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官術 >第一千五百一十章蘭闐竹的惡毒咒語

第一千五百一十章蘭闐竹的惡毒咒語

小說:官術| 作者:狗狍子| 類別:都市娛樂

「這裡癢,你給揉揉。」趙四迷糊著眼,老天,指頭點著的居然是胸脯那塊地兒。

「我叫貞瑤給你揉揉。」,葉老大儘管嘴裡直流口水,不過,還是甩出了這句難捨的話來。主要是隔牆有耳不好辦事。

「哼!是不是你的貞瑤妹子在,不敢!」趙四突然哼了一聲。

「我有啥不敢的。」,葉老大苦笑了一聲,不過,趙四坐懷裡很不老實,那渾圓的屁股一直在亂扭擺著。葉老大那啥的玩意兒不經意間就不雅的自個兒起來了。

「是嗎?」,趙四眼裡雖說醉意濃濃,但眼裡彈出的滿眼的不屑和輕視。

葉老大怒了,心說老子有啥不敢的。這傢伙終於伸手了,還有些顫慄,終於罩在了一直神往的大山上。對於趙四的大山,葉老大神往已久。因為,趙四的大山底盤厚重重,渾圓而大。而且,峰頭並不像生過孩子的婦女那樣的軟耷。葉老大那大手掌只能罩住半山腰,下邊的山底下壓根兒就無法觸及。

真他娘的爽勁……葉老大在心裡嘆息了一聲,雄性菏而蒙如潮樣涌了出來。

「我的跟貞瑤比哪個更舒服?」趙四斜瞄了葉老大一眼,居然問出這話來,媚眼如絲,看之令人噴血流鼻了。這哪還像平時眼高於頂,風華絕頂,對誰都愛理不理的京城趙家的小四。

「各…………各有千秋……」葉老大可不敢在這裡埋汰宋妹子。

……哼!」,趙四不滿的扁了扁嘴,「怕她了是不是?」,「你的更舒服一些。」葉老大作賊樣看了看門,沒發現有什麼動靜才說的。

「哥,你還不回來?」這時,屋裡居然傳來宋貞瑤的慵懶聲音。

「不準回去。」,趙四叫道,一雙眼盯著葉老大像個鬧脾氣的小孩子盯著的。

「回去睡好不好?」,葉老大輕聲問道,這腦袋真是感覺很大。

「不準!」趙四咬了咬嘴唇,哼道。還伸手重重的把葉老大的巴掌按在了自己胸脯上。以前趙四跟宋貞瑤可是被人稱為水州四美,四人關係情同姐妹。嗯不到喝醉後兩人居然鬥起來了。

「我要喝水!」,曹飛兒居然又來湊熱鬧了。

「唉……」,葉老大苦笑了一聲,強硬的抱著趙四回了房間。又是一陣子忙活端水倒茶的,這苦日子過得真他娘的爽勁。

「我還要喝?」,這時,宋貞瑤扁了扁嘴叫道。

「別喝了,你們都大醉了我一個人都伺候不過來了。再喝要是吐得一塌糊塗那怎麼辦?你們都是女孩子,很丟人的。」,葉老大趕緊勸道。

「我不怕!」貞瑤鬧脾氣了,雙手晃著葉老大的手臂像個要糖豆吃的小女孩子,能軟化任何牲口的心。講完後還略顯得意的掃了趙四一眼。

「要喝一人一瓶。」,趙四感覺老大姐身份被挑戰了,那眼盯著宋貞瑤,挑釁味兒相當的濃。

「好啊好啊,每人二瓶,我來開……酒。」曹飛來又瘋狂了搖搖晃晃爬了起來去拿酒。

「給我老實呆著,哥去拿!」,葉老大知道這事無法擺平了,只好去開了一瓶拿了幾個瓶半過來。

「我幹了四丫頭。」以前宋貞瑤叫趙四叫趙姐或四姐,晚上好像中邪了似的,居然叫,四丫頭」這稱號可是趙寶網對趙四小姐的專用名詞。

宋貞瑤咕嚕一聲一口居然干進去了一杯紅酒,老天,那一杯可是量不少的,估計有四兩。貞瑤那已經有些退色的臉又開始潮紅了起來。喝完後盯著趙四,還之又挑釁。

趙四一聽果然火大了,指著貞瑤喊道:「一杯算什麼,吹瓶!」,「好啊好啊,吹瓶好,咱們各吹一瓶。葉凡敬我們的他個人三瓶。」曹飛兒拍著手掌好像吞了「偉弄」大叫了起來。

「不行不行,三瓶我哪能幹進去,網才喝了三場酒了。你們也別喝了,等下大家都醉了沒人照顧著。」,葉老大此刻沒有了一點色心,真想趕緊逃之天天。三個名門千金真要干出什麼糊塗事來葉老大那腦袋再大也得疼死過去的。

「男人能講不行嗎?」趙四咯咯咯像個妖精一樣大笑了起來。

「嗯,男人就不能講不行?」,宋貞瑤也瞟了葉凡一眼哼道。清純全沒了,這一刻宋妹子就像個下到凡間來,偷食,的瑤池聖女。臉蛋紅潮如火,對男人可以說是,必殺,。

「對對對哥不行就站旁邊倒酒就走了。我們三姐妹喝喝喝!」曹飛兒吐字不清了。

「老子什麼不行,媽的,幹了!」,葉老大生氣了,被三個妞給輕視成如此,哪能忍得住。

還真是瘋狂,三女像是鬥雞一般互相喝著,你一杯乾進去她一杯必干進去。葉老大就得干三杯。這麼一來二去,就是李白這酒仙轉世也頂不住了。

葉老大拚命的逼出內勁想化解一點點酒力,不過,最後,還是英勇的,掛了」他倒下了,在倒下的那一刻,他看見了六條粉嫩的腿相互糾纏著就橫在自己眼前。而且,那神秘的山谷和高聳的山峰半隱半顯,葉老大沒把持住勇敢的倒下了。不知是倒在山峰上還是山谷下的。

葉老從只感覺作了個粉紅的夢……

夢是這樣的……

兩截粉嫩中還有一處幽谷,兩點殷紅像草莓一樣向著自己盛開著。葉老大歡快的跑著去采草莓。伸舌頭舔著,感覺這草莓還別有風味。雖說並不甜,但是,特別的滑膩而舒服。

一陣子痛楚,一座大山壓得葉老大喘不過氣來,他終於醒了。

他發現了什麼?

又是六條腿橫七豎八著全達拉在了自己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