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官術 >第一千五百二十二章老顧招了

第一千五百二十二章老顧招了

小說:官術| 作者:狗狍子| 類別:都市娛樂

而這分筋錯骨手施展開來還要天賦的,王朝的另外三個兄弟馬漢張龍趙虎都不會這門活計。因為他們沒這天賦,施展不開。而葉凡的天賦也不是特別的好,但是葉凡的段位高。到八段位的高手在施展這種手法就是個笨蛋也能施展開了。

當拆完腳上的關節時顧則飛臉上淌滿了汗珠子,在房間里殺豬般的大叫了起來。這傢伙平時喝酒玩女人,早把身體掏空了,哪能經受得起這種能痛入骨髓的特殊手法。就是一個鐵打的漢子也難承受。當然,對於意志堅強之輩,這分筋錯骨手也是沒用的。

葉凡就遇上過一個,當時在粵東審理陽田大案時施展在青狼身上時沒有奏效過。

而顧則飛的身體和意志跟青狼又是沒比了,這分筋錯骨手才進行到三分之一,這廝再也忍不住了,身體劇烈的抖瑟著大叫道:「停!停!我認了!」

葉凡當然也停手了,「哼道:「這個只是初級階段,如果你敢耍huā招子,你會知道中級階段的滋味的。」

「顧省長,老實交待,不準玩huā招,一五一十把紅星渠的事講出來。」賀海緯一聲「哼,輕輕叩了下門,從門外進來了兩個紀委幹部,一個手中拿著記錄本,一個在搞錄音設備。

賀海緯拿來毛巾親自動手給顧則飛洗了臉,當然得把汗珠給清理乾淨。不然等下錄進去時影響不好,會給人造成刑訊逼供的感覺。

顧則飛還想猶豫,不過一見葉凡的手就要彈自己身上了,想到那種萬蟻噬骨的痛楚。這廝是再也不敢羅嗦,很老實了。葉凡輕輕的退出到了門外。

半個小時後賀海緯退了出來。

「招了?」葉凡從拐角走了出來。

「全招了,你那種痛誰受得了。估計招呼到我老賀身上連搞了幾個女人都得招出來了。」賀海緯乾笑了一聲。

「你的意思是老顧同志連搞了多少女人都招了?」葉凡笑道。

「當然,這老傢伙相當厲害,褲襠下那根棍子是金槍不倒。給他玩過的女幹部居然有半個排。

而且,常年養得有二個情婦。光是紅星渠一個工程就給他撈了三百多萬。還有每年乾股分紅也有三十來萬。

他以前是從水利局一步步爬上現在這們位置的。搞水利的工程項目特別的多,而且很大。

像電站」隨便一砸就是上億的工程。據他供出來撈的工程回扣就有上千萬。在水州和蒼海市還有兩座別墅……」賀海緯說道,看了葉凡一眼,說道,「我先去一項項落實了」把還沒huā掉的錢給弄回來。不然,國家損失就大了。」

「呵呵,我不是跟你說過,你們紀委沒錢,這一個案子告破。再怎麼說也能給你們落下一二百萬吧。」葉凡淡淡的笑了。

「呵呵。」賀海緯笑了笑,拿著材料匆匆走了。

第二天上午,鐵托〖書〗記把賀海緯招進了辦公室。

「坐吧海緯。」鐵托臉色有些不好看,指了指辦公桌對面的一把椅子。

「抽煙不?」賀海緯知道鐵托心情不好,問道。因為鐵托很少抽煙,煩的時候才抽。

「來一支。」鐵托說道。

咔嗒一聲,老賀遞過去後給點上己鐵托默默的抽著」一口一口很猛。十幾秒一支煙就到煙屁股了。他伸出手說道:「把整包拿出來。」

「別抽了〖書〗記,傷身子。」賀海緯勸道。

「沒事,這老身子了,傷就傷吧,總比傷了國家的強。佛日:我不入地獄誰入?」鐵托吧晗著點上了第二支又抽了起來。

他的表情凝重如墨,看了看賀海緯,嘆了口氣,說道:「追回多嚴臟款了?」

「加上兩座別墅的話也有七百多萬了,我們連夜加班,派了多支人馬分頭出擊才拿下的。現在案情已經到了收尾階段。估計全面結束,應該還有二百來萬能收回來。

」賀海緯彙報道。

「大蛀蟲啊!」嘭地一聲,辦公桌被鐵托〖書〗記狠狠的砸了一拳,賀海緯發現」鐵〖書〗記的手皮都給桌面蹭破了。老賀默默的遞了一張紙巾過去。

「擦什麼?國家在流血,我蹭破點皮算什麼?」鐵托把紙巾擱到了一邊,「哼道,「把材料整理好,我下午再去一趟費〖書〗記辦公室。」

「〖書〗記,葉凡說是如果真的拿下了顧則飛」能不能推薦水利廳的何宜遠同志暫時代理省防辦的指揮長一職。他們紅蓮區的工程拖不起。」賀海緯看了鐵托一眼,說道。

「我只管拿下官員,給帽子的事是組織部的事。」鐵托硬梆梆的集出了這麼一句話來」一臉的嚴肅。

賀海緯也沒再講這些,知道個中肯定另有原因。只好打了電話給葉凡」把這事說叨了一下,叫葉死去組織部的盧明珠部長商量一下。

葉凡也沒去找人,倒是晚上鐵托的弟弟鐵占雄來了電話,說道:「兄弟,心裡千萬別有疙瘩,我哥是為你好。」

「這話怎麼說的,我心裡能有什麼疙瘩?」葉凡笑道。

「這事聽我哥說相當的複雜,費滿天捏著鼻子認下了這事。你想想,還不能讓領導發幾句脾氣?

這事一弄下來,費滿天對我哥有些不滿意,其實是怪他事先沒通知他有先斬後奏的嫌疑。

費滿天覺得有些素臉子,因為燕春來逼得緊。你想想,費滿天心生疙瘩了我哥還能推薦那個什麼何宜遠上去嗎?

如果真敢開口,那何宜遠才是徹底沒戲唱了。他不作聲,你另外找人說叨一下倒是有希望。畢竟,你跟費家的關係比我們好得多。」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