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官術 >第一千五百八十一章朋友妻不可欺

第一千五百八十一章朋友妻不可欺

小說:官術| 作者:狗狍子| 類別:都市娛樂

謝謝鐵哥了,為小弟想得這麼周到。葉凡衷心表示感激、

「謝啥,沒有你的話你哥我如今還在為那老宅子憂慮呢?如今你嫂子可是溫順得不得了,天天回家都給我捶背揉肩的,自家又是一個四合院子,住得舒坦著呢?」鐵占雄笑道,沉吟了一陣子又問道,「王朝以前能否有掛在特勤那邊?」

「沒有,當時鎮東海將軍聽了我的說詞後暫時還沒掛在a組。如今東海將軍曾經到天國去了。魯進這個人我覺得對我不怎樣樣,此人有時還會耍些小手段,我不怎樣喜歡這個人。乾脆這樣,王朝就不用到a

組了。反正他們那邊沒備案,王朝就呆公安部算啦。我們當前要用他也好用是不是?」葉凡說道。

占雄應了一聲,又說道,「鎮頭兒去了太惋惜了,魯進既然不怎樣鳥你,乾脆你也不必要為他怎樣樣賣力了。到時這傢伙抵不住時再來求你,你再扁扁他就走了。而且,假設能因此脫身,抽身分開特勤a組也許更好。」

「我也想抽身」不過,暫時應該不能夠了。不過,我想總是無時機的」到時再說了。」葉凡哼道。

「保全將軍估量也快退休了,到時,知道你底細的同志可是不多了。

」鐵占雄又補了一句。

「置信李將軍不會把我的秘密透lù多少的。」葉凡說道。

「咕嚕!咕嚕……」

包廂里響起了喝酒下肚的聲響來,費二少皺著眉著,痛苦的咽著那幾千塊一瓶的伏特加,彷彿在喝黃湯普通。而盧偉等人是看得心驚膽顫的,只想趕緊抽身分開這是非之地。

喝了一斤左右進肚皮,費二少突然干聲一笑,沖盧偉笑道:「盧偉,剛才你不是跟葉凡說了。什麼樣的女人拿不上去,鴻門宴你照樣子擺平。兄弟」擺啊!」

「我哪有說這話?」盧偉氣得趕緊嚷叫開了。

不過費二少顯然是要轉移目的,果真引出了滿腹心sāo的趙四小

姐的怒火,她冷哼道:「我想起來了,彷彿你跟齊天葉凡三人都是拜了把子的兄弟葉凡是老大,你是老二,齊天那熊包是老三。

正好了,葉凡躲著不冒頭」那我敬葉凡的這瓶酒就你來代替吧。」趙四根本就不理盧偉的神色,手指一動,服務生又開了一瓶伏特加,跟費二少的一樣大瓶的。

「呵呵兄弟們,陳軍,李強我們四兄弟其義可以斷金的,不用怕!不就是老大的女人給的幾瓶酒嗎?我們是兄弟,難道這點都擺不平,還怎樣對得起老大。」盧偉這傢伙也相當的陰,居然又把陳軍和李強扯了出來。

「你們四兄弟其義可斷金,難道我們六姐妹就是相互拆台了不成?」陳秋霜一聲冷「哼,沖趙四等五女說道」「我們是女子女子需求照顧」明天早晨這樣喝法。我們一瓶,他們三瓶。這樣吧,我們連千六杯,他們每人一瓶伏特加就走了。」

「嗯秋霜這樹立很不錯。就讓我們六姐妹看看他們的其義能否能斷金了。我們可不是試金石。」趙四咯咯笑道。對於盧偉說本人是牛老大的女人趙四居然沒表示反對,就是盧偉心裡都暗暗疑惑。本來只是想試試的,這下子心裡曾經**不離十了。估量這趙家小四跟老大一定有一腿兒了。

「好啊好啊!開酒,開酒。」曹飛兒唯恐天下不亂,拍著手掌招呼起了服務員。不久,伏特加開好了葉凡的四位兄弟自然每人都有一瓶」而曹飛兒們喝的呆是二十來度的車井罷了。

「你們……你們份量上佔了大便宜,這酒度數太低應該跟我們一樣喝伏特加?」陳軍可是有些不滿了,嘟囔道。

「我是葉凡的冤家還是女的。你們既然是葉凡的好兄弟了,其義可以斷金了。難道真想把我們灌得大醉,你們安什麼心?虧得葉凡還認你們當兄弟,難道冤家妻不可欺這句話沒聽說過嗎?」趙四突然冷笑了一聲,居然不知恥的連這個都講出來了。

「沒錯!沒錯!可是你們說的,我跟趙四都是葉凡的冤家。」曹飛兒也拍著手掌叫道,臉蛋漲得通紅,還是有些羞人的。冤家兩個字咬得特別的重,算是還給了費二少了。

「喝吧,唉……兄弟,被你害死了。」費二少嘆了口吻,持續他未完成的事業剩下還有二斤伏特加。

咕嚕……

四位兄弟痛苦的喝開了,相互皺著眉頭,整出來了一斤當時。

就在這時分……

「好繁華!」這時,門被打開了,lù出了張一棟那冷峻的臉來」跟著他的還有幾往年青人。

「你來啦」正好了」明天是你請客,我帶了些冤家來。」趙四冷哼道。

「冤家」張一棟陰沉著臉,掃了大家一眼,指著費一度等人哼道,「這些,也是你的冤家?」

「呵呵,剛才四小姐有說「冤家妻不可欺」我們是葉凡的好兄弟。所以,受葉凡委託,特別過去陪小四喝幾杯?」費一度淡淡哼道,轉眼就明白了。

敢情是張一棟約請了趙四小姐共進午餐」而趙四估量是對張一棟不怎樣感冒,所以,把葉凡拉來當擋箭牌。

想不到葉凡沒到,本人等人成了替罪羊。自然,費二少要為葉老大好好的出出氣了,居然把趙四的原話給噴了出來。

「你這話什麼意思費一度?」張一棟神色更黑了,指著費一度哼道。

「什麼意思,問四小姐就走了。這話可是四小姐說的,當時飛兒小姐也附和過的,不信,你問問飛兒?」費一度才不怕你張一棟,冷冷笑道。知道曹飛兒性子直」一定會憋不住的。