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官術 >第一千五百一十四章獵豹太囂張了

第一千五百一十四章獵豹太囂張了

小說:官術| 作者:狗狍子| 類別:都市娛樂

第一千五百一十四章獵豹太囂張了

「還是先把獵豹的事擺平了再下去。」喬橫山道,看了梅長風一眼又道,「師是我們軍區的門臉兒,不克不及打了。所以,凡是有障礙都得先排除失落才行。如果失去了獵豹的支持,師又能組建成什麼樣的新型合成多軍種軍隊。獵豹不但有訓練場,他們更有神秘的訓練體例,過硬的技術,詭異的手段,這才是咱們最想要學到的。」

究竟結果梅長風的父親還在軍委,喬橫山得賣他面子。軍委委員其實不多,就幾個,全是軍隊某一方的霸主。這身份就顯得相當的尊貴了。

「我知道了,給我幾天時間。」梅長風難堪著臉走了出來,剛到拐角處,一腳踢得過道里一個花盆子鐺鐺地滾著跑了才遠。幾個軍官被響聲驚動了,伸出頭看了一眼又趕緊縮了回去,就怕觸了梅年夜司令那霉頭。

「爸,獵豹究竟是支什麼軍隊,怎麼如此的囂張?」梅長風實在是受不了這個氣,打給了父親梅真豪。

「囂張,怎麼回事?長風,這話可別處處亂嚷嚷。都是這麼年夜了還不曉得深藏不露嗎?的火候還是欠缺?」梅真豪口氣中是訓誡口吻,對自己不久將退休,梅老爺子也有些憂鬱。梅家失去了他這顆柱子,肯定將走下坡路的。

「獵豹也不知怎麼回事……」梅長風把這事給老頭子念叨了一遍。

「看來,這事的根源在張強身上了。而張強估計又是為了葉凡的事。」梅真豪道。

「嗯,我是有些納悶,葉凡憑什麼能讓張強為他如此賣力氣?要論級別家勢,張強獲咎我們老梅家實屬很不明智的行為。」梅長風道,想了想又道,「葉凡如此叫張強跳出來阻著我的事,是不是該給他一點教訓。別以為跟費家人有點關係就翹尾巴,我們老梅家不是軟蛋子。太氣人了,如果敵手是像趙家曹家這樣的人還有話可,就這一年青人居然叫板我們老梅家。不剎剎他的銳氣還了得?」

「剎剎他的銳氣,我看是不是得先滅滅的威風了。張強能聽他的,估計跟鐵占雄有關係。

究竟結果鐵占雄以前還是獵豹的前任首長,不看僧面看佛面是不是?葉凡的能量也隱晦的看到過了,其實不可是一個費家。

像鐵氏兩兄弟,還有水州的齊振濤,特別是鎮中良叫葉凡年夜哥,這裡面值得琢磨的事太多了。

還有,聽天傑過,喬家年夜院的那位年夜姐正跟葉凡談朋友。自己再想想,是不是要剎剎葉凡的威風了?

最重要的一點就是,天傑不正跟寧和和談朋友?這是要滅誰的威風?要是因為此事逼得葉凡下了陰手,把天傑跟寧和和的年夜事給攪了,撞牆都來不及了。」

梅真豪句句如重磅炸彈一般的轟擊著梅長風的神經,講到這裡,梅真豪緘默了一會又道,「還有一件事不知道,這事我考慮一下該不該告訴?」

「爸,我是兒子,有什麼事不克不及?」梅長風知道這事肯定很年夜,否則,老爺子絕不會如此慎重的。

「算啦,讓明白吧。這事既然總參都擺在檯面上的名冊里了,也是到了該告訴的時候了。聽好了,葉凡還有一個身份,那就是總參軍務部副部長。並且,他是少將軍銜。法不傳六耳,注意著點就是了。」梅真豪很慎重。

「不會吧……爸,這怎麼可能,他才多年夜,少將,怎麼可能?怎麼可能?」梅長風是完全震驚,在德律風裡頭嚷叫了起來。並且,感覺耳朵有些嗡嗡作響。

「老子我會跟撒謊嗎?」梅真豪冷冷哼道,緘默了一會兒道,「總參軍務部一個少將副部長倒也不克不及對我們梅家造成什麼壓力。不過,他的職位不嚇人,主要是他的前途很令人有種窒息感。二十幾歲的少將,逆天之舉。這少將是主席才有權力任命的。好生想想,主席對這個子的溺愛到了何種境界?」

「我明白了……」梅長風苦澀的吐出了這三個字,一切都明白了。以前自已女兒梅亦秋也一直在耳旁有嘮叨,估計她早知道葉凡的少將身份了。就是妹子梅盼兒好像都有些怪異,一直在幫葉凡講話。現在把這些一串起來,梅長風全明白了。

「知道了馬上去消除影響,有的時候,機會一旦失去很難再拉回來。喬橫山跟我們老梅家其實不怎麼合拍,的事真有人阻梗的話他樂於見到。這次他賣我面子,下次不等於有這個機會。」梅真豪哼聲著掛了德律風。

晚上,葉凡接到了梅長風德律風,他笑道:「葉,前次去得倉促,都沒來得及好好跟聊聊。剛到水州,天傑是要請這個師傅吃飯,呵呵。」

「吃飯,唉,最近,梅司令,句實話,沒心情吃飯。」葉凡故意道,就是要剎剎這傢伙威風,別以為老梅家出來的就牛逼了。也知道這傢伙這次來肯定是沖著張強而來的。

「噢!到底什麼事鬧得葉都沒心情了?」梅長風厚著臉皮子順竿子就爬,也知道葉凡心裡有怨氣。

「還不是軍區招待所的事,噢,昨天好像跟嘮過這事。那時沒體例解決,而我們又出不起轉樓的800萬。這事,我看真得訴諸法庭了。」葉老年夜此刻是一點都不急,穩坐軍中帳。

「這事,這樣吧,我再跟胡中明同志好好談談。」梅長風沒絲毫猶豫。

「那謝謝了。」葉凡也無妨講聲好聽的話。

「謝啥,咱們是朋友是不是?天傑又是徒弟,呵呵。」梅長風這臉子可不比鐵板薄的。

「得也是。」葉凡笑了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