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官術 >第一千五百零九章關鍵時刻

第一千五百零九章關鍵時刻

小說:官術| 作者:狗狍子| 類別:都市娛樂

因為,此刻宋貞瑤那一雙波斯眼卻是睜開了。而且,睜得相當的大,直愣愣的盯著葉老大的臉,好像葉老大的臉長毛了似的。

「我……我是外星人是不是,再得人心裡發毛。」葉凡紳士般笑了笑。

「哥,你是不是想要我的身子?」宋貞瑤喝醉後噴出的話差點融化了葉老大。

這廝心裡大呼著懂事的妹子啊,嘴裡卻是裝得一臉正經,說道:「從人性本色來說,當然想!」

葉老大憑著以往的經驗推測,這個時候女人也許在考驗你。你千萬別當真了,如果你說,是」那八成會遭一頓五指山刑法或者是白眼。或者妹子會立即罵你色鬼,就懂得要身子,不懂得感情什麼的。

「不談人性,你自己想不想?」宋貞瑤居然還沒完全醉了,還能問出如此有水平的話來。

「當然想,不想是太監!」葉老大電光火石間轉了千個念頭,找出了這麼一句話來。如果你說不想,那人家宋妹子肯定會大失所望。會罵你說我沒有魅力,長得不溧亮什麼的。但你如果說是,想」那宋妹子也許會罵你猥瑣,這話太難回答了。葉老大的回答又牽扯出了高深的兩性理論來……

「那好,你變太監吧。」宋貞瑤哼子一聲,說道,「我要跟四姐和曹姐睡,單獨一邊我睡不著。」

「難道對我還不放心,我這人可是至誠君子?」葉老大感覺有些鬱悶,甚至丟臉。

「男人都是至誠君子,但是,君子愛色,取之有道不是你們男人的口頭禪嗎?」宋妹子居然篡改了人家,君子愛財取之有道,這名言,葉老大徹底無語了。

「我送你過去,這麼不相信人,我葉凡那種人嗎?太小看我了。」葉老大自嘲似的哼了一聲。

「你不是那種人,但是,你不如他們,咯咯咯……」宋貞瑤突然笑了,如鶯鳥在啼叫,聲音刺得葉老大直皺眉頭。居然被人貶低到了如此地步。

這廝生氣了」抱著宋貞瑤幾大步就進了趙四的房間,把趙四推到中間,再把宋貞瑤像塞玩具一般給硬塞了進去,蓋好被子後這廝轉身就要走。

「怕啦?」宋貞瑤又招惹起人了,一雙醉眼斜瞄了葉老大一眼,扁了扁嘴,頓時,剎那間是風情萬種」媚輝魂靈。

「你別招惹我了好不好,哥只是個傳說,忍耐力有限」再這樣下去,老子得瘋了。」葉凡突然生氣地朝著宋貞瑤哼道。

「咯咯咯……」宋貞瑤又笑了,倒把趙四給吵得迷迷糊糊坐了起來喊道,「來……來……我要來……」

葉老大趕緊又去倒水,伺候著了。不過,趙四人有些軟癱,根本就拿不穩裝水的杯子。葉老大怕她倒在床上,只好扶住她餵了。

「我也要」我也要……」這時,曹飛兒居然也醒了,睜開迷糊的雙眼就要搶葉老大手中的杯子。

「別急,都有……都有……」葉老大這個心裡窩囊著啊。

不過,曹飛兒的力氣好像特別的大。也許是渴極了」一把就把葉老大拉扯得滾在了床上,曹飛兒喊道,「你進來給我喝嘛?」

「不行,我就這樣喂你好不好?」葉老大可是不敢在宋貞瑤眼皮子底下干這種騷包事的。儘管這傢伙心裡一百二十個願意。

「進來,進來!」曹飛兒好像突然發起脾氣來,就是要扯葉老大進床上。

「這個」貞瑤,你看,呵呵。」葉老大泡好水後看了宋貞瑤一眼」有些蠢蠢欲動了。

「躺我這邊,給她喂水。」宋貞瑤哼了一聲。

「這個不好吧?」葉老大還猶抱琵琶半遮面了。

「她那邊香些是不是?」宋貞瑤冷哼一聲。

「我進來不行嗎?」葉老大摸了一下下巴」差點美死了。裝得一臉心不甘情不願樣子唰啦一下就進了被窩了,正想頂開趙四擠進兩人中間。哪知宋貞瑤哼道,「是床邊,不是我們倆中間。」

「床邊就床邊,總比沒人好。」葉老大又換了個位置,用屁股把宋貞瑤頂得跟趙四貼在了一起,又拿起杯子隔著宋貞瑤跟趙四給曹飛兒餵了水。她喝了後迷糊著又睡去了。

不過,當葉老大把手輕輕的想搭在宋貞瑤的腰上時,卻是聽到宋妹子一聲哼道,「不準碰著,就這樣躺著。」

「這個也能行,哥晚上還咋睡?」葉老大鬱悶極了。

「管你怎麼睡,就是不準碰,包括四姐和我表姐。」一向溫柔的宋貞瑤居然像個刁蠻女友,一雙眼睜得大大的盯著葉老大咬牙哼出的這話來。

「我睡,哥是柳下惠成了嗎?」葉老大生氣了,轉過身去不鳥宋妹子了,是用屁股朝著妹子的。

不過,剛睡了分把鍾就感覺屁股痒痒的難受。知道了宋貞瑤在用手指頭撓痒痒,葉老大哼道……,別碰我,「我能碰你不能碰,你不是太監嗎?裝一晚上給我看看,不然,你就不是男人?」宋貞瑤根本就是在胡攪蠻纏。

「淡定!淡定!」葉老大在心裡給自己耔著氣,心說,不就是憋一晚上嗎,老子定力驚人。

感覺腰上又痒痒了,知道又是宋妹子在作鬼。

「哥求求你了宋大妹子,我真作不了柳下惠?」葉老大感覺帳篷好像支了起來,趕緊說道。

「就要癢死人。」宋貞瑤哼道。

「我癢,看誰癢誰?」葉老大迅速轉身,伸手往宋貞瑤身上招呼了過去,兩人頓時撓成一團。葉老大下手狠啊,猛啊。招呼的地方全是人家妹子身上的特別禁區。那是爬山又下水,累得夠嗆的……

兩人鬧夠了緊緊抱著不作奐了,倒也沒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