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官術 >第一千五百二十八章背後捅刀子

第一千五百二十八章背後捅刀子

小說:官術| 作者:狗狍子| 類別:都市娛樂

唉,早就聽過梅司令的大名,就是不知道能否請他吃頓便飯?」肖政東厚著臉皮道。

「梅司令到了,那我也真想見見他。」,喬志和隨口為肖政東加油道。

「呵呵,那行」我打個電話問問梅司令什麼時分有空。」葉凡知道這事成了,當即拿出電話打了起來,嗯了眸子後,是梅司令明天早晨有空。這事」自然肖家張羅去了。

當時又去唱歌」喬志和把葉凡叫到一旁」笑道:「一宵都跟我過了,是在粵東很照顧著他。」

「哪裡的話,我跟他是兄弟」不能誰照顧著誰了。再,一宵同志幹事也很賣力,指導們都喜歡他。這是他本人干出來的,跟我的照顧沒關係。」葉凡謙遜的道。

「能夠不知道,一宵是這個兄弟很好。捨不得,這子,不斷煩著我。這不」打算回水州了。」喬志和掃了葉凡一眼」笑道。

「那敢情好,我們倆兄弟又能常常湊一塊了。」葉凡笑道,看了喬志和一眼,問道」「他在粵東省是在監察廳,不會是回到南福來也是監察廳嗎?應該能提一級了。」,「唉,回來容易,提一級就難了。監察廳的常務副廳長雷仕達同志曾經退休了。」喬志和嘆了口吻。

「那先代著,這邊秘書長您去打點一下不就成了。又不是監察廳廳長」只是常務副廳長罷了。」,葉凡道。

「聽一宵常常起,跟水州市政法委書記盧偉同志相當要好?」喬志和拋出這句話後,葉凡立刻就明白了。敢情喬志和想經過本人打通跟省委組織部長盧明珠的關係。看來,喬志和跟盧明珠的關係應該不是很好。不然」不能夠問這話了。他完全可以直接跟盧明珠交涉了。

「呵呵,以前早就看法了」他也叫我一聲大哥。」葉凡倒也沒有隱瞞,反正這事粟一宵既然都倒出來了,想瞞也瞞不住了。再,這次是幫粟一宵的忙,在粵東時他跟本人相處得相當不錯。能伸手牽條線搭個橋的促成兄弟間的一件壞事,何樂而不為。

「呵呵,一宵了」估量就在這幾天吧。他回來想請盧偉一同過去坐坐。」喬志和笑道。

「那敢情好,到時秘書長也過去坐坐。沒準兒盧部長也有空是不是?大家湊一塊喝幾杯也繁華著

「好,很好,到時我一定來。」喬志和一臉愁容,並且舉起了酒杯跟葉凡碰了一杯。

「有件事我想跟叨一下,們是不是把紅蓮河的水抽進了玉葉河裡?」喬志和轉爾道。

「嗯,是有這麼回事。我們要搞樹立,河裡水太深沒辦法搞。而最近良久沒下雨了」河裡水量不多,倒是搞樹立的最佳機遇。所以,只能借道東湖區那邊的玉葉河而走了。」「葉凡面上不lù聲色」其實心裡早罵開了。嗯不到東湖區的於西陽居然把這事捅到省里了。這傢伙真實是心愛。而喬志和把這音訊透lù給本人,那就是賣好給本人。

「噢!這事,估量過幾天燕省長會到東遊視察,搞好這一塊就是了。」喬志和淡淡道。

「我會的。」葉凡點了點頭。

回家後葉凡心裡相當的惱火,感覺於西陽這個人太人了一些。居然不經過水州市委把這事暗中捅上省里了。估量燕省長過去巡查就會拿這事事了。葉凡甚至疑心,燕春來就是為本人而來的。

由於,省里高層圈內有些同志以為本人很得費書記的寵,燕春來跟費滿天這個一把手面和心不和,自然要藉機拿這事事了。

第二天早上,葉凡把張區長叫了過去,交待他要搞好抽水時環境方面一塊的工作。不管做不做得好,總是要留意一點。而且」盡量要搞乾淨一些。不然」燕省長平來一定有得缺點挑了。

只是一聽這事,張凌源道:「葉書記,不知道,不是我們不想干好。而是這環境方面不能夠能搞得好。就是想搞乾淨一點都難,這邊在搞樹立,機器隆隆」污泥爛泥渣滓四處漏得都是。

而河底下的污水抽到東湖區的玉葉河力度又增強了,由於就要片面開工樹立了。估量當前抽到東湖區的水會成倍添加的。而且」越抽到河底,水越臭越黑。

以前只是河半層的水還算是不錯了於書記都發脾氣了,我去還被他甩了臉子的。

不過」有點奇異」昨天我又找過他了」當然是想協商一下借水路的成績。沒想到於西陽一聽立刻點頭是沒成績。只是僅限於五天之內,要求我們在這幾天內儘快把水抽幹了。

而且還不斷拍著我的肩膀是都是兄弟區,應該相互協助什麼的?叫書記是他的指導,當下屬的要為指導分憂解難。

這事還真有些奇異,難道是葉書記做通了於書記的工作?」,「那就快抽,多抽些,多借些抽水機過去給我用力的抽。」葉凡嘴裡著,轉眼間就明白了,一定是於西陽想搞事。

昨天喬秘書長透lù是燕省長要到東湖區反省工作,於西陽答覆得如此直爽,那就是要讓燕省長看看紅蓮河對東湖區形成的人為污染了。此人」用心其毒了。既然這傢伙想搞事,反正都脫不開身了,還不如多送些髒水給他嘗嘗。

「多抽,這個,怕於書記會反否就費事了。要不還是按原方案,過量的抽」這樣對玉葉河形成的污染也會少些。而且」他那邊天天有水流走」也能帶走一部分髒水是不是?」張凌源不懂得這其中的關竅」所以這樣道。

「這段工夫奇異的是沒下多少雨,這是老天在幫我們。按往年來這段工夫可是雨季,雨量太多,河水太深就沒辦法搞樹立了。

所以,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