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官術 >第一千五百零六章白撿了個省長妹子

第一千五百零六章白撿了個省長妹子

小說:官術| 作者:狗狍子| 類別:都市娛樂

「你小,挺鬼的。也是啊,能有宰豬的機會咱們不妨當一回屠夫是不是?」,燕少轉爾一起」覺得這太划算了,斜瞄了趙海經理一眼,哼道,「,給你一個立功的機會?」,「燕少您說?」,趙海一臉恭敬味兒笑道」知道燕少氣消了,心裡頓時也舒坦了起來。

「晚上能上的菜都要上,撿貴的酒上」那些幾千塊一瓶的低劣貨的就不用拿來現丑了。

而且,能上的娛樂節目都要上。比如」可以臨時頭請個小明星來棒棒場,我們一邊陪趙姑娘曹姑娘吃著也開心是不是?

而且,不能上的節日也要上,當然,要注意不能讓趙姑娘她們反胃,懂嗎?這個,反正,這個」意思你的明白?」燕少突然學起了〖日〗本腔,倒有點像關東軍某少佐架勢。還伸指輕輕的在趙經理的胸脯上輕戳了一下。

「這個…………那……可是相當大的數字,他一個拿工資的人,這個,怎友付?」,趙海略為遲疑,其實,這傢伙是另有算盤,像燕少這樣交待的東西一套下來,沒有化八萬是搞不下來了。就怕到時葉大〖書〗記付不起錢嘴一抹走人了,還不得酒店給他埋單。如果葉大〖書〗記只是消費上二三千塊,趙海經理已經決定今晚不收錢了,就讓葉老在華勝吃回霸王餐。以後也順帶著接交一下葉〖書〗記。人家是紅蓮區委〖書〗記,以後有客人來帶幾個來棒棒場,什麼錢賺不回來。

……哼!我講話不抵事了是不是?」,燕少臉一板,「哼了一聲,一指戳在趙經理胸脯上」「哼道,「信不信,只要老一句話,三天內叫你們華勝關門大吉。」

「我信,我上!」趙海趕緊點了頭這燕少,他還真惹不起,人家老是南福省燕春來大省長。他說的叫華勝三天關門還真能做到。到時人家燕少同志到什麼部門一哼,突然湧進來三四個單位這個查稅收,那個查安全,還有的來巡查是否有逃犯。

這麼一折騰,那華勝就是不關門,也沒客人再敢住進來了。誰願跟通輯犯什麼的住一塊,那不是嫌命太長了。總之,有大權力的人要整商人,那是很容易的事兒。

葉凡輕輕的叩了下門裡面傳來張姐的笑聲道:「進來,真是的,大姐都催你幾次了。現在陞官了是不是開始顯擺了看你摳門成什麼樣了,堂堂的水州市父母官請餐飯都七躲八藏的,張姐算是看走眼了。」

門被人拉開了,不是一臉笑意的張瑩月大姐還有誰。而且,那嘴像連珠炮一般,差點炸得葉老大體無完膚了。

「張姐,我哪敢躲,剛在大廳遇上幾個朋友硬被他們扯去聊了一眸。差點脫不開身晚上那邊一桌也是我請客。張姐見笑了,大姐您來我敢藏嗎?」葉凡一臉笑著進了包廂」用眼一掃,有好幾個人」男男女女都有。

其中就一個中年婦女自己好像看到過應該是分管文衛的副省長朱飛霜。這廝趕緊走上前打招呼道:「朱省長您好,我是葉凡。」

「葉〖書〗記,你不知道,剛你晚了點到。張姐可是一直在嘮虹」我這耳朵都生繭了。煩人了?」朱副省長很高興,咯笑了一聲說道。

「葉組長朱姐可是跟我是老同學了。你叫聲朱姐就走了」別朱省長省長的有些生份了。」這時」張瑩月笑道。

「朱姐好。」葉凡當然不會客氣正想求朱副省長辦事。

這叫聲朱姐也不吃虧。

而且,朱飛霜好像比張姐還要耐看一些聽說45左右,皮膚白晰。化妝了一下,臉上居然看不到皺紋。看來」其人保養得不錯」而且後台相當的硬實。這今年齡段的女人能坐上副省長寶座,能力背景就不用說了。

「好好,這個弟弟,朱姐我認了。」,朱飛霜點了點頭一臉的笑盈盈的」突然,側過頭來看了看張瑩月,問道」「有點事我可是不懂了,你叫他葉組長,這什麼意思?」

「呵呵,葉組長是我的黨校同學,當時不是搞了個中青干傑出幹部提高班嗎?為了搞一個課題,當時班裡分成了1個組,而我就分到了葉組長這個組。同組的還有,而且,葉組長還是咱班長副班長。」,張瑩月看樣是在給葉凡造勢了,講完後看了朱飛霜一眼,又說道,「你可能不知道,我們這個組可是大有來頭的?」,「來頭?」朱飛霜有些疑惑的看了看張瑩月,笑道」「當然有來頭了」你張大部長都在裡面了。」

「我不算什麼?」,張瑩月微微搖了搖頭」包廂內全體同志的眼光都給吸引了過來。

「你還不算什麼,這話我可是有些不信了張部長?既然是中青幹部提高班」又不是省部級幹部進修班?當時聽說張部長也是額外後面補進去給那些中青干們作榜樣帶頭作用的是不是?」這時,一個戴眼鏡的中年男笑道。眼鏡男的意思很明顯,張瑩月是副部級高官了。而葉凡進修的班多到副部級了,而且是起榜樣作用的。

眼鏡男叫林通,是衛生部醫政司的副司長。

此人就是蘇懷口中所講的水州一院那個心臟病患者的鄰居。這次跟張瑩月下來主要是巡查一下醫務管理,隨道也想調查一下這事。

「是啊,林司長問得對頭啊?」朱飛霜副省長笑道,也有些不明白。

「當時我們一組中還有鐵道部副部長崔一同志,對外貿易經濟合作部副部長劉震同志。以及國務院辦公廳秘書二局局長錢光同志,還有蔡林……」張姐像一黃婆,開始自吹了起來。

講完後見大家果然露出了一絲驚訝後張姐略顯得意的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