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官術 >第一千五百二十章省紀委請去喝茶了

第一千五百二十章省紀委請去喝茶了

小說:官術| 作者:狗狍子| 類別:都市娛樂

「剛才也講過了,也不是什麼建設的,只是一點小建議罷了。

就是如果紅蓮河在搞建設的時候能把衛生弱保作好就更好了。」崔一新趕緊扯著淡話,此刻只是想脫身罷了。

見自己的狗腿子被段海天逼成這股子窘樣子,納蘭若峰淡淡的哼道:「葉凡同志,剛才聽了你的彙報。有一點你注意到了沒有?」

講到這裡納蘭若峰故意的停頓了一下。

「不知是哪些方面,請領導指示?」葉凡說道。

「我問你,這筆款子省里拔下來幹什麼的?」納蘭若峰那臉板了起來,「哼道。

「河道建設。」葉凡一聽就明白了,敢情是納蘭想在治污一塊作些文章了。

「河道建設,講得倒好。這筆款子是專門給你們污理紅蓮河污染用的,什麼叫建設?你作為水州市委副〖書〗記,難道連,建設,跟「治污,兩個詞都分不清楚嗎?」納蘭若峰是步步緊逼了過來,一臉的嚴肅認真。

「治污跟建設當然是兩碼子事,但是,我剛才可是在前面加上了一個,河道,兩個字的。

給紅蓮河治污難道不建設就能治污了?打個簡單比方,納蘭〖書〗記,治污是不是要清除污泥。這污泥總不會自己飛走吧,所以,就得用挖掘機等設備把它給挖掉然後運走,還河道一片清潔。

這個,應該也可以叫做河道建設吧。所以,如果片面的把治污跟建設分開來,那治污如何進行。還請納蘭〖書〗記指示一下,我們紅蓮區委區政府也能執行下去是不是?」葉凡口氣和緩,但句句扎人耳球的。

「你這簡直是鑽牛角尖?誰給你說過了治污就不能搞建設。你這建設要為治污服務才行。你看看,從剛才你的彙報中可以看到。你們把省里拔給你們的專項治污經費拿去幹了什麼?

河道治污你們用了一小部分,而大部分的錢被你們拿去投入到了紅蓮區的基礎設施建設當中了。

比如管道建設、道路建設、橋粱建設,這些能跟治污沾上邊嗎?說句不中聽的話,你們是在干挪用專項款子的違規活動。

馬上整改」把治污的專款真正的用在治污上面去。不然,我會提議省委派調查組查清此事,絕不允許這種擠占挪動專項資金的行為再次生。

這是對人民不負責任,這是對黨和國家不負責任。這是嚴重的瀆職行為你知道不知道。」納蘭若峰的臉越來越嚴肅」小葉同志在他嘴裡差點成了十惡不赦。

「我想問問納蘭〖書〗記,紅蓮區管網建設就是為子解決污水亂流,把這些污水集中到下游的污水處理廠去。

這管道建設怎麼又不是為了治污了?難道一定要讓污水排入紅蓮河中再想辦法分離治理才叫給紅蓮年治污?

還有道路建設,我們建設的都是河道兩旁的道路。這些道路原本就髒亂差。往往都被老百姓們當成了倒垃圾的地方。

這些地方不治理好,從根源上解決問題,垃圾倒多了不是又得往河裡倒,還怎麼徹底治理紅蓮河?」葉凡的反擊也相當有力度。

納蘭若峰一時有些語塞,想了想哼道:「那橋粱難不成也成治污了?」

「橋粱建設也是為治污作鋪墊的」雖然橋粱建設不能直接為治污揮多大的作用。但是,如果沒有就近的橋粱,運垃圾的車芋要繞著區里開著。

一邊開著一邊漏著小垃圾」那不是污染我們紅蓮區嗎?紅蓮區是一個整體,總不能紅蓮河光鮮了,而上邊的街道卻是破臟不堪的,這樣能說紅蓮河治理好了嗎?

上級肯定會批評我們的。所以,這橋粱建設也是為紅蓮河治污服務的,算是治污的配套工程。」葉凡這一頓狡辯下來,納蘭若峰差點要暴走了。段海天聽得直想笑,而納蘭若峰帶來的一夥同志卻是暗暗心驚以這傢伙的口才沒去干演講家是太可惜了。

「葉凡同志」不能領導講一句你頂三句,解釋也不能如此解釋。其實,你不講領導也早明白這意思了,你以為領導糊塗了是不是?」段海天一口嚴厲玉叱道。

我糊塗個毛,你丫的就懂得在一旁抽冷子。納蘭若峰心裡直想罵娘。不過」既然段海天找了個台階給自己下,那就驢下坡了,。蘿道,,「你把有關專項資金的事弄個具體的材料上來,我們要看。還有,以後不準把這種打擦邊球的項目擺進紅蓮河治污一塊。這是專項資金,好鋼要用在刀刃上。」

「是,我會謹記納蘭〖書〗記指示。以後不再安排這種打了擦邊球的項目了。,葉凡一臉嚴肅的應答了下來,納蘭若峰感覺心裡舒服了一點。

不過還沒等他舒服多久,葉凡看了他一眼又說道,「不過,納蘭〖書〗記,省里拔的五個億我們已經安排完了。這個,我還沒得到納蘭書記指示的時候就安排完了這些項目。

所以,納蘭〖書〗記講以後不準再這樣,我們一定遵照〖書〗記指示去辦。只是這以後不知納蘭〖書〗記能拔多少款子給我們紅蓮區搞治污?

還有,納蘭〖書〗記是分管經濟建設一塊的,我們紅蓮區經濟建設也是屬於納〖書〗記分管的一塊的。

能不能在這方面多給紅蓮一些財政上的支持。唉,省里拔了五個億,全是治污的,這展經濟一塊就沒見到一個子兒,這叫我們紅蓮區怎麼搞經濟建設。」

「你們段〖書〗記是主管領導,你問他要。」納蘭若峰幾乎要爆走了,這傢伙臉皮快厚過鍋底子了,居然問自己要起錢來。

「納蘭〖書〗記,您可是分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