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官術 >第一千五百五十三章我不是你喬家的從屬品

第一千五百五十三章我不是你喬家的從屬品

小說:官術| 作者:狗狍子| 類別:都市娛樂

這個,商機無處不在。只要肯動xiōng筋,還怕賺不了錢?

「這個,上不了檯面的東西怎麼能胡亂的安插進去,不好。」梅盼兒在工作方面很是認真,直接否決了。

「不試怎麼知道?她還棒回過銀獎的。」葉老大淡淡笑道,堅持著自己的建議。

「那好吧,你這樣說了,就叫她到台上先表演一下。需要什麼音樂或舞蹈配合,我們臨時頭也可以趕出來,應該還來得及。」見葉老大態度堅決,梅盼兒點頭道。

一聽說要上台表演,李玉並沒緊張,因為比賽時她上過這種場面。只是,人卻相當的jī動。而且,一臉感jī的沖葉凡行了禮。

「別跟我客氣,好好的感謝一下梅總才對。這舞台指揮方面她才是東家,能否給你機會就得看她的了。好好表演,我相信你。」葉凡鼓勵道。這傢伙真能扯,明明是你要棒她,倒把好處給了我,倒是會送人情。梅盼兒心裡哼著,嘴裡卻是認真的問道:,「你以前在比賽時是否有伴舞,還有,需要什麼樣的音樂相配。」

「當時安排了十六咋)姑娘伴舞,我把光碟帶回來了。乾脆我馬上回去拿一下給您看看。」李玉說道。

「叫你家裡人送來,時間來不及了。你趕緊跟工作人員商量一下,需要什麼你去跟他們說。」梅盼兒說道。

李玉jī動著打了電話給家裡人,這邊轉到後台去商量了。

「怎麼樣,不錯吧?」葉老大淡淡笑道。

「我不知你安什麼心,男人有幾個不吃腥的。估計李玉即將落入某人手中。成了金絲雀,不然,你幹嘛如此棒她。我才不信你是為了紅蓮區的利益什麼?你們這些男人,喜歡扯鬼話,騙鬼去吧。」梅盼兒居然有些吃味兒了,那味道快趕上醋溜白菜了。

「呵呵,我葉老大是這樣的人嗎?笑話」不是每個男人都這樣子。咱是黨的幹部,心決不能那般的齷齪。」葉凡一臉正經說道,梅盼兒差點要嘔吐了。

快下班的時候喬報國居然打來了電話說是吃頓便飯。一直以來,葉凡跟喬報國的關係並不咋的。對於喬報國頻頻在喬遠山面前小插刀子」葉凡很惱火。不過,既然他邀請了,總得去一趟,不然,說不過去。

葉凡又到了華勝大酒店。

這次趙海經理一見到葉凡那是熱情得不行,親自引著葉老大往喬報國訂的包間而去。

推開門後發現裡面並不止喬報國一個人,而喬報國的堂哥喬世豪也在坐,身邊還坐著一個面目姣好的姑娘。

而喬報國的未來老婆蘇香玲也坐一旁。側對面坐著一個梳著大板頭的中年人」中年人旁邊坐著一個長相差不多的中年人,更年輕一些,葉凡沒見過兩人。

一見葉凡lù出頭來」喬報國站了起來。而喬世豪倒是一個跨步過來打起了招呼,笑道:「葉〖書〗記你好啊!」

「呵呵,喬大校你也好啊,好久不見,越來越威武了。」葉凡淡淡笑道。

「葉凡,這位是南嶺地委副〖書〗記曾秋林同志,這位是南嶺地區公安局的代局長曾華同志。」喬報國臉上淡淡笑著介紹道。

葉凡琢磨到了,估計這曾副〖書〗記跟曾華兩位同志都將是喬報國要網路的人。喬報國即將到南嶺地區任職,從現在開始已經在著手組建自己的小班底子了。

「您好葉〖書〗記!」曾秋林和曾華倆人都伸出雙手緊緊跟葉凡握了手,一臉井熱情樣子。

「葉凡,他們倆是親兄弟。他們的父輩都曾經跟過我們老喬家。」這時,喬報國又笑著說道,點出了要害」原來這倆人的上輩人也是喬家上一代人的跟班罷了。現在喬報國要到南嶺地區任職了,自然得再次把這上一代已經有些疏遠的關係又撿了回來。

喬報國如此介紹,無非是要求葉凡對他倆人熱情一些。不過,葉老大可不賣喬報國的賬,淡淡的伸出一隻手跟倆人握了握。你喬報國要攏絡的人關我葉凡屁事。這個,主要是喬報國對葉凡的態度問題罷了。

喬報國心裡有些不痛快,不過,也莫可耐何。葉凡的脾氣他也曉得,就是老頭子的賬有時都不賣」就更別說自己了。

「葉〖書〗記,聽說紅蓮區明天將舉行盛大的開工剪綵儀式。恭喜你們了,我敬葉〖書〗記一杯。」這時,曾秋林舉著杯了,一臉熱情。

伸手不打笑臉人,葉凡也擠了些笑跟曾秋林碰子一杯,說道:「一個儀式罷了。」

「葉凡,我剛到南福,這邊的情況都不熟悉。基本上什麼人都不認識。曾華是我們老喬家有著老關係的人,這次他的事你幫他一回。」喬報國直接拋出了話道。

「幫忙,我只是水州市一個副〖書〗記,又不是省委副〖書〗記。你堂堂的行署專員都沒輒的事我能幫什麼忙,呵呵。」牛凡淡淡的笑了一聲,知道喬報國來找自己就沒什麼好事兒的。而且,喬報國的態度令葉老大心裡不爽勁。好像有點命令口wěn似的,我葉凡又不是你下屬。

「葉凡,你即將到家裡去,以後就是老喬家的人了。不管怎麼說,好歹我還是圓圓的親哥哥是不是?咱們是同一個利益體的。都應該為老喬家出一份子力。老喬家興旺了,不等於你也興旺了嗎?做人,總得為自己留條後路。不然,你自己看?」喬報國冷冷哼道,擺起了他那喬家大院太子爺身份。而且,隱隱有威脅的味兒。

說喬報國和喬世豪是京城太子爺也完全上得了檯面。喬世豪一聽喬報國如此說話口w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