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官術 >第一千五百七十九章盲眼老頭

第一千五百七十九章盲眼老頭

小說:官術| 作者:狗狍子| 類別:都市娛樂

葉凡發現,費一度每次出擊時。亭子里的琴聲就會響起。而閻世昌彷彿那琴的知音普通。屢屢到風險之時都會及時逃避過去,而且,

反擊費一度。

這一番商討上去,反倒是費一度沒佔到任何便宜,而且,先機被搶,處處是處於挨打的地步。彷彿費一度每一步動作都在閻世昌的算計之中。

而且,經過這麼多回合爭鬥,葉凡也發現,閻世昌的功力並不高。

最多到五段頂階,比他弟弟閻世民強一些,但相對沒打破到六段。

而費一度前段工夫在本人助力下曾經波動在了六段第一個層次。

按理應該是費一度輕鬆拿下閻世昌還差不多。

不過,比賽的實踐狀況卻是恰恰相反,費一度倒成了窩囊廢普通處處挨打。葉凡一揣摩,覺得是不是跟亭子里的琴聲有關係。也許,亭子里的老傢伙跟閻世昌是配合著攻擊的。

下一刻,見費一度還在跟閻世昌僵持著,而且,費一度彷彿快撐不住了。葉凡手段悄然一動,僅剩的二枚落寶錢中一枚彈出,無聲無息的旋轉著遁著琴音就過去了。

吱吭一聲刺耳聲響井來,葉凡聽得很清楚,亭子里的琴弦斷了。

「老傢伙,看還用什麼來支招。」葉凡心裡暗暗冷笑了一聲。

果真,沒有了咚咚的琴音指引,閻世昌彷彿一下子有些慌了手腳。

費一度一看,還以為是老閻同志不行了。

一下子勢氣高昂,招招狠辣,不過十來回合,閻世昌被費一度的斷刀削斷了頭髮,就是身上的練功夫也被挑得四處襤褸不堪。就連肚皮都lù出來了,費一度同志為了氣餒,最後一腳踢得老閻同志成了滾地葫蘆。

「住手,我們輸了。」發現費一度想跨前一步給老閻同志再補上一腳時,亭子里突然傳來一聲呼嘯聲」那聲響非常的蒼啞,彷彿一個呆在地獄突然放出的囚犯。

「我們認輸!」閻世民痛苦的喊出了這句他想死也不想喊出的話來。自然,黑衣學員們登時嘩然。一向被他們敬若神靈的幾大高手明天居然都輸得這麼慘。

這時,嗑嗑的,拐杖敲擊地面的聲響傳來。葉凡終於看清了亭里子那個老頭的真面目。一臉的皺巴,比老樹皮還要老樹皮。一身的清朝時的青衣袍子,腳上穿的是一雙白色布鞋。

而且,雙眼彷彿還看不見。由於,此老那雙眼中早沒了眼球,就剩下兩個黑洞洞的洞,看上去雖很深邃,但這種深邃給人的是恐懼感覺。

「叔公。」閻世昌閻世民兩兄弟趕緊上前扶住了這老頭。

「剛才是出手的吧?」老頭悄然抬手指著葉凡」葉凡很是詫異,這老頭眼睛看不見,感知那也太靈敏了。居然能準確地辯別出本人所站的地方」估量比本人的蝠耳通術還要兇猛著了。

「正是本人。」葉凡很有禮貌,還悄然拱了拱身子,突然對這老頭肅然起敬了起來。雖老頭看不見,但葉凡置信他一定能感覺得到。

「們先回到前院。」閻世名知道叔牟有話講,手一揮把黑衣學員們全趕走了。

「唉……」老頭嘆了口吻,道,「想不到高人如此年輕,我閻九本算是見到真人了。不虛活了這一輩芋」不虛!」

「閻九本……」費一度嘴裡喃喃著,突然瞳孔猛地收縮了一下,趕緊上前幾步,深彎了一個晚輩進見長輩的禮節,道」「楓葉灣費家莊費長天的別子費一度見過1環噬,長輩。」

「呵呵,是那隻老鷹的削子,很好。很好!身手不錯,應該有六段了吧?」閻九本淡淡的擺了擺手,安然的受了費一度一禮,笑道。

「多謝,噬環,長輩誇獎。」費一度居然文雅得很。葉凡悄然有些驚詫這閻九本到底什麼來頭」聽費一度左一個「噬環,右一個1噬環」難不成這,噬環,以前很有名望不成?

「噬弱。

」閻九本悄然搖了搖頭,嘆道」「不要再叫我1噬環,了,那曾經走過去的東西了」就是我本人都忘了這個稱呼。」

「老長輩,的光芒華夏人是永遠不會忘了的。相當年,美國的布魯斯道夫這個殺人狂到我們華夏來橫行,連殺了十幾個六段高手。

而被他暗算的五段高手估量能組成一個增強排了。這個殺人狂,專門暗算我們華夏國術界僅剩的一些高手。

而華夏國術界的高手們也四處搜尋他,此人很狡詐,整整二年才查出此人。

還是老長輩出手打傷了他。嗯當年,僅僅才刃幾歲,以七段實力血戰布魯斯道夫這位八段位高手。

是以噬環才重傷他的,布魯斯道夫從此沒了音訊。而老長輩為了華夏國術界的長存付出了慘重的代價。

所以,是當之無愧的英雄,就是我爺爺也常常談起,不斷都是佩服不已。」費一度一臉敬仰樣子,道。

想不到此人這麼有來頭,三十幾歲居然也達以了七段。七段還重傷了八段,這個是什麼概念,也太逆天了。此老付出的代價估量就是一雙眼睛了。葉凡在心裡暗暗佩服不已。對於有本事的人,葉凡照樣子佩服。

「呵呵,面對布魯斯道夫這種殘無人道的凶煞,置信只需是華夏人都會毫不留情出手滅了他的。

當年我們國術界的精英們並沒有張望,全在暗中組成八個分隊去暗抓此人。

對於我來能遇上此凶人,也是我的不幸和幸運。作為一個華夏人,雖我得到了雙眼,連這身子骨都處於半癱形狀,但我閻九本無一絲懊悔。」閻九本彷彿突然間恢復了生機似的,當年的英彩一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