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官術 >第一千五百一十八章雞蛋裡挑骨頭

第一千五百一十八章雞蛋裡挑骨頭

小說:官術| 作者:狗狍子| 類別:都市娛樂

「好吧,我先給竣臣掛個電話,然後同問飛城怎麼樣。沒辦法了,這臉我不打算要了。

就這麼一個兒子,總不能看著他坐牢吧?」肖銳鋒嘆了口氣。

不得不說,費向飛這個南福第一公子的威力很巨大。不到半個小時,省博物館來了二個懂滿文的專家,而且,其中一個還是博物館的副館長張浩全先生。

另一個懂滿文專家叫林宏刊。兩人見到葉凡也沒在意,估計是不認識。葉凡雖說是省城市委副〖書〗記,也上過電視,真要認識他的人也不會有多少的。普通民眾哪有心思去記你這當官人樣子。除非有什麼事落你手頭上了沒辦法才會去打聽的。

「這麼晚了還麻煩兩位專家,真不好意思。」葉凡略顯謙意一邊說著話一邊伸過手去招呼開了。

「不麻煩。」張浩全微微搖了搖頭,巡了周遭一眼,笑道,「葉先生是做什麼生意的?這宅子怕是有些年頭了吧?張某沒猜錯的話,應該有二百來年歷史了。不過,看這宅子,應該是後邊利用復古方法修繕過。葉先生很有品味啊!為復古修復的手法堪稱一絕,不知是哪裡請的專家來搞的。」

「談不上品味,我只是政府一個小公務員。」葉凡笑了笑,心說這是香港南宮請的歐洲知名專家來搞的,聽說當時諮詢費就去了幾百萬,你當然不如別人了。

見張副館長倆人都露出了一絲怪異,知道兩人誤會了,還以為自己是貪官之流,葉老大又淡淡笑道,「這是祖上於一位香港商人有恩,人家送的。」

「呵呵呵……」張館長笑著進了大廳,當一眼看見正坐龍椅上正扭來擺去的寧和和,雙眼頓時放光彩了。緊走幾步過去,而且,嘴裡大喊道「姑娘,快下來,快下來。這龍椅給你們拿去糟蹋了就可惜了。別亂擺著扭壞了,這是古董!古董!」

「真是龍椅?老人家你什麼眼神,這明明是山寨版的,這個你也信?真是沒見識!」寧和和扁了扁嘴還是坐在椅上不肯下來。一旁的梅天傑可是額角有汗冒了,偷偷地掃了葉凡一眼,就怕葉老大發飆了那自己鐵定慘慘的。梅天傑對師傅是既敬又怕,估計比對自己老子還要怵的。

「龍椅啊,真是龍椅,絕對是清朝某王爺私藏的。看這做工如此考究這檀木,還有這雕刻手法,這……」張浩全跟林宏刊敲敲打打張浩全還順手掏出了放大鏡考證了起來。

「老張,這應該叫龍床榻了才對,這麼大的龍椅,應該是放在金鑒殿里的。到底是哪裡弄來的,葉先生,能不能介紹一下?」林宏刊望著葉凡。兩個老傢伙此刻把來的目的都給忘了,在大廳考證起龍椅來了,葉凡感覺心裡好笑對於這種痴迷於考古的學者又有什麼話說。

「這個,我也不清楚,聽說好像是什麼親王府的。」葉凡搖了搖頭。看了寧和和一眼,「哼道,「還不下來真要我打你屁股是不是?」

「打屁股,你敢!」寧和和大聲哼了一下,不過,臉微微有些紅了,倒也下了龍椅。她還真有些怕葉凡了,這傢伙經常是不按常理出牌的真的板起臉孔要打自己屁股的話那真會羞死人了。

張浩全倒是怪異的掃了葉凡一眼,因為剛才聽領導打來電話。有慎重交待說是這次是費向飛大少的妹子寧和和要鑒定滿文。此刻張浩全才想起這事來,估計這位姑娘就是費公子的妹子了。

那豈不是就是費〖書〗記的女兒了?而這位姓葉的年輕人如此的訓叱著費〖書〗記的女兒那此人膽子也是夠大的了。而且,張浩全轉爾一起就誤會了還以為寧和和正跟葉凡談朋友什麼的了。

「好了和和,別鬧了。」一旁的梅天傑趕緊勸道。

「我敢嗎?梅天傑,人家是省城堂堂的副〖書〗記,父母官,哼哼!」寧和和給了梅天傑這苦逼一個白眼球,嘴翹得老高的。

「副〖書〗記。」葉凡發現張浩全那拿放大鏡的手好像抖了一下,轉過頭來看著葉凡,一臉驚訝,問道,「葉先生莫不就是省城的葉〖書〗記?」

「如假包換,一個小副〖書〗記罷了,還搞神秘,哼!」寧和和在一旁撅著嘴兒哼道。

轉爾,葉凡發現張浩全和林宏刊的態度更親熱了起來,一口一個葉〖書〗記的叫著。看來,搞學術的也不能免俗的。不過,貴妃床那滿文譯出來後倒是給葉凡帶來了一個驚喜。

這所謂的貴妃床的主人當然不可能是一真的貴妃,從床底下刻的字來看,應該是當時的乾隆皇帝在外私藏的女子。

而且,床的背面一個精巧的暗門翻進去後,居然還發現了皇帝玉璽印在一塊特製玉石片上的雕刻印板,印板上有乾隆親筆手跡封這女子為雲貴妃。而這塊薄薄的玉石片鑲嵌在暗門裡的一邊木壁上。

「葉〖書〗記,就憑這道暗門玉璽增刻板,你這鋪床至少能拍上幾百萬了。」張副館長感嘆了一聲。

「幾百萬?」寧和和睜大了雙眼,一直盯著這雲妃床子。看了看張館長問道,「那這上面有沒記載給女人保養護膚的宮庭秘方?」

「宮庭秘方,啥宮庭秘方?」張副館長一臉疑惑看了寧和和一眼。

「哼!」寧和和那臉頓時就板了起來,極端的鄙視了葉某人一眼,知道被這傢伙耍了。

「和和,我先前不是跟你講過,我也是聽說的。誰知全不是那麼回事是不是?這事可怪不了我?」葉凡淡淡笑著狡辯道。

……哼,高級幹部了還騙人,沒品!」寧和和失望至極,一雙眼瞪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