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官術 >第一千五百二十三章喬報國任命下來

第一千五百二十三章喬報國任命下來

小說:官術| 作者:狗狍子| 類別:都市娛樂

第一千五百二十三章喬報國任命下來

2更到,晚上儘力在9點左右第3更,這麼久不喊了,因為狗子最近確實事多。再加上年關將近,總有理不完的事。希望兄弟們能加強『訂閱』支持狗子。

「老何也一樣,我們倆都屬於那種膽子不大的人。不然,老何在水利廳一年有多少工程,光是紅包都能收到手發酸的地步。而且,一個個紅包大得驚人。老何從不收紅包,只是逢年過節別人包給他家小孩子估計也不小。不然,能否見到老何同志都難說了。」黃九林揭起何宜遠的短處來了。

「收了就得犯錯,收點煙酒還是行的。這些東西一條一瓶也在上千塊,一轉手,倒也能賣些錢花花,夠了。錢搞太多難道帶進棺材,至於說利用手中的權力辦些私事,比如說這兔兒泉的建設,那個也正常。不然,誰還願意當官。這個,人家牛滿同志在這裡守著林子,給他一個如此艱苦樸素的同志創造一個較舒適能洗澡的地方也是我們當領導的應該做的事是不是?關心下屬嘛!」何宜遠說道。

「何哥高論啊!」葉凡笑道。

「不是高論,老弟,事實如此。」何宜遠笑道,沉默了一會兒問道,「老弟什麼時候有空?」

「有空,過幾天吧。」葉凡說道,倒是在尋思著把何宜遠介紹給哪一家。像喬家如果能把喬報國的事擺平下來,喬圓圓的媽媽已經發出邀請了。而鳳家也可以介紹的,還有一個費家也行。葉凡在選擇著給哪家人送人才去。

當然,剛才何宜遠如此問是大有暗中意思的,實際是問葉凡什麼時候能把自己介紹給京里的喬家。

天麻麻亮,三人又趕了回來。

走的時候翠兒是淚眼汪汪的盯著葉凡,葉凡知道她的意思。也給了她承諾,過幾天有空了就去那邊擺平張鄉長的事。一個鄉長,葉凡相信即便是自己在南嶺地區沒一個人認識要拿下他還是不用費多大力氣的。

見到車子遠去,范牛滿看了翠兒一眼。不過,翠兒卻是搖了搖頭。

「現在還有這樣的官員,啥意思!」范牛滿露出了一臉的訝然,看著翠兒說道,「難道他看不上眼,不會吧,你可是村裡最漂亮的姑娘了?」

「我也不知道為什麼?他沒動我,估計也不會幫我的。雖然他說是過幾天有空了下來處理,這個,聽說當官的全這個樣子。口是心非的,我爹不知怎麼辦才好?家裡…嗚嗚…」翠兒搖了搖頭,一臉的失望,有些哽咽出聲了。

「難道他不行,倒霉,怎麼會找這種人。要是何廳長要了你沒準兒早答應給你處理這事了。」范牛滿臉上充滿了鄙夷,要是這話給葉老大聽見,肯定會一拳砸破老范老臉的——敢說哥不行?

「他行的。」翠兒滿臉通紅,搖了搖頭。

「能行?你咋知道的,你又說他沒動你?」老范同志覺得這腦子好像有點不好使了。

「我看見了,他下邊翹得老高的。」翠兒羞臉著說道。

「怪事了,這都受得了,厲害。」范牛滿倒真的佩服起葉老大來,想了想說道,「也許他真肯幫你,那就等幾天看。」

「只能這樣了。」翠兒點了點頭。

「老弟,咋沒聽到你的動靜?」在車裡,黃九林一臉不理解樣子,問道。

「算啦,別把人家害了。」葉凡搖了搖頭。

「有什麼害不害的,對她來說也許還是件好事。她不是求你辦事,你辦成了,她報答你是應該的。不就是個。」黃九林隨意說道。

「不能這麼說,對姑娘來說很重要。人這一輩子,對姑娘來說會記一輩子的。算啦,不說這個了。」葉凡搖了搖頭。

「那你真要決定幫她?」何宜遠也有些訝然了,雖然只是對付一個小鄉長,但也是相當麻煩的。因為南嶺地區那邊葉凡估計沒什麼人認識。你要處理這事就得叫人幫忙,那又得欠下一個人情。

「當然,情況屬實的話我會去一趟,答應別人就得辦到。不然,我這個是不會輕易出口的。」葉凡淡淡笑道。就這麼一句話,又使得何宜遠跟黃九林對葉凡的認識又加深了不少。

第二天下午,葉凡剛坐在椅子上。衛初婧過來彙報工作,說是省軍區招待所這次出奇的快速,已經把事辦妥了。而且,補償款子也要不多,就要了一百來萬。

「辦妥了就好,正式的約定簽了沒有?」葉凡問道,心說你只看到表面現象,這內中糾葛你又哪裡曉得。這天下沒有無緣無故的愛,也沒有無緣無故的恨的。

「上午張區長代表區政府簽定的,他們說二天後就動工拆除河裡的建築了。」衛初婧說道。

「總算是了結了一件事,這年月,要辦成一件事真難啊!」葉凡嘆了口氣,搖了搖頭。

「葉,這邊是談妥了,可是船政學堂的事咱們還無從下手。那邊要拆除退回河道的地盤更大。而且,我了解過了,船政學堂的上級機關是國家軍事博物館,在水州,我們根本就無從下手。」衛初婧一臉的憂心說道。

「船政學堂的負責人叫什麼,什麼級別的幹部?」葉凡問道。

「邱少通,大校軍銜。關鍵是他不屬於省軍區管轄,而是由國家軍事博物館直管的。他們的經費跟地方不發生瓜葛,所以,地方上根本就管不了他們的。前天我們去找過他了,此人態度非常的強硬,而且,一幅不耐煩樣子。說是船政學堂是歷史著名遺產,屬於文物。是不可能拆除了。」衛初婧有些不滿的說道。

「我當時說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