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官術 >第一千五百七十五章踢館

第一千五百七十五章踢館

小說:官術| 作者:狗狍子| 類別:都市娛樂

「這工程已經開工,就是為了水州人民的生命財產安全。防洪一塊也不允許船政學堂再繼續占著河道。

這是置幾百萬水州人民的生命於不顧。你可能不知道,前幾年雨水較多,就因為船政學堂堵在河道上,使得城中多處地方進水,也造成了一定的財產損失。」葉凡說道。

「呵呵,葉〖書〗記有些言過其實了。據我庫知,刃年那場大洪水是給水州人民造成了一定的損失。

但是,並不是船政學堂造成的。那是一次大面積的洪澇災害。即便是把整個船政學堂全拆了也照樣子會淹進來。」陳中勝講到這裡,看了葉凡一眼,又說道,「你們要發展經濟,我們並不反對。但也不能以犧牲具有重要教育意義的船政學堂為代價。船政學堂如果真消失了,我們都將成為共和國的罪人。」

「還是請陳將軍細細看看有關那次大洪水的材料,我們的調查絕對是有根有據的。再說,也不能因為一個廠棚子和兩艘舊艦艇而使得我們能惠及水州幾百萬人口的紅蓮河,生態人文帶,建設徹底擱淺吧?真那樣子了,船政學堂估計會成為水州改草開放,經濟發展,提高和改善老百姓生活的拌腳石。」葉凡一臉嚴肅,說道,也略為有些怒氣了。

「發展經濟,並不一定要破壞古迹。這樣,是很不明智的。葉〖書〗記,不管怎麼樣,要我們船政學堂退出從清朝時顧有的文化遺留物,那是不可能的。」閻剛口氣很重,根本就沒有商量餘地。這廝好不容易到水州弄了個肥缺,自然不會讓葉凡破壞了自己好事。

「閻剛,不能這麼說。你也得站在紅蓮區政府責面考慮一下是不是?再說,你們退出廠棚子並不等於毀了具有歷史文化的廠棚子。

完全可以挪到陸地上,或者是從旁邊再建設一個廠棚子。把舊的廠棚子搬過去不就行了。

雖說這樣子做會有一定的經濟損失,但是從紅蓮區大局作響,你們也應該付出一定的犧牲。

再說」我相信葉〖書〗記也不是個不明事理的人,肯定會給你們一定的補償的。」,這時,丁三根將軍淡淡的當起了說客。

「談何容易,首先」再搬去一個新的地方再建起來,實際上已經破壞了歷史文化遺產。

我閻剛不想成為共和國的罪人,以後的人問到船政學堂,叫我們怎麼回答?

再說,重新搞建設。那我們先前投入的幾千萬資金全打了水溧,要知道,當初為了弄到這些錢,歷界船政學堂負責人都是付出了心血的。

我們後來人絕不能讓他們的心血白廢了。我閻剛不想成為共和國罪人,也不想成為歷史的罪人被人戳脊粱骨。」閻剛口氣非常的堅決。

「閻兄,那你的意思是這事沒得商量了是不是?」葉凡冷冷的哼聲道。

「葉〖書〗記,你有你的立場,閻剛有自己的立場。你們只是站在各自的立場上罷了。你難說服他,他也難說服你。我看,這辜,慢慢來,看看有沒可以商量的餘地。看看是否能找到一個折中的辦法,雙方都有利。」陳中勝倒是和起稀泥來了,自然是看在丁三根面上了。

「呵呵,陳將軍」你想想,這事有這種可能嗎?從水州大局作想,船政學堂退出河面這是大鼻所趨。

總不能為了一個舊廠棚子置水州幾百萬老百姓於不顧?真那樣子,船政學堂真成為了歷史的罪人了。

我們不反對歷史和傳統,也宏揚歷史和文化。不過」這個,也有個度是不是?

當傳承與老百姓的切身利益產生茅盾時,為什麼文化就不能稍微的改變一點。我們的思想不能太僵化,這樣對工作很不到是不是?」葉凡說道。

「吧嗦什麼!」這時,閻世民突然哼聲道,顯得很不耐煩樣子,看了葉凡一眼,說道,「這事我看就沒得商量了」對於破壞文化遺產,你們紅蓮區政府有什麼資格拿出來讓船政學堂退出清朝時老祖宗給的地盤?

要說這也是歷史遺留問題」紅蓮區政府憑什麼一直抓住此事不放?葉〖書〗記,你也不要怪我閻世民講話不中聽,事實如此。

我這人講話比較直白,一是一二就是二。你們有你們的利益,船政學堂對於你們的無理要求不可能答覆你們的。今天看在老丁面上咱們坐一張桌上吃飯。不然,「哼!」,

閻世民相當的霸氣,為了兒子的利益,這傢伙那江湖草莽氣又犯了。

「算啦,喝酒喝酒,老閻,你也別發羅嗦了,咱們今天晚上就不談船政學堂了,喝酒,喝酒!」,這時,丁三根見事無法挽回,趕緊和著稀泥道。

「老丁,你也別怪我們不給你面子。實在是這位葉凡同志的要求太無理了。要是以著我以前的脾氣,早甩手走了。

今天看你老丁面子還能坐這裡,我希望某些人自尊一點。別鬧得雙方都不愉快。」閻世民豪氣十足。

「閻世民是嗎?」,葉凡突然哼道,朝著閻世民講的話。

「坐不改姓,本人就是閻世民,在京城開了個九環武館,在圈內也小有名氣,他們叫我閻一tuǐ。也有的兄弟叫我一聲閻哥,怎麼的?你有意見不成」閻世民冷冷哼道,不屑的斜瞄了葉凡一眼。

而陳中勝等人卻是坐那裡不吭聲,擺明了要瞧熱鬧了。

「明天晚上8點之前,九環武館將不再存在了。這話,我葉凡說的。」,葉凡突然站了起來,沖丁三根一拱手,說道,「丁將軍,謝謝你的款待,告辭!」嘭地一聲響,桌子被閻世民重重地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