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官術 >第一千五百零五章都是些庸俗之輩

第一千五百零五章都是些庸俗之輩

小說:官術| 作者:狗狍子| 類別:都市娛樂

第一千五百零五章都是些庸俗之輩

追女記罷了,葉凡在心裡笑了一聲。不過,既然兩位哥們敢去追趙四跟曹飛兒,那出身必定不凡。不然,首先就得自慚形穢了。

「兩位什麼時候到的?」葉凡本不想下來,不過想了想還是從樓梯上下來打了聲招呼。一聽葉凡問話,坐在木頭上的好幾個姑娘以及兩個年青人都盯掃了過來。

「咯咯咯……」曹飛兒突然笑得腰都快彎折了。

「笑啥?」葉凡斜了她一眼,不滿的哼了聲,覺得曹飛兒真是太妖靈了,可愛調皮得過了份頭。

「人家趙姐本來就在水州作生意,你還問她什麼時候下來的,這是不是可笑?」曹飛兒不滿的斜瞥了葉凡一眼。

「噢!這個,好久沒聯繫了,我真不清楚。」葉凡略顯歉意。

「你現在是大了,省城紅人,哪會記著我這個可憐而卑微的小女子。」趙四的口氣中居然充滿了一絲怨恨,把自己貶得極低,害得她那一伙人都在暗中發笑。啥時趙四小姐如此低調過了,估計這位同志是要倒霉了。

「對對對!當了大官就忘了朋友,葉,晚上你可得請客,我們好好宰你一頓再說。你是本地的父母官嘛!咯咯咯……」曹飛兒又妖笑開了,雙峰子在劇烈的顫慄著,顫慄得葉老大有些莫名的加快了心跳。

想到那天晚上喝醉了居然摟著趙四跟曹飛兒一起睡著了,幸好太醉了沒幹出什麼人神共憤的事來。現在想想倒是有些遺憾,要是來個雙飛,那真是人生中值得回味的一件粉紅的快意事了。

「好大的官,還省城紅人,不知這位在省城哪裡高就?」這時,兩年青人中一個高挑個子的傢伙忍不住葉凡跟兩位美女聊天,看兩位美女好像跟葉凡還相當的熟絡。笑得那般的燦爛、親昵,自然心裡長了酸菜了,一發酸就噴出來了。

「你是?」葉凡還是相當客氣的,儘管感覺這傢伙充滿了一股子敵意。

「他你都不知道,白活了。省委組織部陳大部長的大公子陳興。」這時,坐木頭上的一個臉上有幾顆雀斑的姑娘咯笑著搶話介紹道,一臉的得意盯著葉凡了。

「噢!」葉凡只輕輕的點了點頭並沒再意,那神情令得陳大公子心裡很是不滿,看了那雀斑姑娘一眼。那姑娘估計跟陳興大少有一腿,立即沖葉老大譏諷道,「呃!你還沒回答陳少的問題呢?」

葉凡心裡很不爽,乾脆不理這一對男女。轉頭正想問趙四做的什麼生意。

雀斑姑娘真是怒了,呼地一下就站了起來,雙手叉腰著像一母叉,兇巴巴的指著葉凡喊道:「問你呢,怎麼不答,豬也會哼一聲是不是?太不像話了?」

「你不正哼嗎?」葉凡瞥了她一眼,一句噴出這姑娘可是受不了啦,罵道:「你才是豬,騷豬一頭。」

「騷豬!我沒對你怎麼怎麼樣的吧?怎麼說咱呢?」葉凡冷哼道,皺了下眉頭。趙四跟曹飛兒居然不吭聲,擺明了要看熱鬧。這是她倆人的一慣作風,就是想看著葉老大倒霉了。

「陳興,燕少,你們看,我被人欺負了!」小雀斑姑娘大怒了,往地下蹬了一腳,指著葉凡招呼起幫手來了。

正坐木頭上一個叫燕少的年青人斜瞄了葉凡一眼,沖趙四哼道:「趙姑娘,這人哪裡的?這麼粗魯,怎麼也能進華勝,什麼時候華勝變得這麼庸俗了?真是晦氣得很!」

「庸俗!」趙四斜瞄了葉凡一眼,頓時一臉燦爛,咯笑道,「對對對,他就是庸俗,俗不可耐,俗得不能再俗了。不就是水州市委副嗎?一個正廳級的小幹部。管著水州一群庸俗的人,咯咯咯……」

趙四這話可是相當毒啊,看似在罵葉凡庸俗,實則把這些傢伙全包括進去了。水州市委副都庸俗了那水州滿堂的人不都成庸俗之輩了。

「葉凡!」燕少眼裡的震驚一閃而逝,有些苦澀的噴出了這兩個字。看來,『葉凡』這兩個字在水州的知名度還是相當高的。這位燕大少居然也知道這個。

而木頭上坐的姑娘全都露出了驚訝的目光,想不到這年青人居然是堂堂的省城市委副了。正廳級幹部啊,整個省城都找不出多少的,更何況如此的年青?

就在這時候,從側堂走過來一位身著筆挺黑色西裝,樣子相當精明老成,估計最多30歲左右的青年人,葉凡掃了他一眼,發現胸牌上的職位居然是一經理——名叫趙海。

也不知是大堂經理還是華勝大酒店什麼部門的部門經理。那人一臉微笑著上來,說道:「燕少什麼時候來的,也不打聲招呼。趙海也好早點準備一下。真是見外了,失禮失禮!」趙海相當恭敬著了,甚至,略顯卑微樣子。

「趙總,兄弟間客什麼氣。」對於趙海的熱情燕少非常的滿意,還伸手親熱的拍了拍趙海的肩膀一下。斜了葉凡一眼,意思是你這父母官有屁用,人家鳥都沒鳥你。這華勝大酒店可是在你的地盤上。

「你們慢談,我先上去了,樓上有朋友在催了。」葉凡電話響了,拿起來看了看,是張姐打來的,嗯了一下。放下電話後略顯歉意的對趙四跟曹飛兒說了聲,看了看那位趙海經理一眼,說道,「趙經理,晚上趙姑娘曹姑娘一桌的花銷我來結賬,我在308包廂,等下埋單時一起結了就是了。」

趙經理正想問一下葉凡的情況,因為你結賬嘛!哪知燕少卻是在一旁譏諷道:「趙海,什麼時候你們這大酒店可以給陌生人吃白食了?」

趙海一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