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官術 >第一千四百九十一章胡司令對書記的許諾

第一千四百九十一章胡司令對書記的許諾

小說:官術| 作者:狗狍子| 類別:都市娛樂

第一千四百九十一章胡司令對書記的許諾

不過,隨著時間一長,燕春來的羽翼漸漸豐滿。這段時間,燕春來作為一省之長,在常委會上開始發出自己的聲音了。而且,前次謝國忠升任墨香市市委的事在常委會上也彼為爭議了許久。一度為了此事還擱置過一回,下回再議。

因為,南福省常委會的形勢也彼為複雜。南福省是個好地方,京城好多派系都有代表在這裡駐紮。比如,省委黨內排名第三的硬把子齊振濤就是就是京城鳳家一系的人。而排名第四的納蘭若峰的關係不明,對費滿天的支持也是左一下右一下的沒個準頭。

怎麼這麼說呢?

也就是說,納蘭若峰舉手時要看事情和時機。這廝有時支持費滿天,有時支持燕春秋,搞得費滿天心裡也是相當的惱火可又毫無辦法。這種人,你得罪他不如不得罪。得罪他他肯定不支持你,不得罪他也許偶爾還會支持你,總比沒有支持的好。而且,真要拿下一個省委副,即便是勢力強大如費家也得考慮一下影響力。

而常務副省長宋初傑又是京城曹家一系的,曹家顧家聯盟因為顧家被葉凡狠狠地打擊了一回,雖說有衰弱趨勢。但瘦死的駱駝比馬大,還是具有一定實力的。

比如,曹夢德的大兒子曹國慶由財政部下去,已經到某省任省委了,也是一封疆大吏。而且,曹家的下一步目標就是政治局委員席位。

二兒子曹庚放在直轄市津門市任常委副市長,也漸漸的成長了起來。三兒子曹天下,南京軍區王牌1師師長,也是少將軍銜,也是有一個定的能量的。如果曹家再一發力,直接就可以推曹天下坐上集團軍軍長寶座或者是某大軍區排名最尾巴的副司令寶座的。

而宋初傑跟曹家有姻親,宋老爺子是從南福省省委寶座任上退下來的,在南福這塊地盤上門生顧舊是相當的多的。宋初傑也是一枚很重要的棋子。

而紀委鐵托好像跟齊振濤,段海天三人關係較好。被人稱之為南福省常委席上的鐵三角。

當然,費滿天知道,並不能稱之為鐵三角,因為三人只是私下交情還不錯,在政見上並不一定合拍,只是在某些事上比較一致的。鐵托和段海天都可以爭取。

組織部長盧明珠倒是跟著自己的,像政法委李昌海表現還行。而省委秘書長喬志和也是跟著自己。在常委會上有固定的幾票。但是

費滿天也是屁股剛坐上省委寶座不久。威信和人脈並不是特別的牢固。所以,費滿天一直都在尋求著把胡中明拉到自己這方陣營中來,即便是他不加入自己的陣營。

但是,至少也得讓他在常委會上有他出現時能支持自己一票,不過,一直以來都未能得願。如果胡中明能鐵心支持自己,那對於自己跟燕省長掰手腕的把握就會更大了。

至於齊振濤雖說倔起了,但實力並不足以跟自己抗衡。這一點只是有隱憂,但費滿天暫時還不至於把主攻目標放在齊振濤身上。

沒想到的就是今天胡中明好像受了什麼窩囊氣,居然氣成這個樣子。費滿天敏銳的感覺到了,這也許就是一個拉攏胡中明的有利機會。

「到底怎麼回事老胡,給氣成這個樣子。說來聽聽,我好好治治他?」費滿天親自動手給胡中明泡了一壺茶,顯得相當的親切。

「這事,說起來我有點說不動口。不過,還是得說了。就是水州市委那個叫葉凡的同志,本來一件小事,硬是要故意刁難。小事硬要辦成大事?」胡中明說道,拿眼看了費滿天一眼。他當然也在試探費滿天的態度。

「噢!葉凡,我也聽說過。聽說最近正在對紅蓮河大舉進行改造,全面重新規劃紅蓮區。不過,他怎麼刁難人的,說來聽聽,看來,我們有些幹部的思想方面有些小問題了,我得好好批評他?」費滿天由開始的不露聲色到後面的話語嚴厲,自然是演戲給胡中明同志看的。

老費同志心裡卻是大叫爽勁,想不到葉凡這小傢伙居然把堂堂的胡司令給氣成這個樣子。這傢伙還真會辦事,倒是無心插柳的幫了自己一回大幫,人才啊!看樣子刺兒頭也有刺兒頭的的好處。

「省軍區的吳輝勤同志有個兒了叫吳演,前幾天喝醉了坐的車子撞了葉凡,吳演又年青,雙方發生了口角,所以,吳演想打人。不過,因為喝高了,倒是被葉凡踹傷了身子。結果怎麼樣?被水州市局抓了……」胡中明把事說叨了一遍,倒也沒隱瞞著什麼。只是強調了吳演是喝醉了,而且,沒傷到人,反倒被葉凡給傷了。

「你是說他故意刁難吳輝勤同志是想讓軍區招待所退出地盤來搞紅蓮河建設?」費滿天問道。

「當然,這傢伙就是這種想法。而且,他厲害呀。玩了同樣的把戲,把京城扶家的扶正興,也就是控股『天貿集團』的那個扶家。

還有水州商會會長丁一銘以及台灣電機行的巨頭劉本信董事長。三個人的親戚或孩子都給抓了。

結果,三家人都到紅蓮區投資了,人昨天就給放了。就吳演給猴平看住不放,這事,肯定是葉凡乾的,我已經查清楚了。

吳演酒醉做了錯事,這個該罰我們知道,但是,也不能用此事敲詐之事是不是?而且,其它三個都放了,為什麼要吳演不放?」胡中明有些激動的講著。

「噢!原來如此,是有些過了一些。」費滿天淡淡說道,拿眼看了胡司令一眼,並沒有什麼激烈的表態。其實,老費同志早在心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