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官術 >第一千五百六十八章打回來

第一千五百六十八章打回來

小說:官術| 作者:狗狍子| 類別:都市娛樂

七彎八拐進了一個普通的四合院子,發現中紀委一室的楊主任正坐大廳里。

「楊主任,鄭朋他們呢?」葉凡冉道,面色很美觀。

「在屋裡,別亂來,我們會擺平他們的。弟弟受的冤枉我們會處理的,放心。」楊主任感覺到了葉老大心裡蘊藏著的騰騰怒火,趕緊勸道。

「處理牟屁,怎樣處理也不能還了我弟弟那受傷的肋骨。

我要打回來。」葉凡甩出了狠話。

「不行!」楊主任一臉嚴肅,盯著葉凡,還看了費一度一眼。不過,費一度搖了搖頭沒吭聲。

葉凡不理他,直接往房間走去。不過,被守門的兩個紀委幹部給攔住了。

「讓開!」葉老大哼了一聲,看了楊奇主任一眼。

「葉凡同志,要冷靜點。這樣做於事無補,要是打出個好歹來我們不是墮入了被動之中。這樣,很不妥當。」楊奇勸道。

「滾開!」葉老大火大了,伸手往兩個守門的工作人員身上招呼了過去。

「再鬧連一同抓了,什麼東西,敢在我們紀委工作人員面前叫囂,活膩味了是不是?」楊奇身邊一往年青人衝下去,一拳砸向了葉老大。

「什麼東西!」費一度嘴裡罵著突然出手了,一拳砸中那往年青人鼻樑,登時,鼻血就冒了出來。

費一度跨前一步,一腳踢得那年青人捂著肚子蹲下了,費一度還不放過他,一腳踩在那年青人身上,罵道,「他是我哥知道不?我費一度的大哥?嗎的什麼玩意兒也敢罵我大哥『東西」活膩味了是不是?」房間里一下子衝出了幾個工作人員,有兩個還拔出了手槍對準了費一度。這些人是楊奇的手下,往常哪見過人敢打他們的。只需他們一出馬,那些副省部級高官全得成軟腳蝦米。嗯不到明天居然遇上一個更橫的人。

「統統住手,他是費公子!」楊奇趕緊叫道。

「費公子……」幾個工作人員嘴裡念叨了一句,登時想起了什麼似的,全住了手。槍也悄然的收了起來。

葉凡哐郎一聲踢開了門,發現外面居然別有洞天,相當的大。而且,從牆壁的厚度來看,應該是個特製的房間。發現有幾個人雙手被銬著正坐在椅子上。旁邊有兩張審問用的桌子,三個工作人員正在審理案子。

「們,先出來!」楊奇冒出頭來沖三個工作人員道。

三工作人員雖有些疑惑,但也沒多問,全出來了。當門一關後,葉老大冷哼道:「誰叫鄭朋?」

「我!」一個長頭髮中年人答道。

「嗎的!」葉凡一聲罵,一腳踢去,鄭朋登時就摔在了地下。葉老大跨前一步,又是一腳踢在他肚皮上,接著又踢在了胸脯上,肋骨斷裂的聲響可是相當令人膽寒的。

「幹什麼?我們抗議!我們要見指導!」鄭朋痛苦的大叫著。

「哼!」葉老大哼了一聲,又是一頓拳打腳踢,房間里幾個工作人員全糟了殃。

「我叫們污衊我弟弟,嗎的,敢打我弟弟,活膩歪了是不是?全給老子招出來,不招就打癱們?」葉老大手腳一陣子活動,分筋錯骨手發揮了出來。不久,屋裡響起了一片哀嚎聲。

不久,葉老大走出了房間,沖楊奇道:「不好意思,剛才有些莽撞了。不過,他們都招了。,丶楊奇臉上閃過一絲訝然,由於剛才本人這邊幾個人搞了良久,這幾個傢伙不斷咬著牙不話。

想不到葉凡出來才幾分鐘,這些傢伙居然成軟腳蝦米了。

不過,楊主任可是不是善茬,手一罷幾個工作人員出來了。

清晨三點多,案子根本清楚了。楊奇主任一臉疲憊坐在了沙發上,喝\\1。茶,才道:「葉書記,假設光憑這些想扳倒張一棟是不能夠的。此人特別的狡詐,根本就沒有留下多少術柄讓我們抓住。假設真要憑這些去把張:棟怎樣樣的話,句假話,沒有用途。」「看來,這次只能滅幾隻螻蟻了?」費一度有些遺憾,搖了搖頭。

「鄭朋他們至少會落平個誣害罪。」楊主任點了點頭。

「算啦,這事就這麼著吧。

不過,張一棟此人如此陰辣,置信他必有報應的。」葉月淡淡的哼了一聲,知道再想動楊奇出手去查張一棟是不能夠了。人家早晨肯幫忙,也是看費一度面子上的。這事,自然不能善了。葉凡決議從其它方面動手了。

「不管怎樣樣,張一棟至少應該落下個縱容下屬胡辦案子的詞。我希望楊主任能把這事上報給他的指導。雖不能把張一么樣了,但至少能讓他憂傷一下子。這種人,仁」當前還會作亂的。我希望楊主任能隨時關注著這些方面。」費一度道。

「假設張一棟真有什麼事,我不會留鼻的。」楊奇點了又

頭。

走出紀委那個普通民宅後。

費一度看了葉凡一眼,道:「大哥,難道就這樣算啦?

就怕張一棟當前還會找子奇費事?,,

「不會就此算了的,我絕不會讓一個盡找我弟弟費事的傢伙逍遙自在的。」葉凡哼道,看了費一度一眼,又道,「即使他伯伯是國務委員也不行?」「大哥,這事一時可不好弄上去。不過,經此一鬧,置信張一棟一定會暫時收斂一些的。假設要整他,那就得另想其它法子了。而且,我感覺此人城府相當的深,是個難纏的對手。」費一度道。3樓「呵呵,他老子不是在樹立部嗎?樹立部可是一個相當有油水的部門。我才不信他老子會一清如洗的,既然張一棟要誣害我弟弟,哪我們就去翻他家老賬吧。這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