你還是注意著點。有的時候,得饒人處且饒人。人得罪得太多了即便是老喬家也是鞭長莫及的。」喬圓圓說道,看了葉凡一眼,輕輕倚他身上道,「你都受過好幾次傷了,每回我都擔心得要死。要是你真有個閃失,我……我……」

喬圓圓講著那聲音有些變調子了,一份濃情表露無遺。

「放心,你老公上輩子是做蟑螂的,命比小強。圓圓,這輩子如果你要跟著我」就要有一定的心情準備。

我的特殊身份你曉得,我也不瞞著你了。我現在已被任命為水州核心第八組大帥,掌管著獵豹和核心第八組這個攻擊分隊。

真遇上什麼大事我肯定得沖在前頭的。那頭的才是大事,這邊的只是小兒科。

不過」你也不必過於擔心什麼,那邊的大事極少麻煩我。真要我出馬的時候就是天大的事了。

而且,我是大帥,是指揮官」相對來說還是安全一些。」葉凡手輕輕一緊,把喬圓圓緊緊的擁進了懷裡,說道。

「我不怕,凡哥。這輩子圓圓只屬你一個人」你要為我保重才對。如果你真敢撇下我「走了」,我不會獨活的。」喬圓圓一臉的堅毅,雙眼盯著葉凡」這決不是開玩笑的。

「圓圓……」,」葉凡有些動情了,伸手抱起喬圓圓當街坐在了商業步行街的一張長椅子上。

頓時引來了幾十雙羨慕的眼光。喬圓圓早羞得滿臉通紅了,掙扎了一下想脫開身子去。不過,葉凡此刻是空前的霸道。居然還淡淡笑著沖四周的哥們說道,「我老婆有了」這逛街逛得有些累了,不能累壞了肚裡的小寶寶。」

「哥們真體貼啊!」,旁邊有幾今年青人豎起了手指,有個人還吹起了。哨。當然」葉凡也聽到了一些女人數落的聲音道:「看到沒」人家對老婆多好。連路都不讓多走,你什麼時候這樣子體貼過我」抱過我,哼……」,面對那些遭了殃的哥們」牛凡只能在心裡表現誠摯的歉意。

而喬圓圓卻是一臉幸福,蜷在葉凡懷裡溫順得令人顫慄。

「這個人,是不是太囂張了一些?」,省委副〖書〗記納蘭若峰家裡的沙發上,此刻正坐著一個梳著個大背頭,很富態,一臉親和的半老頭子。

此人就是大名鼎鼎的水州商會會長丁一銘,雖說人都田冒頭了」但看上去還是挺精神的。

而且」丁一銘一個身家就幾億富翁能坐上水州商會會長一職」其人的威信自不必說了。

「我早注意到他了,前次「舉德,回來有提起過他。說是此人因為年青」身居高位」甚是狂妄。」納蘭若峰看了丁一銘一眼」淡淡說道。

兩人的交情彼為複雜」納蘭若峰能在政府官場一路高歌猛進」跟丁一銘財團在暗中的支持是分不開的。以前納蘭若峰能在蒼海市作出有目共睹的發展、成績,就跟丁一銘的影響力是分不開的。

而丁一銘能在商場混得風聲水起」財富日漸多了起來,也跟納蘭若峰這個特殊關照是分不開的。

「納蘭〖書〗記也這樣認為嗎?」,丁一銘是商場老油子」剛才納蘭若峰的話里有提是納蘭舉德說的,並沒看出納蘭若峰本人是什麼意思。兒子的意思並不代表老子的意思」這一點丁一銘浸淫商場幾十年,深知個中味道。

「呵呵。」納蘭若峰淡淡的笑了笑,看了丁一銘一眼,問道,「盧偉怎麼答覆的?」

「本來這事是水州市公安局治安大隊隊長江生寶在負責,不就一件小事。當時聽說肖銳鋒副廳長有打過電話要求江生寶放人,不過,江生寶一直在拖。

不過,也不知怎麼回事。不到兩個小時,情況居然發生了變化。江生寶把此案定型為刑事案件,所以,立即移交給了市局刑偵科。而刑偵是由向明輝隊長負責的。

不久盧偉親自到了局裡,親自處理這件事了。我是打了電話給盧偉,不過,此人講話相當的強硬。說是該怎麼辦就怎麼么?我叫丁雄去保人」不過,盧偉不讓保。

你看看,一件小事,不就是因為酒醉後撞了車子嗎?我們賠修理費車輛損失就走了,居然有人不依不饒想藉機折騰點什麼出來。

我是擔心有的人是不是想藉機整點什麼事出來?而且,這事,聽丁雄說是起因還彼為複雜。」丁一銘臉色有些陰沉。

「彼為複雜,到底怎麼起頭的?」納蘭若峰淡淡的呷了。茶,看了看丁一銘問道。

「這個,可能會牽扯到令公子,舉德一銘說道,這傢伙當然有深意的,就是想把葉凡引向納蘭若峰。只要有他出面,什麼事擺不平。

「噢!還牽扯到舉德,說來聽聽。」納蘭若峰可不是好蒙的人,估計也想到了什麼,「哼了一聲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