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官術 >第一千五百五十一章滾出去

第一千五百五十一章滾出去

小說:官術| 作者:狗狍子| 類別:都市娛樂

「什麼名星?」李玉斜瞄了葉凡一眼,有些羞怯,問道。

「港台國際的都有,聽都是天王級別的。」葉凡淡淡的笑了笑。

「真的,那我真有眼福了。謝謝葉書記給我這個時機。」李玉一臉粉絲樣子,看了葉凡一眼佩服至極,又問道,「我……我能不能請他們簽個名?」

「應該沒成績。」葉凡笑道,帶著李玉出了門。

葉老大一身西裝,李玉一身淡綠色旗袍,兩人走出去登時就吸引來了好多目光。李玉被人看得一臉的羞怯,頭悄然垂著不好意思,默默的跟在葉老大身後走著。

「李玉,看到沒,往常我出來大家都叫聲葉書記。明天他們冒頭出來嘴裡叫著葉書記,眼神卻全都是瞧的。看來,美人如玉,很吸引人!」葉凡開玩笑道。

「葉書記您笑了,李玉蒲柳之姿,哪敢稱美人如玉。只是玉尼的名字中有個「玉、,字罷了,當不起這個稱呼。」李玉臉悄然發著燒,道。那斜眉一挑,倒真有點現代貴妃隨皇的滋味。

葉凡發現,李玉的知識面非常的普遍。

而且,講話很得體。那聲響和話講出來都令人相當的舒適,如和風悄然從耳旁拂過普通。

難怪會捧個銀獎回來,看來,茶道也很會熏陶人之性情,茶從來是高潔庄雅的意味,估量李玉在表演醉心於茶道之藝時人也經受了這方面的文明藝術的熏陶,洗禮。從而具有了這方面的專長和修養。

「李玉,想不想到紅蓮區來工作?」葉凡淺笑著問道。

「葉書記取笑李玉了。」李玉心裡一喜,不過,面上卻是不信樣子。

「我是真的,紅蓮區政府跟京城扶氏的天貿集團合資一個億,在九雲橋搞了個九雲民族賓館,是五星級的。

區政府也要派出人員去共同管理。我想,完全可以建議扶家的人在賓館裡搞個茶道部門。

專門為來賓們表演和品味茶藝。茶藝是一門高雅藝術」住得起五星級賓館的人,不是達官顯貴就是富翁之流,他們都是有品味的人。假設真有意,等下我給京城扶家的扶正興經理這事。假設贊同」的職位還在紅蓮區政府,在民族賓館那頭掛個職就行了。級別可以暫定為正科。」葉凡完後看了李玉一眼。

「不知葉書記在紅蓮區給我掛職在什麼部門?」李玉早動心了,由於,一來那個正科很yòu人。二來,假設拒絕了葉書記的約請,估量哥哥的事就得黃了。

並且,在五星級賓館外頭擔任這一塊,倒也相當的舒適。而且,聽搞企業一塊工資獎金相當的高。到時既拿了政府這頭工資,又可以到賓館支付高額的福利,倒是一箭雙鵰的。

想到家裡的困境」李玉不動心都不行了。不過,李玉有些擔心。就怕到時本人會成為牛書記養在賓館中的「金絲雀,。動聽點就是官員們包養的二奶。李玉並不是那種人,她有本人的想法。

「在省政法委是搞接待工作的,到紅蓮區區委辦也搞接待工作吧。到時,九雲民族賓館就是我們紅蓮區政府指定的招待所了。也算是的下級單位。」葉凡淡淡的笑了笑。

「職位跟薪水都很yòu人,不過,我怕李書記不贊同。」李玉著實有些擔心這個。

「不用擔心這個,先跟我願不情願來。」兩人乾脆下了車」沿著紅蓮河兩岸快步走著,司機開著車在後邊漸漸跟著。

「願…………意!」李玉沉吟了一會兒,想到哥哥那等待的目光,想到嫂子那盼望的目光,再想到家人的境況,一咬牙,承諾了上去。心假設到時葉書記對我有非份之想,我分開紅蓮就走了。不過,李玉很天真了,假設葉凡真對她有什麼想法,羊羔能逃脫得了狼的手掌嗎?

看李玉那有些複雜的眼神」葉老大早揣摩到了她的一點心思,笑道:「是不是把我當狼了?」

「沒……沒有,我哪敢,葉書記是世上最好的書記,葉書記是耿直的人。」李玉趕緊道」就怕在葉老大心外頭落下疙瘩。

「呵呵,那可未必喲!」葉老大幹笑了一聲,那眼神,成心在李玉的胸脯上停留了一會兒,直看得李玉滿臉爬上了紅霜才笑道,「走吧。」

旋即,這廝當作李玉的面打起了電話,笑道:「李書記,您好。」

「是葉書記,好。」李昌海笑道。

「李書記,不介意我挖回牆角吧?」牛老大幹笑了一聲。

「挖牆角,我這裡哪有牆角給槍。牆根倒是有,警察檢察官法院的同志都有,要不要?李唱海也打趣了一聲,笑道。

「要!就李玉了。我們預備在九雲橋尼族賓館…………」葉老大也不避晦,直接跟李昌海談了這事。

置信李昌海會思索的,由於,從李昌海的嘴中知道,他跟京城扶氏的關係很好。既然九雲橋民族賓館是扶氏在控股,這個,有形中也是在向京城扶氏示好的。

「這個,葉書記還真是兇猛。一眼就把我們政法委最有檔次,最溧亮的姑娘給挖走了。下次到政法委來,我可得防防了,這個,財不外lù講得在理。」李昌海悄然愣神了幾秒,哈哈哈笑了一會兒才道,「不過,既然葉書記啟齒了,我們只得忍痛割愛了。」

「謝謝。」葉凡點頭笑道,「李書記,那個望角公館的銀卡的事曾經辦妥。過幾天我給送來。」

「這麼快,謝謝,謝謝……」李昌海著實有些jī動了,連了好幾聲謝謝。這牟,在本人看來相當難完成的事人家葉凡彷彿很輕鬆就搞定了上去。李昌海心裡不得不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