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官術 >第一千五百七十六章稱我斤量

第一千五百七十六章稱我斤量

小說:官術| 作者:狗狍子| 類別:都市娛樂

「這傢伙夠狂的,明天,估量會哭的。「走出來後,喬圓圓淡淡笑道。

「呵呵,太夜郎自大的人也不好。雖現代社會,曾經沒有了江湖,但江湖大有人在。五段高手,句假話,在我面前,如螻蟻普通,沒什麼意思?」葉老大淡淡的搖了搖頭。

「本人一定不能出手了,預備叫什麼人出手?」喬圓圓笑著問道,在這方面,她倒是一點不擔心什麼。

「人選太多了,最好的人選就是費一度。他有著六段身手,還有陳軍和盧偉都行,他們都有著五段第二個層次才能。我想信,幾個兄弟一出手,什麼九環武館,屁都不是?」葉凡不屑的哼道。

「就顯擺吧,知道能。」喬圓圓白了某君一眼。

「呵呵,別的方面老公不行,但在這方面,不用吹牛,還是有點能耐的。」葉老大耍起大牌來了。

「就怕踢了九環武館,練中勝未必肯賣的賬?」喬圓圓又潑了一瓢冷水。

爾管賣不賣賬,先踢了再。」葉老大無所謂樣子,哼道。

「那船政學堂的事還是處理不了怎樣辦?這事處理不了,的生態人文帶就是一紙空文,先期投入的錢全成了泡影,到時的臉面可是沒地兒擱了。

而且,這事辦不成,估量對經後的事業發展很是不利。當前,哪個指導還會重用?」喬圓圓有些擔心了起來,看了葉凡一眼,又道,「真實不行乾脆給爸一聲,叫他跟總政的指導打聲招呼。置信他們會賣爸的面子的,總比折騰來折騰去的好。這社會就這麼理想,頭目跳死不如下面人一句話。」

「愣嗦什麼?不用去求爸,這事我能擺平。」葉老大講到這裡,看了喬圓圓一眼,道「不要太瞧老公的才能,咱兇猛著。」

「吹!就吹吧!」喬圓圓扁了扁嘴,哼道。倒是對「老公,一詞沒有什麼反感。而且,心裡暗暗高興。喬圓圓不知怎樣的彷彿本人生來就是為葉凡而生的似的。

沒有了葉凡,喬圓圓覺得這活著都沒意義了。喬圓圓不知道,他是用情太深的緣故了。

第二天早上六點,費一度等人就到了紅葉堡。

「大哥,九環武館也敢惹,真是風趣了!」費一度嘿嘿乾笑不已。

「閻世不過五段身手,他兒子閻剛身手更次,不過四段。我想有跟陳軍,盧偉、李強四人相對能搞定了

「菜一碟,我看就不必費事他們幾個了我一個人出面玩玩就行了。」費一度居然興奮了起來,講著話看了看陳軍盧偉李強三人一眼。這傢伙,彷彿也是個好戰份子。

「這事,我看還是先由陳軍和李強出面先扛一下。假設他們沒有什麼高手稱就不用出面了。畢竟在京城,也沒必要摻和到外面去。」葉凡淡淡笑道,倒是沒怎樣放心上。

「怕什麼,我費一度在燕京城還沒幾個人怎樣樣的。」費一度勢氣高昂,費家二少的架半十足。

「閻世民不過五段而九環武館聽曾經存在了近千年歷史了。

以前彷彿還有個九環派的,這九環武館是不是就是,九環派,隱身現代社會了。」盧偉這個時分突然插嘴道。

「聽九環派以九個合金環為標誌,防禦時把連環著的九個環甩出,可以靈敏的作為攻擊利器。可拆可解,靈敏多變。幾百年前還出了個九環真人居然隱隱的可以跟華夏少林武當中幾個功力較弱的長老對抗而不輸。」陳軍道,這些,都是他老子陳嘯天了解到的。

「呵呵,不怕,置信有們四個,即使是有隱藏著的個把高手估量也高不到什麼地步。一度如今曾經進階六段,九環派難道還真有六段高手?」葉凡淡淡的搖了搖頭,根本就沒放在心上。

大家預備了一翻直奔九環武館面去。

九環武館在一個非常偏遠的地方,估量要用如今的京城幾環路相比較的話曾經在四環之外了。武館也並不顯豪華倒是相當的低調。不過,聽學員還不少,學費也是貴得咋舌。一個學員一年的費用就要十萬左右。

大家把車子停在了大樹下的停車坪上。

雖九環武館的表面還是相當安靜,不過,葉凡從安靜中發現了一些不尋常的跡象。

彷彿武館門口看門的,身著武者練功服的年青人多了起來。這些人一個個身著黑色練功夫,胸並都有綉著一個九環標準。有點像是衣服的牌子似的。

費一度等人都是穿著嚴懲的運動服,便於等下活動手腳。

「閻館長在嗎?」陳軍拱了拱手,沖守門的六個黑衣年輕人道。

「們就是來踢館的吧?」一個頜下有顆扛痣的黑衣人哼道,一雙眼神惡狠狠地瞪了陳軍一眼。

「要這樣也行。」陳軍也是毫沒客氣,**的就塞出了這句話來。

「本人閻喜,添為九環武館的四師兄。我倒想稱稱擱下有多少斤量敢大言不讒踢館,先吃我一拳再,不然,們沒資歷進入九環武館。」

「就憑他們幾個,也想踢我們九環,時下真是世風日下,什麼阿貓阿狗的也敢出來嘣吱,有點意思。」一個三角眼的弟子哼道。

「有沒斤量,試過便知。」陳軍倒也不跟他們計較,淡淡的還笑了笑,作了個請的姿態,道,「請出拳,來稱稱我陳軍到底有沒這斤量?」

「好大的口吻,那就讓看看我們九環拳的威力!」閻喜憤怒了,覺得被輕視了。

鼓了鼓勁,一拳照準陳軍的鼻粱骨就砸了過去。這傢伙,打定主意一拳要讓陳軍滿面流鼻血。那一拳而出,構成三個虛影三環招式,帶著一些風勢,倒也虎虎生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