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官術 >第一千五百六十章妹夫來啦

第一千五百六十章妹夫來啦

小說:官術| 作者:狗狍子| 類別:都市娛樂

「姐夫,到了。」從軍吉里走下一年青人來,一臉熱情,老遠就大叫開了。

「姐夫……」,」何宜遠看了葉老大一眼,才發現又從軍吉里鑽出了一個漂亮得令人顫慄的姑娘來。正一臉笑吟吟的看著葉老大,那臉蛋上卻是微微有些紅桃huā。

「呵呵,是青陽啊,這聲姐夫叫得好,再響亮的叫一聲。等下再送兩貼好葯。」葉老大霸氣十足,沖喬圓圓的二哥喬青陽笑道。

喬青陽現在總參任職,前次葉凡給了他一貼壯陽的葯,盹了吃了後這傢伙神風大作,殺得女朋友是片甲不留。

從此後,這傢伙對葉老大的佩服用滔滔江水來形容也講不完的了。

這次又是母親安排自己來接葉凡的,喬青陽知道,這次才算是葉凡以女婿身份登門。既然母親都答應了,相信那枕邊風早給老頭子喬遠a,

吹過了。不然,沒有喬遠山點頭,是決不可能邀請葉凡登門的。老喬家雖說是新生的政治豪門,但也有老喬家的規矩的。

「青陽,別亂叫!」,喬圓圓有些羞澀,瞪了二哥一眼,有些不滿的哼道。

「沒亂叫啊?」喬青陽這傢伙裝得一臉的愕然樣子斜瞄了妹子一眼。

「你比葉凡還大,怎麼能叫那個?」喬圓圓揚了揚拳頭,喬青陽倒真被喬圓圓揍怕了,趕緊閃到了葉老大身後,乾笑道,「那個是哪個?什麼意思我可是不懂,妹子,你講清楚點。」,

「哼!」喬圓圓怒瞪了他一眼,臉紅紅的不解釋。

「妹子,其實我是沒叫錯的。能者為先,雖說我是你哥,按理說葉凡得叫我一聲哥的」我叫他妹夫。不過,既然他比我強,我叫他一聲姐夫也行的,這是尊重強者嘛!」喬青陽得意的瞥了妹子一眼。

「你還敢亂叫?」喬圓圓真生氣了。

「算啦」不亂叫了,叫妹夫行吧。」,喬青陽乾笑了一聲正經了起來。看了葉凡一眼,說道,「咱們上車,回家去。」,

「何廳長,我先帶你去安頓下來。有了消息再通知你怎麼樣?」

葉凡看了何宜遠一眼,說道。

「沒事,我先到省駐京辦去要個房間」你忙你的,有事打我電話就行了。這京城我也少來,老同學好久不見了」我也好順道去拜訪一下。」何宜遠明白葉凡的意思。

「青陽,先把何廳長送到省駐京辦再說。」葉凡笑道。

「不用了,我自己打車去,不麻煩了。」何宜遠趕緊擺手,而且,搶上幾步叫了輛的士先走了。知道葉凡要去喬家,何宜遠哪敢冒失的去打擾。

車子離喬家越近,葉凡的心也有些莫名的悵惘。

喬圓圓輕輕的依在牛凡肩膀上」一臉的幸福樣子。

喬家大院,這座古老的四合院子雖說不是很高。但是,在京城權力圈內喬家大院卻是佔有一席之地。嗯進這個院子的高級幹部們多得海里去了。

門口的武警見喬圓圓一臉幸福的斜依著葉凡走了過來也沒問什麼,這時,喬青陽看了武警一眼」走過去拍了拍他肩膀,笑道:「田空,他叫葉凡,是我妹夫。你要記住他的形象,以後來就不用檢查這些麻煩事了。」,

「二少,能不能提供一些材料?你知道,這是上頭的規矩,我們的責任重大,馬虎不得。如果有材料我們記下來後以後來就方便得多,

不用檢查了。」,田空跟喬青陽的關係還不錯,笑道說道。

「沒問題」回頭我給你有關妹夫的材料。」喬青陽呵呵笑道,看了田空一眼,又說道,「以後你叫他葉哥就行了,他這人喜歡當老大。

我在sī底下也叫他葉哥的。」,

「葉哥好!」,田空上尉一個立正,還朝著葉凡行了個軍禮,一本正經說道。這傢伙,看來腦子很活。知道能當喬家大院女婿的年青人,

絕對不是省油的燈。

「你好田上尉。」葉凡握出手去跟他好好的握了握,葉凡看了喬圓圓一眼,笑道」「圓圓,把我帶來的煙拿兩條給田上尉,給兄弟們都嘗嘗。」,這個,跟守門的打好了關係,以後進喬家也方便得多。別看守門頭頭只是個小上尉,人家真要刁難你還真有些麻煩了。

「我去拿。」喬圓圓笑著跑回車裡去了。

「哥們,別看我妹夫比我還小,人家才25周歲,你知道他現在是什麼級別幹部了嗎?」,喬青陽大少笑著跟田空說道,看來,兩人關係的確不錯。

「應該到正處了,人家一縣的〖書〗記要三十歲左右,葉哥是有能力的人。」,田空一個立正,說道。

「縣委〖書〗記,田空,你也太小看葉哥的能量了吧?」,喬青陽打定主意一定要看著田空聽後發獃發méng的傻樣子。

「難道到副廳了?」,田空覺得嗓子有些乾澀,有些發苦發méng了。自己都快30了,還只是個上尉,的確有些雷人了。

「副個屁,我妹夫是正宗的正廳級幹部,紅蓮區區委〖書〗記,知道不?在華夏像這種級別的年青干荊e如我妹夫一般年輕的,絕找不出第二個來。而且,我妹夫在軍隊一塊朋友特別的多,你們頭兒是誰知道不?」喬二少得意的乾笑開了。

「正廳!」,田空同志果然張大了嘴,不過,瞬間發méng之後又是一臉嚴肅的站直了身子,叫了一聲「首長好!」,

「別聽他吹,正廳是正廳,只不過是水州市委副〖書〗記罷了。副的,副的。」葉凡謙虛的笑道。

「怎麼樣,我喬二少沒騙你吧?就是你們總頭兒狼破天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