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官術 >第一千四百八十五章這傢伙很老辣

第一千四百八十五章這傢伙很老辣

小說:官術| 作者:狗狍子| 類別:都市娛樂

第一千四百八十五章這傢伙很老辣

第11更,累死狗子了!

張凌源區長一聽到這利好消息後,馬上帶著區政府工作人員下到大門口中。對於財神爺扶大公子親自帶團來考察,張區長當然樂意看到了。不過,張區長相當的納悶,這京城跟水州可是遠隔幾千里,扶大公子怎麼就看上水州的紅蓮區了?

不過,不管怎麼樣,這是好事。成與不與那得看自己的條件了。張區長一邊下樓,一邊大聲安排著工作人員全面搞好衛生,把能亮出來的東西全亮出來,爭取拿下扶家這財團。

葉凡早從區委秘書長范東朋同志那邊得到了信息,這廝聽完這消息後一臉的淡定,說道:「作好迎接工作,把咱們能拿得出去的都拿出去。扶家聽說是京城的大財團,在京里都相當有影響的,務必拿下。也許,通過他們還能拉來一些別的大客戶。」

「我馬上去準備。」范東朋微微一彎身子出去了。

不久,三輛奧迪進了紅蓮區政府大院。因為新樓正在搞建設,所以,院子里顯得較亂。

雖然臨時頭整理過了,但還是髒亂。地下到處堆著鋼筋、沙子、石子等建築材料。而大樓的工人也在加班加點趕工程。

范東朋的動作很快,居然臨時頭不到15分鐘時間就從附近的小學借到了一個班的孩子,手上拿著花環,假的花朵這些倒是備得有。

場面相當的熱情。還拉了一橫幅,上書――熱烈歡迎『天貿集團』到紅蓮……如果有人細看的話,會發現橫幅上的墨跡還飄著刺鼻的書墨味兒,因為才寫上去的。

張凌源區長陪著扶正興一行人走逛了幾個地方,還坐上幾條小船遊了一下紅蓮區那條正在建設的內河。

當看到燈節之地的九雲橋遺迹後,扶正興一行人倒是停了下來。考察團的同志詳細問詢了有關舉辦燈節的事。正在張區長滿懷希望之時,不過,扶大公子卻是只含笑而不語,搞得張區長相當的鬱悶。不知這大公子心裡作何想法?

而且,也有幾個消息靈通的記者及時趕到了現場。

一個剪著短髮的記者當場採訪起扶大公子來,問道:「扶公子,對於紅蓮區的九雲橋燈節,你有什麼感想?」

「感想,很好,很不錯的一處民族文化。不過,關於燈節這邊我倒想跟紅蓮區的葉凡好好談談。剛才我私下問過考察團的組員們,他們也談了自己的看法,已經有些腹稿了。當然,成與不成我想等見到葉後再聊這事。此刻還只是我單方面的一些看法罷了。」扶正興一臉微笑著,很有紳士風度談道。

「不知扶公子什麼時候跟葉談投資合作的事?為什麼要跟葉談這事?」記者追問道。

「葉的大名本人久仰,聽說天牆公路就是他弄下來的。這麼大的工程都能弄下來的官員,本人對他的能力方面很有信心。所以,我希望能儘早跟葉洽談此事。」扶正興淡淡說道。

而張凌源區長聽到扶正興直面吹棒起葉凡來,自然是心裡酸得快掉牙了。不過,表面上還是淡淡的微笑著陪著笑臉,像妓院里一老鴇。

就在這時候,區委秘書長范東朋接了個電話,放下後大步走到扶正興面前。一臉喜氣,笑道:「扶經理,葉聽說了京城扶家很有誠意在紅蓮河燈節方面投資。心裡很是高興,這個,算是開門紅吧。葉講了,中午請扶經理一行人吃個便飯,不知扶經理有時間嗎?」

「當然有時間了,扶某很期待跟他的見面。」扶正興心裡鄙視著小葉同志,嘴裡卻是滿嘴的微笑,一臉的和氣。

「這事還真是怪了,扶正興的弟弟被抓了,他倒跑紅蓮區去棒場?這個玩的是什麼把戲?這人,骨頭賤也不能賤到如此地步吧?更何況這個,好像不像是扶家一向的風格?」丁一銘可是有些納悶了,看了看對面一個中年人問道,「伯正,你確定扶家要在紅蓮區投資了嗎?」

劉伯正是丁家的智囊,是丁氏集團聘請的顧問。一向受到丁家的敬重。而且,劉伯正為丁氏的倔起也著實費盡了心機,而丁一銘對他也相當的看重,給了他一定的股份。

「丁董,我看,估計是京城扶家妥協了。」劉伯正那眼很毒,一眼就看穿了本質。

「你是說他們花錢消災?」丁一銘皺了下眉頭,哼聲道。

「也不一定這樣說,為什麼?葉凡現在需要投資來拉動經濟的增長,重新樹立紅蓮形象。只有紅蓮的經濟上去了,葉凡才有政績成績。對於當官的來說,這個比什麼都重要。而且,紅蓮區的本身形象在水州相當的糟糕,重塑形象就是葉凡目前最想乾的事。而且,也能給區里的幹部職工們打打氣,這個,信心也相當的關鍵的。所以,如果扶家投資的話也許還能得到很多優惠政策的扶持。」劉伯正分析道。

「這個,是不是太……」丁一銘有些覺得丟臉子。

「雙方都是心照不宣,也沒什麼面子不面子的。扶家都能下如此大決心,咱們為什麼不能?

至於經後要怎麼樣對付他,那是以後的事。君子報仇,十年不完嘛!再說,吳演聽說已經被吳輝勤給轉移到了水州的第二集團軍。

他那邊交道肯定打好了,一回去屁事沒有。葉凡現在正在借用此事生事,無非是想敲詐大家都投資罷了。此人也著實用心良苦,為了公家的事能如此賣力,倒也是個人物。」劉伯正說道。

「如果實在不行先去看看也行。」丁一銘想到弟妹那哭紅的眼,心裡也微微有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