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官術 >第一千四百八十章老子真想一腳踹你餵魚

第一千四百八十章老子真想一腳踹你餵魚

小說:官術| 作者:狗狍子| 類別:都市娛樂

「呵呵,水州是擁軍模範城市,相信只要你們肯出面。他們應該會考慮這些的。一切以為部隊服務這宗旨嘛!

再說到錢,那也是人家應該拿的是不是?再說子,省軍區難道沒錢嗎?這點小錢想必不會難倒吳司令的是不是?

而且,如果,他,到了藍月灣,那可就說不定了。這事,什麼時候吳司令辦妥了,跟紅蓮區簽定了協議,他,就〖自〗由了。

而且,這事我們可以出些證明的,一樣不會留下後遺症的。」葉凡口中的,他,當然指的是吳輝勤同志的兒子吳演了。

葉凡的意思吳輝勤懂,想要兒子出來,就得把省軍區招待所的事先搞定。而且,葉凡給賣了個人情給吳司令,吳演將會沒事的。像這種撞車打架的事,說有事就是「大事」說沒事屁事沒有。

「那……好吧,我回去跟胡司令商量一下。」,吳司令無奈得點了點頭,鬱悶得直想去撞牆。

「可得快點,咱們的紅蓮河可是等不及了。我就怕猴軍長知道了這事就有些不妥是不是?」,葉凡淡淡哼道。

「嗯!」,吳司令答了一聲,帶著馬處長一夥出了蘋**局大門。而馬處長一伙人當即被吳司令派去醫院向盧偉〖書〗記賠禮道謙了。

肖銳鋒見沒熱鬧可瞧了,一臉納悶的走了。

至於向隊長等人,那是列隊掌聲如雷的歡送葉大〖書〗記走的。

下午葉凡到了醫院看望盧偉。

盧偉這傢伙正在掛瓶,臉上也塗了一大片的紅藥水,腦袋上也纏了一條帶子樣的紗布,看上去倒真像被人揍過的樣子,好像,還挺摻的。

「怎麼樣?還行吧?」葉凡伸手摸了摸盧偉腦袋瓜,笑道。

「當然行,不正掛瓶嗎?」,盧偉斜了葉凡一笑」說道。

「掛啥瓶?」葉凡問道。

「安基酸***等等進補的東東啦。反正不掛白不掛,有冤大頭出錢也划算。這些天也著實有些累了,正好可以掛完後休息上幾天。」盧偉乾笑了一聲。

「掛不死你小子。」葉凡笑罵了一句。

「大哥,到底咋回事兒,吳輝勤怎麼會如此好說話?聽說那傢伙一直仗著跟胡司令的交情很鐵在水州可是很少鳥人的?在省軍區更是霸道得很。」盧偉這廝摸了摸頭,也是百思不得其解的問道。

「呵呵,他們當時來要人,你看過他們的申請沒有?」葉凡神秘一笑,問道。

「看了,一切手續合法啊!」盧偉一臉詫異說道。

「那吳演這嫌疑人的證件等查過沒有?」葉凡又繼續問道。

「查了,他是正宗的軍人,沒錯啊?」,盧偉說道」還是沒明白。

「你只知道他是軍人,你可知道他是什麼地方的軍人?豬腦子啊,也不細看看。」葉凡調侃著哼道。

「這個」說句實話,我還真沒查?應該是省軍區的吧,他老子在省軍區,他不呆省軍區難道去野戰一師受苦?像他那種公子哥也不像個能吃得了苦的人。更何況,在省軍區他老子可以照顧著,提拔什麼也快些不是?」,盧偉說道。

「呵呵,他原本在省軍區供職沒錯,好像還是一少校參謀。不過」自從水州第二集團軍組建a師以來,吳輝勤早就看到了a師的光明前途。所以,通過各種關係,把兒子趕早的就轉到了a師任少校營長。這老傢伙,還是有點小能量的。」,葉凡呵呵笑道。

「我明白了」這次糗大了,媽的,吳輝勤這傢伙還真是狡猾。他兒子明明現在屬於水州第二集團軍了,居然還拿著省軍區的招牌想把人給移交走。

這簡直就是詐騙,***,害得老子差點跟那個馬朋林喊破了喉嚨。本來這事我自認為還有些理虧的。人家領導要來人了」這個,我們地方**機關是要把軍人移交給他們的。

不過,大哥交待了這事。所以」我一直以案情不明,是刑事案件為由頭想拖拖。

想不到馬朋林居然是扯著假虎皮來的。受教了!龜蛋子的」老**一個。」盧偉一臉鬱悶的大罵開了,手重重的一拳就砸在了床上。

「呵呵,我也是叫人查過了才知道的。吳演是從省軍區出來的,他們拿出原來的證件來騙你們也正常。

而我一查到吳演現在是第二集團軍的軍人就有了主意。這不明擺著嗎?要移交也要第二集團軍軍隊所屬的保衛部門和軍務部門來要人是不是?

估計吳輝勤勤跟第二集團軍的猴軍長的關係也不咋的。不然,他完全可以聯繫好第二集團軍軍務部門的同志出面要人的。」葉凡笑道,略顯得意。

「也許是吳輝勤也怕這事給猴軍長知道了,那對於他兒子的影響很不好。所以,也想把這事捂住。不過,他們採用的手段倒是相當的高明。很具有欺騙性,一般人都很難料到這事個中還有這奇巧的。」盧偉點了點頭。

「我估計得應該沒錯,吳輝勤跟猴軍長的交情不怎麼樣。如果交情好,這點小事說沒事就是沒事了,對吳演也沒什麼影響的。到時把人轉過去一放,咱們只能幹瞪眼不是?」葉凡說道。

「大哥是不是早知道這事了?」盧偉突然想到了什麼,眼色怪異的看著葉凡,似笑非笑的。

「呵呵……」,…」葉凡乾笑了一聲不答。

「老大,你連兄弟我都利用。好歹也得提前知會我一聲。集後我再跟馬朋林演場戲不是更好。也不會搞得當時我如此的被動,心裡還有些擔心。」盧偉差點鬱悶死了。

「戲演得再好也不如〖真〗實的場景來得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