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官術 >第一千五百三十四章費玉的煩惱

第一千五百三十四章費玉的煩惱

小說:官術| 作者:狗狍子| 類別:都市娛樂

道:「凡書記,這些我們鄉下人穿不了

什麼我都不要,只是求給我家侄女的事叨一下就行了。」牛滿同志自然講的就是前次翠兒求葉凡抓了那鄉長的事。看來,范家人很注重這件事了。

「不是跟過,過幾天就辦,放心,我答應的事決不會不管的。」葉凡的態度讓范牛滿看到了希望。

他湊近葉凡耳旁道:「凡書記,翠兒也剛到,就在外面幫著做飯。需求的話講一句就是了,我去好安排。」

牛滿同志並不笨,見葉凡帶了一美麗女人來,估量早晨翠兒是沒戲了,不過,牛滿同志還是得講講,讓凡書記看到本人的誠心。

「叫翠兒出來把衣服拿出來,們全家加上她,都有一奄」葉凡聲道。

「真不要了凡書記,這禮太寶貴了。」范牛滿就怕葉凡不幫忙,不敢收。

「不收是不是,哪當前這地兒我也不來了,翠兒的事們本人想辦法去。」葉凡那臉一扳,牛滿同志還是有些怵的,趕緊叫出翠兒跟本人家裡人來把衣服收了。

至於牛滿一家人,自然把葉凡當威神供著了。

「想不到這外面還別有天地,們這些男人!為了享用,什麼事干不出來,哼!」費玉突然哼了一聲口

「呵呵,我也是剛來過一次,這溫泉叫克兒泉,洗了對身體有好外。而且,沒摻假,全自然的。就兩個冤家知道這地兒,別人是沒這個身福的口」葉凡笑著上上下下打量了一下費玉。

明天這池裡的木扳全被范牛滿拆掉了,由於做成活動的,拆解雖費事了一點口但是何宜遠也很少來,一年就來二三次,范牛滿倒也無能得上去口

「看什麼看,都是色弄的。」費玉沒好氣的白了葉老大一眼。

「我們進水吃飯,這黃鼠狼湯可是大社之物。等下吃了正好可以辦事。」葉老大一聲喊,把費玉拽人了懷裡。

「我本人來,放開。」費玉叫道,不過,葉老大可是王八得很,根本就不給她時機,三下二下,費玉被解除了武裝。當然,吃飯前還是有布片牲身上的,遮住了女人最要緊的三個部位。

「自然去雕姑,詰水出芙蓉!」葉凡欣賞著費玉那曼妙的身姿,不由得讚賞了一句,道,「費姐,越來越有風韻了。」」貧嘴,老了,哪能跟那些十**歲的姑娘比口剛才那個翠兒可是相當惹眼的,想不到在這麼偏遠的地方居然還能見到如此掛純耙麗的妹子,而且,不失純樸。」費玉,講到這裡,又瞄了葉老大一眼,哼道,「那個翠兒怕不是范的女兒吧?」」誰的。」葉老大硬著頭皮哼道,轉爾道,」聽是老范的侄女,來這裡玩的。」

「噢,來這裡玩的。這麼剛好,葉老大一到,人家就來玩了,玩得還真是時分!」

費玉可是相當敏感的,葉老大一聽,心裡直汗顏,估刊費玉猜到了一些什麼。

這女人,自然就有些醋味兒了。這個時分,打死也不能認了,不然,今早晨魚水之歡可就少了情味了。葉老大笑道:「怎樣啦,吃醋啦?」

「我才懶得呻的乾醋,要帶多少女人跟我有什麼關係?再,我又不是老婆。」

費玉慎道。」如今不是老婆是什麼,反正我還沒娶是不是?別多心了,我們吃飯。人家的侄女長得美麗管我們屁事,再,她再請純,再靚麗能賽過我們家玉兒嗎?」葉凡乾笑一聲扯著費玉進了池子里。

不久,飯吃完了口

「我們末尾吧玉兒!」葉老大幹笑著一把拉過了費玉。

「嗯!」費玉悄然的應了一聲乾脆閉上了一雙媚眼,她要心元l旁鶩的享用著葉老大那個強壯的身子。感覺到那雙手如火把普通在本人身上磨蹭點燃開了口

那雙手如蛇普通遊走於高山深澗之間,探尋芳草叢中,蓬門悄然打開,那裡,早就一片汪洋了……在這裡,費玉倒也放開了,大聲的嘶叫著,發泄著心中的鬱悶丟失。極盡纏綿……良久戰停。

「玉兒,舒適嗎?」葉老大悄然的接著懷中人問道,而且是略顯得意。雖太歲果有時也會給自巳製造一些費事,但是,太歲果帶來的持久性都給葉老大帶來了無盡的自豪口

玉悄然應了一聲.保怠得像只懶蛇樣便靠在葉老大身上。不久睜開眼哼道,「都快散架了,彷彿越來越猛了,真受不了的口」

「咱是威猛先生,們女人不正喜歡這勁頭嗎?」葉老大得意的大笑了起來口反正這外面又傳不出去。

「就顯擺吧。」費玉沒好氣的哼了一聲,轉爾,嘔了嘔嘴彷彿有話,不過,最終沒出來。葉凡鷹眼下早察看到了,伸手幫她捋了捋有些散亂的發頭,問道:「有什麼事雖然,我們還見外嗎?」

「這事,還不是我哥的事。」費玉嘆了口吻,相當煩的樣子。

「費墨不是聽到墨香市任樹立局長了嗎?難道是出事了或許什麼的?」葉凡關切的問道,以前跟費墨在魚陽時是常常掰手段。如今看費玉面子上倒也有點愛屋及烏了。

「我這個堂哥,他爸是我親大伯。如今都快七十了。我二伯三伯以前在省里工作,不過,如往年齡大了都退居二線了。也知道,退居二線先人家哪還賣人情。

這個很理想的,如今費家就剩下我一個人有實權的廳級幹部,其它的後代子孫,就數費墨了,也不過一正處級幹部。可是我在水州市婁,又不是在省委組織部,費墨想衝擊墨香市副市長地位,我哪有才能幫他。

這不,整天跑水州來煩人,我在省城,應該看法省委組織部的同志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