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官術 >第一千四百九十二章省委書記有請

第一千四百九十二章省委書記有請

小說:官術| 作者:狗狍子| 類別:都市娛樂

「唉……能幫人也是一件幸福的事,特別是能幫自己的親信。這就叫什麼,這就叫權力。為什麼人人都嚮往權力,權力帶來的快感並不比在娘們身上抽搐來得差板的。」胡司令心裡感慨了一聲,居然拓展到了兩方面,看來,胡大司令的境界升發了,快到大師水準了。

下午下班了回到楚天閣.葉府。

剛進門就發現乾娘葉金蓮正坐在大院的門口,正跟陳老頭的老婆聊得火熱。

「乾娘,你來了。咋不早通知一聲,我叫車來接你。」葉凡略顯責怪口吻,笑著問道,一臉的親切。

「你這孩子,乾娘又不是七老八十的。自己坐車就來了,這地方來過了,也能找得到是不是?叫車多浪費錢啊!沒有幾百塊不會下來的,夠乾娘啃上一個月了。」葉金蓮滿臉笑容,有些嗔怪樣子說道。看了葉凡一眼,說道,「我給你放水去先洗把臉再說。」

葉金蓮習慣了,以前每次見葉凡回到老宮,第一件事就是打水給葉凡洗臉。對葉凡的照顧,估計比親兒子葉豪還要強。

「我自己來,乾娘,你坐著休息。」葉凡大步上前,扶住了乾娘按住了她。

「你看,葉多孝順你,你真是收了個好兒子。」陳嘯天的老婆楊素梅面現羨慕神情,笑道。

「呵呵呵,凡仔是懂事,比葉豪還要細心。每次回天水壩子來看我,不是補品就是錢。真把我養金貴了可不好。咱們農村人,沒那麼金貴著。」葉金蓮開心的笑著,斜瞄了楊素梅一眼,笑道,「陳軍也很孝順,素梅,你還不知足啊?」

「孝順是孝順,不過,我想抱孫子了。這混小子到現在還沒動靜,急都給急死人了。問他從來就是說不急,還沒結婚什麼的。叫老陳去講講,這死老頭子,更是半天打不出一句屁來。」楊素梅笑著埋怨道。

葉凡倒是心裡一動,問道,「素梅姨,陳軍的事是不是該辦下來了。我看也差不多了,是時候了。」

「那敢情好,葉,你給說叨一下怎麼樣?聽說段跟你很要好,把這事說下來,乾脆挑個日子把事給辦了。不然,杏兒那肚皮老是沒動靜,可把我給急壞了。你說說,我都快50的人了還沒抱孫子,這不急能行嗎?咱們老陳家以前也是旺族,可不能人丁稀落。」楊素梅數落著陳軍父子倆。

葉凡心裡相想偷笑,心說陳軍那木吶之輩想叫他給段杏兒來個霸王硬上弓,除非是日頭打西邊升起還差不多。

這個,沒播下種子還想肚皮大,除非長腫瘤還差不多。估計楊素梅到現在還不知道她兒子陳軍在對付女人一塊是特別失敗。

「行,過兩天等有空時我跟段嘮嘮。」葉凡笑著點了點頭,又問道,「陳老啥意思?」

「啥意思,這個家還輪不到他們作主。我說行就行,別理這倆父子,三棍子打不出一個屁來,看著就急。」楊素梅此刻倒是彰顯出了作為蘇州旺族楊氏的大小姐風範來。

「要不這次乾脆來個喜上加喜怎麼樣?」葉凡心思一動,說道。

「喜上加喜,怎麼加?葉,你是大文人,這個我們不懂?」楊素梅笑問道,倒也有些心動了。

「乾脆把蘇州那邊的楊家人都請來,正好湊一塊熱鬧熱鬧。楊姨,你想想,你就這麼一個兒子,結婚可是很大的事,得多招些賓朋一起,到時去大酒店擺上幾十桌,多有面子?而且,也不能讓段家看咱們笑話,說咱們沒有多少親戚棒場是不是?」葉凡笑道,當年楊素梅執意要跟著陳嘯天這個一心只知練武的練武狂,而楊家當然不怎麼滿意陳嘯天了。

最後,楊素梅一氣之下跟著陳嘯天私奔了,這麼多年下來都是沒回蘇州楊家去省親。不過,葉凡經常會發現楊素梅一個人獃獃的坐廚房或者樹下偷偷抹眼淚。

陳嘯天和陳軍這爺兒倆很大條,很難發現這一點。倒是給葉凡正好瞧見了好幾次。

葉凡也試探著問了問,不過,楊素梅不答。通過分析,葉凡可以肯定,楊素梅還是想念著蘇州那個家。

畢竟,母子連心。楊素梅也50了,葉凡悄悄叫人去查過。聽說楊家在十幾年前遭了連番大難。現在已經家道中落,大不如從前了。不過,瘦死的駱駝比馬大,楊家在蘇州還是大戶。

不過,葉凡覺得楊家現在只是一個空殼子罷了,給外人看見表面光鮮,實則不怎麼樣了。

而楊素梅的父母親都還健在,也都七十好幾了。還有幾年好活,楊素梅想回家看看這個也是人之常情。再不回去看看也許老人一蹬腿永遠都見不著了。

果然,一聽葉凡的提議楊素梅那心思就活絡了起來。不過,想了想,最終還是搖了搖頭,苦著臉說道:「唉……回去找罵不如不回去。你也知道老傢伙的脾氣,叫他去受氣,他估計得把咱們楊家給拆了。」

「楊姨,您給我說句實話,想不想回去?」這時,葉凡突然一臉嚴肅,盯著楊素梅說道,見楊素梅猶豫不決樣子,葉凡又加重法碼,說道,「如果楊姨真想回去,這事我去安排。我想,這麼多年過去了,陳軍都二十好幾了。楊家難道還真是鐵石心腸。我就怕人老了,回去晚了就看不見了。到時,還有什麼用?」

「這事……就怕嘯天心裡有死結,唉……」楊素梅眼眶有些濕潤了。

「素梅,你想回家就回家看看吧。這次,我陳嘯天老著這張臉皮跪也得請求他們原諒。素梅,你跟我吃了幾十年的苦,我欠你的太多了。現在咱們生活好了,葉先生照顧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