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官術 >第一千五百六十四章搞不死他老子不姓費

第一千五百六十四章搞不死他老子不姓費

小說:官術| 作者:狗狍子| 類別:都市娛樂

「嘭!」地一聲響,費一度終於忍不住了,拍桌子了,指著張一棟冷聲說道:「張一棟,今天把話擺明了,你到底招不招鄭朋回來?」,

「你也聯繫過了,聯繫不上,叫我怎麼招他們回來。再說,沒有正當理由我也不可能隨隨便便的叫他們回來。你家裡也有人在紀委系統,應該知道紀檢工作的複雜xìng和隱秘xìng。留給紀檢工作人員的sī人空間可是不多,咱們不能無事都打撓人家是不是?」張一棟平靜得很。

「你媽的,老子揍死你這龜孫子的。」費大少徹底怒了,拿起桌上的茶杯往張一棟臉上砸去。不過,葉凡的手更快,穩穩噹噹的接在了手中,扯住了費一度的手,說道,「我們走!」

「不送!」張一棟哼道。

「媽的!」,費大少踢了張一棟的桌子一腳,發出嚓的一聲後硬被葉凡給拉扯走了。他看了葉凡一眼,說道,「我再找人,找個有份量的人出面,乾脆把鄭朋給招回來,看他還敢不敢亂抓人?」「不必了,這樣搞的動靜太大。為這點小事都麻煩上頭的人沒意思。既然張一棟鐵心要yīn我,那咱們就跟他好好玩玩。他抓我弟弟,其實是沖著我來的。」葉凡哼道。

「沖你來,什麼意思?」費世度張大了眼睛盯著葉凡,有些不明白。

「我沒猜錯的話這位張一棟同志現正在追趙家那個小四。」葉凡哼道。

「神啊大哥,這個你也查清楚了。那趙四,是不是你的那個,呵呵,沒事,咱們把張一棟這事給攪黃了,看他怎麼樣?大哥,乾脆上了她,氣死小張這烏龜王八蛋。」費一度乾笑了一聲。

「估計是前次在水州跟趙四喝了一場酒後來被燕春來的兒了燕東給彙報給了張一棟,所以,張一棟拿我沒辦法,就對我弟弟下手了。」,葉凡說道。

「這事難道趙家人同意過了?」,費一度也有些好奇。

「估計是前次趙括到水州來有提起過張一棟此人。我想,趙括那老傢伙應該不會無地放矢的。」葉凡哼道。

「看來,這事彼複雜,居然牽扯出了趙家。」,費一度哼道,看了葉凡一眼,說道,「難怪張一棟膽子如此的大,居然不鳥我了。原來是攀上了趙家這顆大樹?」,

「兄弟這事你不用管了。畢竟,你們家跟趙家的關係不要鬧僵了。我找人出手就走了,我就不信鄭朋和汪明生能插上翅膀給飛走了不成?」,葉凡哼道。

「怕個球!」,費一度哼了一聲,突然乾笑了一聲說道,「我馬上找人查找鄭朋和汪明生,這兩條狗絕對是張一棟支使的。等下找到葉子奇後,乾脆把趙四叫出來,你演一場戲給張一棟看看,氣死這王八烏龜蛋的。」

「這法子好像也不錯,不過得注意影響。」葉凡淡淡笑道,彼為正經。費一度自去打起了電話找人。葉凡相信費家二少的能量應該不止這一點的。

費一度嗯啊了一陣子後放下了電話。

「找誰?」,葉凡有些好奇這傢伙到底會找些什麼人?

「都是紀檢系統的,他們是追蹤的高手,相信不久就有鄭朋的消息了,咱們耐心等著。一有消息咱們馬上出動。先把這兩個兔崽子解決掉再說,只要一拿到他們誣陷子奇的證據,咱們馬上算賬。麻痹的,敢欺負咱們家兄弟,搞不死他老子不姓費?」費一度罵開了,這傢伙從來大條慣了。

其實葉凡知道,費一度並不象他表面看上去的那般大條,這傢伙其實是粗中有細。你如果光憑表象的話絕對被他整死過去沒商量的。

「要不把李龍叫過來一起整他在中紀委監察室那邊。對這邊的事較熟絡,而且李龍兄弟好用。」葉凡哼道。

「算啦,這邊已經有人了,再叫人就多麻煩一個人。」,費一度說道。

凡點了點光「大哥,我總覺得張一棟好像有恃無恐似的,這傢伙估計早就在預謀著這事了。這種人,既然要搞就要搞死他。不然,他懷恨在心,

估計子奇在京里都有麻煩的。

」,費一度臉sè變得嚴肅了起來。

「看情況吧,如果他真要搞死我,那咱們就替趙四踢除一個麻煩吧。」,葉凡冷聲哼道。

兩人剛進了紅葉堡,葉子奇的女朋友宋倩倩從房間里出來了。一見到葉凡就問道:「哥,子奇怎麼到現在還沒回來?打手機又關機,也不知瘋到哪裡去了,真是急人,電話也不來一個。」,

「噢!剛才我給他打電話。他說是臨時頭有任務出去了,估計要明後天才能回來。而且,還跟我說是手機沒電了,叫我代為轉告一下\\1」葉凡面不改sè,說道「怪了,直接借個電話打給我就走了,還弄得這麼麻煩的。」宋倩倩嘀咕了一句,倒也沒再多問,悶聲著給葉凡泡茶去了。因為,她完全相信葉老大的話。

「聽說秋山林一夫到了京里,最近那傢伙都在幹什麼?」葉凡問道。

「幹什麼,還能幹什麼。一到京里,就到各家武館轉悠了一圈子。

說是參觀,其實有顯擺的意思。那傢伙每到一個武館,總是要顯擺著lù兩手,說是切磋,其實是有些踢館的意思。直到武館那些熊包們大驚失sè。老傢伙才有些洋洋得意的甩袖離開。」費一度哼道。

「呵呵,就讓他去顯擺吧。相信陳無bō大師會讓他嘗到甜頭的。」,葉凡哼道。

「不一定,最近聽說了一小道消息。說是陳大師幾年前也受了傷,功力一直停滯不前,估計這次能否戰過秋山林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